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一十一章 骂人

第三百一十一章 骂人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9-02 00:18  字数:2824

周大姑娘被这消息给震的外焦里嫩,回不过神来。

右相夫人扶她坐到床上,帮女儿擦眼泪道,“这是个误会,镇国公府大少爷是来解释误会的。”

“怎么会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呢?”丫鬟惊讶道。

“那男子不是还进百花楼了吗?”

右相夫人瞪了丫鬟一眼,“事关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清誉,不得乱说。”

丫鬟嘟嘴道,“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和大姑娘的清誉只能保住一个啊。”

不泄露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女扮男装的事,她家姑娘被人轻薄的事就洗刷不掉。

右相夫人敛眉道,“镇国公府大少爷既然来,我就相信他能摆平这事。”

周大姑娘把眼泪擦干净。

从昨天起,她就一直哭,眼睛涨疼,这会儿知道是误会,是想哭都哭不出来了。

右相夫人宽慰了女儿两句,便起身走了。

她走后,周大姑娘望着丫鬟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胆大的女子呢?”

“岂止是胆大,姑娘不知道镇国公府大少爷是鼻青脸肿的来的,”丫鬟道。

“……。”

“府里的下人都说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揍的。”

周大姑娘不信道,“镇国公府大少奶奶闯的祸,她怎么揍镇国公府大少爷?”

“人家是土匪啊,”丫鬟道。

“难道还要讲道理吗?”

说完,再来一句总结——

谢大少爷真可怜。

丫鬟一脸庆幸。

真是老天爷保佑,轻薄她家姑娘的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不然姑娘嫁过去,还不得被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活活欺负死啊。

右相夫人出了门,准备回正堂,把定亲玉佩交还给谢景宸。

她从大路走,丫鬟抄小道回去取玉佩。

结果丫鬟取了玉佩,在回正堂的半道上,无意间听到一段对话:

“姑娘,您消消气,”丫鬟劝道。

“叫我怎么消气?!”

“好端端的算计,居然毁在了一个女土匪手中!”周二姑娘气的咬牙。

“大伯父大伯母都后悔早先没有定下定国公府大少爷这桩亲事了。”

“等定国公府再登门求亲,他们一准应下,”周二姑娘气的撕扯绣帕。

丫鬟听得脸色惨白。

本以为大姑娘落水只是一个意外。

没想到竟然是二姑娘算计的。

听二姑娘的话,似乎对定国公府大少爷情有独钟?

丫鬟觉得身子冰凉。

二姑娘和大姑娘平日里好的就跟亲姐妹似的,没想到会在背后捅刀子。

为了抢男人就对一府姐妹痛下毒手!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再不济,她也没抢有主的男人,而且抢的正大光明。

周二姑娘和丫鬟走的很慢,丫鬟躲在暗处是大气不敢出。

无意知道这么大的秘密,一旦被发现,她必会被灭口。

正堂内。

谢景宸坐在那里喝茶。

脸上的淤青,没有妨碍他优雅举止。

右相夫人进去,二太太问道,“漪儿没事吧?”

右相夫人笑道,“误会说清楚了,哪还有事,谢大少爷和大少奶奶鹣鲽情深,漪儿断不会掺和其中,我已经让丫鬟回去取玉佩了,一会儿就回来。”

右相夫人说鹣鲽情深的时候。

丫鬟们不由自主的看向谢景宸的脸。

这就是鹣鲽情深吗?

难怪这世上鹣鲽情深的夫妻不多见。

谢景宸向右相夫人道谢。

右相夫人坐下后,请谢景宸喝茶。

等啊等。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谢景宸不知道右相夫人住处离正堂多远,他不在乎多等一时半会儿。

可右相夫人眉头拧着了。

丫鬟取个玉佩,怎么还没回来?

又等了会儿。

右相夫人有些等不及了。

她给身边的陈妈妈使眼色。

陈妈妈回正堂。

结果陈妈妈回来了,丫鬟还没来。

陈妈妈望着右相夫人道,“夫人,玉佩在兰栀手里。”

“那兰栀呢?”右相夫人道。

“一路上来,没瞧见她,”陈妈妈道。

右相夫人蹙眉头。

兰栀是右相夫人最信任的丫鬟。

明知道她着急把玉佩还给谢大少爷,还姗姗来迟,不见人影,一定是出事了。

右相夫人刚要派人去找。

丫鬟兰栀快步走进来。

手里正拿着那块玉佩。

“夫人,玉佩取来了,”兰栀道。

“怎么这么磨蹭?”右相夫人责怪道。

“让人家谢大少爷久等。”

兰栀把玉佩毕恭毕敬的交给谢景宸,然后退到右相夫人身边,附身低语。

把她不得不在小道等半天的事禀告右相夫人。

右相夫人脸色一变,浑身的怒气都涌到了脸上。

谢景宸一看就知道右相府出事了,他起身告辞。

总管送谢景宸离开。

谢景宸前脚走,后脚右相夫人就发飙了。

闹街上。

一驾马车徐徐朝前奔去。

福公公坐在马车内。

心情有点起伏不定。

他跟随皇上几十年,宣过旨,传过口谕,也狐假虎威过。

可奉命出宫训斥一个郡主还是头一回。

从迈出御书房,他就在琢磨怎么骂人。

他怕发挥不好,骂不出效果来,没法传达皇上的怒气。

可南漳郡主背后是太后和崇国公。

人精如福公公,哪能知道南漳郡主不是那么好骂的?

骂的不好,这条命保不齐会交待出去啊。

叹息一声。

福公公抬手揉太阳穴。

皇上直接罚南漳郡主不就好了吗,何苦为难他。

风吹来,掀开车帘一角。

福公公脑袋也清明了几分。

“停下,”福公公道。

赶马车的小公公勒紧缰绳。

“福公公有何吩咐?”小公公殷勤道。

“我先下马车,”福公公道。

小公公搬了凳子来,福公公踩着凳子下来。

举目四望。

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福公公往前走了几步,没见到有代笔的,倒见到赵诩在那里卖字画,他走了过去。

赵诩将福公公上下打量了一番,道,“要买字画吗?”

福公公看了看画,道,“公子的画技法高超,一看就是饱读诗书之人。”

“公公谬赞了,”赵诩谦虚道。

“公子会骂人吗?”福公公问道。

赵诩,“……。”

他是卖字画的啊。

福公公从怀里掏出一银锭子放在桌子上。

“有劳公子引经据典,帮我写一段骂人的话,要骂的狗血喷头,酣畅淋漓,但不能带一个脏字,”福公公道。

“……。”

“骂人就骂人,何须引经据典?”护卫道。

福公公又摸出一锭银子放桌子上。

护卫,“……。”

这骂人骂的很有诚心啊。

大少爷摆摊多日,好不容易开张,却是为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