|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八十六章 粗鄙

第二百八十六章 粗鄙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22 00:49  字数:2778

竹屋内。

苏锦帮谢景宸冰敷完,拿帕子擦后背,又回竹屋取了祛淤青的药膏来。

晶莹剔透的药膏挑在指尖,覆在伤口上,一层层的揉开。

谢景宸趴在小榻上,只觉得那只手像极了湖畔杨柳垂枝,被风拂动,撩过湖面。

层层叠叠的涟漪荡漾开去。

擦完药膏,苏锦伸着腰肢道,“总算忙完了。”

谢景宸斜过来一眼。

“还早呢,”他说。

“……。”

“每一块淤青我都擦过药了,无一遗漏,”苏锦道。

谢景宸坐起来,露出健硕的胸肌,硬硬实实的,看的人血脉偾张。

说来,他这身材她也不是一回见了,为什么感觉大不同呢。

苏锦伸手捏了捏,满意道,“不愧是我调制的药浴,果然效果显著。”

谢景宸嘴角抽了下,他臂膀张开。

苏锦扭着眉头看着他。

这么大个人了。

就算摔的有点惨,也不至于要抱抱吧?

行吧。

看在他给自己做了两回垫背的份上,她就牺牲一下,抱他一下。

苏锦抱上去。

“行了吧?”语气要多敷衍就有多敷衍。

谢景宸一脑门的黑线,“你这个蠢女人,我是让你给我穿衣。”

苏锦,“……。”

苏锦脸腾地一红。

要穿衣就直接说。

胳膊张开,谁知道是要穿衣服啊!

苏锦拿起一旁叠放齐整的锦袍,直接扔给了谢景宸。

“自己穿,”她说。

丢下三个字,苏锦摸着发烫的脸转身就走。

谢景宸难得看到她害羞的模样,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她走?

“冀北侯府派人来传话了,”谢景宸慵懒道。

苏锦脚步顿住,她朝天翻了一记白眼,抬脚就走。

她就不信,她让丫鬟去前院问不出来。

只是脚步一抬,谢景宸好听的声音传来,“去前院问也没用,冀北侯府的人半道上遇到了我。”..

苏锦气的抓狂,这种被人捏在掌心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她转身瞪着谢景宸,“哪天去给崇老国公治病?”

谢景宸没说话,显然是要先穿衣再告诉她。

苏锦别提多郁闷了,好像她不赶着去给人治病她会死似的。

要不是急于给崇老国公治病的是她爹和皇上,她才懒得管他呢。

不就穿衣吗?

穿就是了!

苏锦拿起衣服认命的给谢景宸穿起来。

看着苏锦服软,谢景宸心情特别好,如果苏锦不有意无意故意的戳他后背上的淤青,他感觉会更美好。

穿好衣服,暗卫就进来问道,“大少爷,该吃午饭了。”

“把饭菜端竹屋来,”谢景宸道。

嗯。

疼的连衣服都穿不了,这饭自然也没法端起来吃的,需要喂。

苏锦被他的厚脸皮折服了。

大哥,你受伤的是后背,不是胳膊肘啊。

苏锦端起碗,努力的扒饭。

谢景宸就那么望着她。

苏锦嘴里塞着饭菜,含糊不清道,“先忍忍,我一会儿就喂你。”

谢景宸以为苏锦要吃个半饱,然后再喂他。

指着人家喂,吃剩下的也得忍着。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太多了。

小丫鬟端了托盘进来道,“大少奶奶,您要的馒头和小米粥端来了。”

“放下吧,”苏锦道。

小丫鬟把饭菜放下,见苏锦吃的欢快,谢景宸坐着没动,不免有些古怪,大少爷怎么不吃啊?

小丫鬟退下后。

苏锦拿起大馒头,掰下来一块递到谢景宸嘴边道,“吃吧。”

谢景宸额头颤了几下,“你就让我吃这个?”

苏锦眨眨眼。

“你受伤太严重了,要吃的清淡点,”苏锦一脸心疼道。

“这是我特意吩咐丫鬟端来的,你多吃点儿。”

谢景宸,“……。”

他脸都绿了。

苏锦不挑食,所以小厨房做菜偏好谢景宸的口味。

六菜一汤都是他最爱的菜。

结果让他看着却不让他吃,让他吃馒头和小米粥?

可这个坑是他自己挖的,这女人是在逼他自己吃饭。

深呼吸,谢景宸张嘴,苏锦把馒头塞进去。

见他嚼馒头就跟吃她似的,苏锦心情爽到爆。

既然开口要姑奶奶喂你,那吃什么自然姑奶奶我说了算,这点觉悟要有啊。

他吃完,苏锦就继续喂他。

半块馒头咽下去,接着喂小米粥,自己抽空往嘴里扒拉菜,还不忘夸赞,“小厨房的饭菜做的越来越好吃了。”

她夸一句,谢景宸嚼馒头的力道就重三分。

苏锦肚子差点没笑抽筋。

小样,后悔了吧。

不过最终后悔的还是苏锦。

谢景宸扛过了午饭,等丫鬟把饭菜撤下去,他就开始折腾苏锦了。

喝茶,要苏锦喂。

写字,要苏锦代劳。

看书,要苏锦翻页。

苏锦围着他,几乎是寸步不能离。

气头上,苏锦两眼瞪着谢景宸,“是不是你上茅厕,我还得帮你脱裤子?!”

苏锦,“……。”

谢景宸,“……。”

话说出口,苏锦就觉得自己被折磨疯了。

这话不可能是她说的。

“粗鄙,”谢景宸扯了眼角道。

“……。”

苏锦忍。

屋外,杏儿打算进来,正好听到苏锦喊这一句,吓的她脚步停下。

看了半天,没见谢景宸抬胳膊。

杏儿挪到暗卫身边,问道,“大少爷胳膊废了吗?”

暗卫,“……。”

现在还没废。

但看大少奶奶的怒气。

大少爷不见好就收,只怕胳膊离废掉也不远了。

竹屋内。

谢景宸一目十行。

“翻一页,”他说。

苏锦刚喝一口水,听到谢景宸这一句,赶紧给他翻一页。

没见过看书这么快的。

苏锦望着他道,“我见你看好几天《大齐律法》了,之前不是一直束之高阁吗?”

谢景宸看了苏锦一眼,“是你爹让我看的。”

“我爹?”苏锦惊讶。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岳父大人可能是想撂挑子不干了。”

苏锦,“……。”

“我爹好不容易才进的刑部,怎么会不想干了?”苏锦不信。

谢景宸望着她,道,“岳父大人进刑部,应该是想看刑部档案。”

“这么多天,没见他闹出点动静,十有**是没有看到他想看的,否则刑部绝对不会这么风平浪静。”

这一点,确实不寻常。

但他爹为了进刑部,踢飞了刑部右侍郎。

最后撂挑子不干说不过去啊。

虎头蛇尾,不是他爹的作派。

“我倒觉得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苏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