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零一章 查封

第三百零一章 查封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8-28 17:18  字数:2876

苏崇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首先——

他爹对待冀北侯府态度很不一般。

先是把苏阳带去给冀北侯抱。

再是带苏阳去冀北侯府,还留他在冀北侯府小住一晚。

苏阳说冀北侯看他眼神慈蔼的他想喊他爷爷。

冀北侯不反对苏家军叫飞虎军,甚至还帮他爹说好话。

现在他爹和冀北侯府战死沙场的二老爷还有那么点共同之处。

这真的只是巧合吗?

苏崇在走神,南安郡王手拍他肩膀道,“苏兄在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苏崇道。

“那就去查抄百花楼吧,我有点迫不及待了,”南安郡王一脸兴奋。

一行人浩浩汤汤的出了宫。

凤阳阁。

寿宁公主挨了三十大板,趴在床上哭。

福公公的心腹小公公监督杖责的,公公们板子打的响,倒没有多严厉,但寿宁公主叫的凄惨无比。

且不说多疼,单是趴在凳子上就够寿宁公主屈辱大哭。

收了周嬷嬷塞过来的一对玉镯,小公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监督公主刑杖,不是什么好差事,万一叫皇后记恨了,偌大一个皇宫,什么角落都能弄死他。

那些不明不白失足落水而亡,掉井里的宫人,都是前车之鉴。

福公公把这倒霉差事甩给了他,他也就是来走个过场的,得的一对玉镯,还得孝敬福公公。

小公公退下后。

寿宁公主哭的双眼红肿。

皇后是又生气又心疼。

周嬷嬷给寿宁公主上药,疼的寿宁公主直叫唤。

皇后不忍心,骂了一句笨手笨脚,然后接了药膏,帮寿宁公主涂起来。

寿宁公主咬着绣帕。..

疼的眼泪在眸底打转。

有句话她不敢说——

母后给她上药比周嬷嬷给她上药疼多了。

连累皇后丢了凤印,虽然只是暂时的,但寿宁公主没胆子这时候再惹皇后生气了。

皇后恨铁不成钢,“到底怎么回事,偷溜出去怎么会落到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手里?”

寿宁公主咬牙道,“都怪她!”

“我本来好好的逛街,结果她踩了我一脚,不赔礼道歉,还打劫了我三千两银子。”

“我气不过,才叫碧儿收买地痞把她卖了出气。”

“结果碧儿找的人非但没抓她们,反倒把我给打晕卖了!”

想起这事,寿宁公主就恨的牙根痒痒。

她挨了三十大板,碧儿挨了四十大板,那是实打实的板子,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来。

皇后也是气的不轻。

周嬷嬷站在一旁道,“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可恶,可在皇上眼里,公主算计她在前,她不计前嫌,保住公主闺誉和清白有功,娘娘和公主生气也得忍着,还得嘉奖她一番。”

寿宁公主不服气,“她不是打劫了母后一万两银子吗?!”

“我就不信那一万两她会交给百花楼!”寿宁公主道。

“百花楼?”皇后重复了一句。

“本宫好像在哪听过这地方?”

周嬷嬷小声道,“好像是崇国公府的产业。”

寿宁公主,“……!!!”

百花楼怎么会是崇国公府的?!

皇后脸色一变。

“快,快派人去通知崇国公!”皇后急道。

百花楼逼公主接客,这事还捅到了皇上耳朵里,百花楼是铁定保不住了。

但要是手脚快,能尽可能的减少崇国公府的损失。

可惜,皇后反应的太晚了。

她的消息还没有送出宫。

南安郡王他们已经带人赶去百花楼的路上了。

百花楼。

赵诩被留下做抵押。

他模样俊逸,一表人才,就是没钱,那些姑娘们也争先恐后的凑上来挑逗他。

赵诩不厌其烦。

那些姑娘追,他便躲。

小厮端着茶水路过,赵诩没注意,躲闪之间撞到了。

小厮手中的茶盏甩飞。

那时候正巧在一姑娘的房门前,那姑娘准备走出去。

茶盏朝她飞过去。

赵诩担心伤及无辜,心都提了起来,然而那姑娘身形一闪,茶水哐当一声砸在了她屋子里。

老鸨赶过来。

那姑娘拍着胸口,惊魂未定的模样。

她戴着面纱,看不清楚她的容貌。

但老鸨吓的不轻,一抬手就给了端茶小伙计一巴掌,“怎么端茶的?!”

小伙计一脸委屈。

老鸨望着赵诩,冷道,“伤了我们雪姑娘,可不是一万两银子能摆平的!”

赵诩眉头微蹙。

这位雪姑娘是个高手,区区茶水怎么可能伤得了她?

是他失礼在前,赵诩朝雪姑娘赔礼道歉。

那边一丫鬟跑上来道,“妈妈,不好了,南安郡王带了一堆官兵把咱们百花楼给围住了。”

老鸨脸色一变。

那姑娘眉头一蹙,转身进屋,把门关上了。

老鸨匆匆下楼,道,“郡王爷回去取银子,怎么带官兵把我们百花楼给包围了?”

“不是包围,是查封,”南安郡王纠正道。

“我们百花楼犯了什么王法,郡王爷凭什么查封我们?”老鸨气势凌人。

南安郡王手摇玉扇。

“理由本郡王给不了你。”

“如果你一定要个理由的话,那就凭本郡王这张英俊不凡的脸吧。”

楚舜嘴角抽抽。

老鸨冷道,“南安郡王可知道我百花楼背后的主子是谁?”

楚舜笑了一声,“我还真的挺好奇的。”

好奇?

她是在吓唬他们!

老鸨气的脸上的胭脂往下掉。

“磨磨蹭蹭的,要说赶紧说,说完了,我们还要查封百花楼,”南安郡王一脸的不耐烦。

“你!”老鸨气的咬牙。

南安郡王一把推开老鸨,让人查封百花楼。

崇国公府。

书房内。

崇国公正欣赏新得的一幅画,是越看越满意。

王总管推开门进来,道,“国公爷,百花楼出事了。”

崇国公脸色一沉。

刚得了幅真迹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出什么事了?”他冷道。

“还不知道,但南安郡王他们带人查封了百花楼,”王总管道。

“都被人查封了,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崇国公脸色冷厉。

“国公爷息怒,已经派人去查了,”王总管连忙道。

崇国公气的脑壳疼。

站在他身侧的男子道,“南安郡王哪来的权力查封百花楼?”

刚问完,外面又跑进来一小公公道,“国公爷,宫里出事了。”

崇国公眉头拧成川字,“宫里又出什么事了?!”

“寿宁公主偷溜出宫,被人卖到了百花楼,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和南安郡王他们救了寿宁公主,皇上责怪皇后,夺了皇后的凤印,”小厮一口气禀告完。

崇国公脸都绿了。

王总管惊呆了。

百花楼竟然是因为寿宁公主被查封的……

寿宁公主被卖到百花楼,还挨了百花楼的鞭子,最后被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救了?

这到底谁是敌人,谁是自己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