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九十一章 嫁祸

第二百九十一章 嫁祸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23 02:46  字数:2670

牡丹院。

南漳郡主坐在梳妆台前,赵妈妈帮她绾发髻。

丫鬟捧着铜镜站在一旁帮着照镜子。

南漳郡主摸了摸梳理的一丝不乱的鬓角,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

外面,小丫鬟疾步走进来。

正巧和端茶的丫鬟撞了下。

“哎呦!”丫鬟叫了一声。

南漳郡主脸色一冷。

赵妈妈呵斥道,“笨手笨脚的!”

小丫鬟快步上前道,“郡主,不好了!出事了!”

南漳郡主脸色不虞。

一大清早就来触她的霉头。

“出什么事了?”赵妈妈问道。

“街上都在传是三老爷不举之症,是郡主您假借大少奶奶的名义去东乡侯拿止泻药,结果东乡侯给了不举药导致的,”小丫鬟颤抖了声音道。

南漳郡主脸黑成锅底色。

赵妈妈呵斥道,“是哪个碎嘴的传的流言?!”

“听说是大少奶奶让人传的,”小丫鬟道。

南漳郡主手中拿着一支金簪。

气头上,她狠狠的拍在桌子上。

金簪是镂空雕花的,用力一拍,有些变了形。

那是南漳郡主最爱的金簪,是她母亲留给她的遗物——

自己给自己添了一把怒火。

南漳郡主恨不得叫人把苏锦拖来乱棍杖毙。

气头上,南漳郡主自是没有什么好食欲,然而苏锦却是大快朵颐。

昨晚吃的是清粥和馒头,虽然额外开了小灶,但距离丰盛甚远。

苏锦当着丫鬟的面抱怨了一句,杏儿去大厨房打劫了半只烤鸭回来。

小厨房惶恐了一夜,早饭是极尽奢侈,摆满了一整张桌子。

一顿饭吃的是心满意足。

从沉香轩走到栖鹤堂,吃撑的肚子并没有好转,揉着肚子想要不要借口落了东西在沉香轩,回去取来。

“进去吧,”谢景宸道。

苏锦便和他一起迈进栖鹤堂。

正堂内,老夫人在端茶轻啜。

南漳郡主、二太太、三太太都在,还有来请早安的谢锦瑜她们,该来的都到齐了。

南漳郡主脸色铁青。

二太太和三太太脸上挂着看热闹的笑容。

看见苏锦走进来,谢锦绣的眸光里闪过一抹厉芒,夹着愤怒和幸灾乐祸。

苏锦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这架势——

像是要审问犯人啊。

她真心不记得自己又犯什么错了。

难道因为没去佛堂罚跪?

不应该啊。

她那么赤果果的威胁,南漳郡主还敢罚她吗?

苏锦上前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眸光围着谢景宸转了一圈,道,“听丫鬟说,你为了救大少奶奶,胳膊受伤了?”

“让老夫人担心了,我并未受伤,只是装疼逗她玩的,”谢景宸淡淡道。

“……。”

未免大家不信,谢景宸动了动胳膊,以面不改色来证明他所言不虚。

老夫人见了道,“你们夫妻闺房之乐,怎么还传出来了,叫这么多人担心你。”

苏锦眨眨眼。

担心?

谁脸上有担心之色了?

她怎么一点没看见?

“还好吧,都没有惊动大夫进府,”苏锦道。

“……。”

老夫人手中佛珠一滞,脸上爬上来一抹冷色。

苏锦虽然没直说,但怎么听都是在笑她们虚情假意。

要真担心谢景宸,就差人去过问,找大夫,而不是把谢景宸叫来问话了。

不过三老爷还有求于她,所以老夫人即便变了脸色,也没数落苏锦什么。

谢锦瑜性子急,冲苏锦道,“昨天威胁我娘,我娘也依了你,你转过头就把我娘找东乡侯府拿药丸的事抖出去是什么意思?!”

谢锦瑜两眼恨不得把苏锦瞪成灰飞。

苏锦有点懵。

她望着谢锦瑜,“麻烦说清楚点儿。”

谢锦瑜没见过这么装傻充愣的,她道,“现在街头巷尾都知道这事了!”

“是大嫂你派人去传的!”谢锦瑜气道。

苏锦一脸黑线。

她望向杏儿。

“杏儿,你什么时候修炼了分身术?”苏锦问道。

“……。”

“姑娘,什么是分身术?”杏儿一脸懵懂。

“……。”

苏锦扶额望向谢锦瑜。

她轻笑一声,爽朗的笑容像涟漪一般荡漾开。

“不知道是哪个蠢蛋没长脑子,把母亲骗药丸的事散播出去,还嫁祸给我。”

“这么拙劣的嫁祸,未免太可笑了。”

“整个镇国公府都知道我就带了一个丫鬟嫁进来,我走到哪儿就跟到哪儿,如何出去散播流言蜚语?”苏锦哂笑。

丫鬟少,消息不够灵通。

但丫鬟少也有少的好处,像这样的嫁祸,不攻自破。

苏锦还真想知道是谁干的好事。

虽然蠢了点——

但做的事正中她下怀啊。

谢锦瑜脸像是被苏锦打了一巴掌似的,火辣辣的烧疼。

“不是你的贴身丫鬟,沉香轩还有那么多丫鬟呢!”谢锦瑜叫道。

“沉香轩的丫鬟确实不少,大姑娘笃定是我,大可以去查,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查出来了,要杀要刮,我悉听尊便,”苏锦笑道。

说完,苏锦望着谢锦瑜道,“都说谣言止于智者,果然一点不假。”

“你!”谢锦瑜气的恨不得扑过来咬苏锦了。

南漳郡主看了她一眼。

谢锦瑜把怒气压下。

苏锦说要回东乡侯府,老夫人道,“尽快把药丸买回来。”

苏锦眉头一挑,把三太太卖了,“三婶说五天后送去南院。”

老夫人眸光扫向三太太。

三太太心底把苏锦咒了一遍,道,“老爷这几日人消瘦了一圈,我怕药丸送回来,他就服下了,想让他先歇养几日。”

这话没毛病,每一个字都透着对三老爷的关心。

但老夫人一眼就看穿了三太太那点小心思。

她不是关心三老爷。

她只是身子不方便,不想后院再多两个通房姨娘,所以往后挪了几天。

昨天才敲打过她,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还是一点都没有吸取教训,要死死的把善妒两个字背在身上不放?!

老夫人是恨铁不成钢,有气没出撒。

苏锦见没她什么事了,福身告退。

等苏锦和谢景宸走后,谢锦瑜恼道,“娘,我去查是谁出府散播的谣言!”

谢锦绣心下冷笑。

谣言?

那是谣言吗?

那是事实!

只是她昨天气晕了头,忘了大嫂就一个丫鬟,早知道她就嫁祸给东乡侯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