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九十二章 盯梢

第二百九十二章 盯梢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24 16:54  字数:2687

谢锦瑜怒气冲冲去了前院。

镇国公府出了大门,还有两侧门。

守门婆子都是南漳郡主的人,谢锦瑜问昨天都有哪些人出府,婆子记得一清二楚。

沉香轩只在上午出过去两个丫鬟,她们出去之后,苏锦才威胁的南漳郡主。

对苏锦来说,南漳郡主骗东乡侯府药丸的事就是一道免除责罚的护身符,所以排除她们的嫌疑。

谢锦瑜也还算聪明,把眼睛盯上苏锦威胁南漳郡主过后出府的丫鬟婆子身上。

这么一排除,出府的人就少了一大半。

谢锦瑜把人都叫来,挨个的审问。

镇国公府,除了苏锦践踏过南漳郡主的威严之外,对于其他人而言,她是积威已久,说一不二。

谢锦瑜在南漳郡主身边耳濡目染,也学到了几分手段。

寒眸一扫,心虚的小厮不敢看她眼睛。

三十板子打的小厮皮开肉绽,小厮还死扛着不认罪。

小厮有一妹妹,不忍心哥哥被活活杖毙,跑过来替小厮求饶,然后把谢锦绣的贴身丫鬟金珠招了出来。

昨天,金珠找过她哥哥,还塞给他一个荷包。

婆子去小厮的房间里一搜,果真从小厮的枕头底下摸出来一荷包,里面还有七钱银子。

谢锦瑜和谢锦绣争执起来。

谢锦绣直叫冤枉,金珠也一口咬定,她没有给过小厮荷包。

那荷包并非她亲手所绣,谢锦瑜一时间也奈何不了她。

然后——

这事就闹到栖鹤堂了。

南漳郡主没想到散播流言,败坏她名声,还嫁祸给苏锦的是谢锦绣。

为了三老爷的病,她搭进去那么多钱不算,还名声尽毁。

这口气叫她如何能忍?

金珠把罪名揽在身上,她是见不得南漳郡主被大少奶奶威胁,就放过大少奶奶,只罚她家姑娘。

一时气不过,才让小厮把这事抖了出去。

一般丫鬟顶罪,这事就算了。

只是最近这段时间,南漳郡主火气很大,尤其对三房。

败坏她名声,只推一个丫鬟出来就想熄她的怒气?

那是痴人说梦!

金珠被杖毙。

谢锦绣罚跪三个时辰。

而且这一回是结结实实三个时辰。

南漳郡主派了丫鬟盯梢,谢锦绣要敢偷奸耍滑,就再加三个时辰。

这些事,出府的苏锦不知道。

此刻的她,正在杏儿的帮衬下手忙脚乱的换男装呢。

暗卫赶马车,谢景宸不在。

他后背受伤,不去东乡侯府挨揍了。

冀北侯等在街头,暗卫赶马车过去道,“让老侯爷久等了。”

“无妨,”冀北侯严肃的脸上露出一抹温和。

冀北侯在前面带路,马车跟在后面。

到了东乡侯府隔壁的崇国公府门前停下。

冀北侯下马车,暗卫搬了凳子给苏锦做台阶。

见苏锦一袭锦袍,冀北侯微微一愣。

“让老侯爷见笑了,”苏锦脸红道。

“待会儿崇国公可能会来,他眼睛毒辣,莫要脸红叫他看出了破绽,”冀北侯笑道。

苏锦点头应下。

崇国公府。

崇老国公病榻前,崇国公望着消瘦的崇老国公。

太医在给崇老国公把脉。

“老国公情况如何?”崇国公问道。

“老国公病情没有好转,”太医回道。

“庸医!都治了多久了,还一点好转迹象都没有!”崇国公动怒道。

太医一脸惶恐。

外面,丫鬟进来道,“国公爷,冀北侯来探望老国公了。”

崇国公把脸上的怒气收敛三分,抬脚走出去。

冀北侯猜到崇国公可能会来,但没想到来的比他还要早。

自打老国公病倒后,只要他探望,崇国公必在场。

他以为这一次或许会例外。

崇国公迎上来道,“父亲病重这几年,老侯爷时常来探望,有老侯爷这般莫逆之交,是父亲的福气。”

冀北侯叹息道,“老国公戎马一生,战功彪炳,却被人害成这样,我心不忍。”

“我一定会找出凶手为父亲报仇,”崇国公道。

说完,他眸光落到戴着面具的苏锦身上。

“这位是?”崇国公问道。

苏锦没说话。

冀北侯道,“这位是莫公子,是我在回京途中遇到的大夫,医术颇高,特意请回京给老国公诊脉,前两日才进的京。”

“姓莫?”

“这可是皇姓,”崇国公笑道。

百家姓那么多,苏锦不知道冀北侯给她摁个皇姓做什么,她道,“我这莫姓,不知道祖上几辈能不能和皇室沾点亲带点故。”

“听声音,莫公子年纪不大,倒是个风趣之人,”崇国公笑道。

冀北侯道,“先进屋给老国公诊脉吧。”

太医没走,给冀北侯见礼后,退到一旁。

苏锦坐到床边,给崇老国公诊脉。

崇国公府大太太走进来。

苏锦带着面具,没人能看清她脸上的神情,但她眉头微蹙。

把了好一会儿脉后,她才把手松开。

崇国公问道,“可能医治?”

苏锦摇头,“容我回去斟酌,再开方子,但别抱太大期望。”

崇国公一脸失望。

苏锦起身走了出去。

冀北侯坐在床边陪崇老国公说话。

因为崇老国公口不能言,所以冀北侯只待了半盏茶的功夫,便告辞了。

崇国公府大太太送他们出府。

苏锦坐上马车,暗卫赶着马车往前。

不过没走多远,马车就停了下来。

冀北侯问道,“崇老国公病情如何?”

“崇老国公所中乃是剧毒,能活下来已是不易,想解毒,怕是不容易,”苏锦道。

“一点办法没有吗?”冀北侯叹息道。

“倒是有两种办法,”苏锦道。

冀北侯黯淡的眸光又亮了起来,但很快又熄灭了。

苏锦的两种办法——

一种是找到所中之毒的药方,她照方解毒。

另一种是用她独门秘法帮老国公把剧毒一点点的排除体外。

前一种办法没有什么危险,后一种苏锦只有五成把握,毕竟崇老国公年纪不小了。

虽然皇上派人护着崇老国公,但谁来探望崇老国公,必须经过崇国公同意。

她总不能每天都从东乡侯府翻墙去给崇老国公解毒吧?

隔三差五出门,镇国公府都有意见了。

“当务之急,不是解毒,而是帮崇老国公调养身子,我怕他熬不过这半年了,”苏锦道。

冀北侯点头,崇老国公消瘦的叫人心疼。

暗卫坐在车辕上,他耳朵一动,嘴角勾起一抹冷意。

“盯梢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