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百九十八章 心软

第二百九十八章 心软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27 14:27  字数:3163

虽然是大中午,但来百花楼吃酒的男子还真不少。

莺歌燕舞,充斥着一股子胭脂味。

熏人。

苏崇眸光一扫,就看到二楼谢景宸坐在那里喝酒。

暗卫站在他身后,面无表情。

苏崇踩着台阶上二楼。

走到谢景宸身边,不由分说直接抓他衣服,道,“你太过分了!”

“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妹吗?!”苏崇咬牙道。

“苏兄先放手,有话好好说,”楚舜道。

苏崇没理他。

谢景宸望着苏崇道,“放手,打扰我媳妇喝花酒就不好了。”

“啥?”苏崇怔住。

谢景宸眸光往楼下望去。

苏崇顺着他看下去。

就看到一张熟悉的容颜。

他连忙把抓着谢景宸胸口锦袍的手松开,腾出手来揉眼睛,确定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

“我去!”

“那是大嫂?”南安郡王咽口水道。

苏崇趴在栏杆上。

看了好几眼,才确定那人真的是他妹妹。

“我妹怎么来喝花酒了?”苏崇嗓音有点飘。

“我也想知道,”谢景宸磨牙道。

苏崇回头,见谢景宸一脸黑沉。

锦袍皱褶,是被他抓出来的。

苏崇默默的帮他把锦袍抚平整。

“对不起,妹夫啊,我不知道你是来抓我妹的奸的,”苏崇陪笑道。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看着谢景宸的黑脸。

几人险些憋出内伤来。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想笑不能笑,肩膀差点抖脱臼。

一直就知道景宸兄夫纲不振,现在看来已经不是夫纲不振的事了,而是夫纲崩塌啊。

女的来花楼捉奸都是凤毛麟角,做夫君的来捉奸喝花酒的媳妇那是……

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

总之,一旦传扬开,定能震惊京都。

大嫂就是大嫂,不论做什么事,都能轰动,叫人佩服。

谢景宸就盯着楼下苏锦喝花酒。

苏崇都不忍直视,用眼角余光瞄到谢景宸的脸,他就知道这事难摆平了。

他这妹妹真是……

父亲都不许他进花楼,她居然敢进来。

杏儿也不拦着她点儿。

楼下,苏锦坐在那里,两姑娘作陪。

老鸨过来道,“莫公子可还满意?”

“这些庸脂俗粉,也想叫我满意?”苏锦道。

“那公子想要什么样的姑娘?”老鸨笑道。

“漂亮的,脾气差的。”

要脾气差的?

老鸨有点懵。

哪个男人来青楼不是来找小意温柔的解语花的?

百花楼里还真找不到脾气差的。

老鸨在搜肠刮肚。

苏锦耐心等候。

杏儿拽她袖子,摇的苏锦头晕脑胀。

她挥了几次,没能把杏儿的手拂开。

苏锦道,“别摇我啊。”

“少爷,你看楼上,”杏儿声音颤抖。

苏锦抬头。

好家伙。

一排六个熟人。

苏崇、楚舜、赵诩、南安郡王、北宁侯世子、定国公府大少爷。

南安郡王朝她招手,笑的花枝乱颤。

苏锦,“……。”

楚舜几个往旁边挪一点。

苏锦就看到了坐在那里喝茶的谢景宸。

苏锦,“……!!!”

杏儿,“……!!!”

一旁坐着的姑娘端酒递到苏锦嘴边。

苏锦手一推,酒就泼那姑娘胸口了,顺着白雪的肌肤滑下去。

那姑娘笑道,“公子,你真坏,你都弄湿人家了。”

苏锦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她起身就走。

苏崇以为苏锦和杏儿是想跑。

但现在跑未免太晚了。

结果苏锦踩着台阶上来了,道,“你们来的正好。”

来的正好?

南安郡王嘴角抽抽。

“大嫂不是想和我们一起喝花酒吧?”南安郡王摇着玉扇道。

谢景宸两眼瞪着苏锦,“这是你能来的地方?”

“为什么不能?”苏锦反问道。

谢景宸差点气炸。

结果苏锦说下一句,他的怒气又硬生生憋了回去。

“我又不是来喝花酒的,我是来救人的,”苏锦道。

苏崇看着她,“你救谁啊?”

“寿宁公主被人卖到百花楼了,我是来救她的,”苏锦道。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寿宁公主在这里?”南安郡王声音更飘了。

苏锦点头。

但百花楼里的小厮太多了,硬碰硬毫无胜算,只能靠智取了。

南安郡王把老鸨叫上来。

老鸨见是南安郡王叫她,屁颠屁颠就跑上来了。

“几位爷有什么吩咐?”老鸨殷勤道。

南安郡王嫌弃她身上的脂粉味,尤其她笑,脸上的粉扑簌簌往下掉。

“我问你,百花楼是不是新买了两个姑娘?”南安郡王问道。

“郡王爷怎么知道?”老鸨心生警惕。

“刚听小厮说的,”苏崇道。

老鸨心一松道,“是新收了两姑娘,郡王爷是要她们?”

南安郡王撇楼下道,“本郡王第一次进花楼,不该要两个新鲜姑娘吗?”

新鲜姑娘?

苏锦一脸黑线。

“是是是,郡王爷说的是,”老鸨奉承道。

“把她们两带过来,放心,钱少不了你们的,”南安郡王道。

老鸨高兴的不行。

她赶紧叫小厮去喊人过来。

老鸨自己也跟了过去。

南安郡王问苏锦道,“你们是怎么发现寿宁公主被抓的?”

苏锦没说话。

杏儿一脸生气道,“寿宁公主偷溜出宫,被我家姑娘逮住了,打劫了她三千两银子。”

“她叫了几个地痞流氓抓我家姑娘和我,卖了换银子,结果几个地痞觉得我家姑娘太凶悍了不好惹,转过头把寿宁公主和她的宫女抓了卖了,”杏儿道。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四人嘴角狂抽。

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寿宁公主是没带脑子出宫逛街吗?

她简直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典范啊。

在大嫂手里栽了这么多回跟斗还不长记性,还敢招惹。

大嫂也是奇人。

居然既往不咎,还来救寿宁公主。

大嫂是宰相肚里能塞公主啊。

“我家姑娘心软,看在皇上面子上救寿宁公主,所以我们来百花楼了,”杏儿道。

想到皇上——

南安郡王道,“我们去看看吧。”

几人不放心,往老鸨之前走的方向走去。

屋内,寿宁公主双手被吊着。

老鸨正在教训她。

“快放了我,否则我要你九族的命!”寿宁公主冷道。

老鸨笑了,“要我九族的命?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这么厉害,怎么会被卖进我百花楼?”

“乖乖把衣服换了给我出去接客,妈妈我善待你,”老鸨道。

寿宁公主一脚踹过去。

老鸨被踹了肚子。

气的她拿起鞭子就抽了上去。

一鞭子抽下去,疼的寿宁公主倒吸气。

她挣扎也越厉害。

打了两鞭子后,第三鞭子刚举起来,就被南安郡王抓住了。

手一甩,老鸨就被甩开,砸在地上疼的哎呦直叫。

看到南安郡王,寿宁公主直接哭了。

她刚刚以为她会死在这破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