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一十二章 善缘

第三百一十二章 善缘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9-02 00:18  字数:2954

赵诩坐下,用镇纸抚平纸张,提笔沾墨,挥洒自如。

赵诩写完,福公公看了两眼。

看的不是很懂。

赵诩解释了几句,福公公夸赞道,“公子乃状元之才,街头卖画,实在是屈才了。”

说完,又摸出一银锭子给赵诩。

他当结个善缘。

万一哪天赵诩飞黄腾达了,也有一份人情在。

就是这善缘——

嗯。

结到南梁去了。

坐回马车后,福公公就背那段骂人的话。

等马车到镇国公府前停下,福公公已经倒背如流了。

等见了南漳郡主,福公公把那段话声情并茂的骂出来。

你以为南漳郡主很生气?

不!

南漳郡主一脸懵怔。

“福公公,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南漳郡主道。

我听不懂……

听不懂……

不懂……

福公公如遭雷劈。

他高估了南漳郡主的学识。

那二十两银子算是白花了。

福公公绷着脸,道,“救右相府千金的并非府上大少爷,而是另有其人,南漳郡主身为嫡母,事情都未查清楚,就急急忙忙把亲事定下了,还闹的人尽皆知,皇上让我来问你,这嫡母到底是怎么当的?!”

南漳郡主脸色铁青。

“不是大少爷,那是谁?!”南漳郡主问道。

福公公无语了。

她还有脸问。

“是大少奶奶,”福公公大方的告诉她。

南漳郡主,“……!!!”

丫鬟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目瞪口呆。

“大少奶奶女扮男装有功,郡主不得处罚她,”福公公道。

这句话,皇上没说。

是福公公自己加的。

但别人又不知道这只是他的意思。

只当是皇上袒护苏锦。

做皇上的心腹公公,这是最大的好处。

他的意思某种时候会成为皇上的意思。

南漳郡主气的嘴皮都在哆嗦。

福公公因为浪费了二十两银子,火气很大,逮着南漳郡主多骂了几句,气头上,哪还记得太后会找他茬的事。

“郡主好好反省吧,再有下回,皇上绝不会轻饶了你!”

说完,福公公转身离开。

他走后,二太太望着三太太,想笑不能笑,憋的腮帮子涨疼,“先前福公公说的那段话,是在骂大嫂啊。”

“肚子里没点文采,挨骂了都听不懂,”三太太捂嘴笑道。

南漳郡主脸黑成锅底。

“三弟妹才情洋溢,倒是给我解释两句,”南漳郡主眸光冰冷。

三太太脸色一僵,笑道,“不就是拐着弯的骂大嫂你包藏祸心吗?”

反正你听不懂。

就算她理解错了,也还是不知道,她怎么这么想笑?

南漳郡主拳头攒紧,手背上青筋暴起。

再说福公公坐马车回了宫。

他做的事实在有趣,小公公没忍住把这事和玩的好的公公分享了一下。

那小公公又和其他两公公说了几句。

然后——

这事就传开了。

皇上在御花园散步时,碰到了李贵妃。

李贵妃看着福公公,忍不住笑出了声。

皇上见了道,“贵妃在笑什么?”

“臣妾觉得福公公是个妙人呢,”李贵妃笑道。

皇上看了福公公一眼,“哪里妙了?”

福公公也是一头雾水。

李贵妃便道,“臣妾听宫女说,福公公先前出宫训斥南漳郡主,为了骂的文雅又失气势,专程请人引经据典,背诵下来,结果南漳郡主没听懂。”

“福公公只好用自己的话又骂了一遍,”李贵妃笑的腮帮子疼。

皇上,“……。”

福公公,“……。”

皇上一脸黑线。

他望着福公公。

福公公道,“奴才花了二十两银子干了这么件蠢事,贵妃娘娘莫要取笑奴才。”

竟是真的。

皇上没忍住笑了起来。

“骂了些什么?”皇上问道。

福公公便把那段话背给皇上听。

李贵妃没笑了。

因为她发现她也只听懂了两句,但愿皇上别问她。

皇上听得挑眉,“倒是个有才之人,论文采,不比谢大少爷差。”

这评价可不低了。

福公公忙道,“只是个在街头卖字画的,虽有些文采,如何和镇国公府大少爷比。”

皇上失笑,“虽然南漳郡主没听懂,但你这二十两花的倒也不亏。”

“皇上说不亏,那肯定是不亏了,”福公公笑道。

闹街上。

楚舜他们训练完,又泡了澡,就上了街。

昨天要帮赵诩扬名,结果耽误了。

今天是不能错过了。

等名声传开,赵诩不用再摆摊卖字画,就能腾出时间和他们查案子了。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南安郡王走过来,见赵诩把玩银锭子,有些诧异道,“赵兄开张了?”

“算是开张了,”赵诩道。

“什么叫算是?”楚舜好奇道。

赵诩有些难以启齿。

护卫道,“今儿宫里有位公公,找我家大少爷写了一段骂人的话,点名了要引经据典,骂的委婉。”

楚舜几个面面相觑。

“帮福公公骂南漳郡主的是赵兄你?”

四人异口同声。

南安郡王对宫里的消息那是了如指掌。

宫里盛传的事,没有他不知道的。

赵诩,“……。”

楚舜憋笑道,“本来还要费点功夫帮赵兄你扬名,现在容易多了。”

“你是想踩着南漳郡主帮赵兄扬名?”北宁侯世子问道。

“现成的垫脚石,有理由不用吗?”楚舜道。

“……没有。”

南漳郡主迫不及待的把谢景宸要娶平妻的事闹得人尽皆知,她丢脸的事,他们还替她兜着么?

权当给大哥大嫂出口恶气了。

“先吃饭,等这事传开了,咱们再顺水推舟,”楚舜道。

“赵兄有银子了,得请客,”南安郡王拍赵诩的肩膀道。

赵诩,“……。”

嗯。

赵诩的三十两银子根本不够吃。

还倒欠了醉仙楼二十两。

不过一顿饭吃完。

赵诩就名满京都了。

皇上夸了赵诩,福公公说那人是在街头卖字画的。

从皇宫去镇国公府只经过一条闹街。

李贵妃差人给娘家送口信,务必拉拢这位卖字画的,在人家落魄之际帮把手,将来飞黄腾达就是她一份助力。

李贵妃的娘家武城侯府管事便带人上街请赵诩。

然而赵诩不在,只有护卫在看守画摊。

护卫说赵诩在醉仙楼,管事的便找到了醉仙楼。

彼时,南安郡王他们正好吃完饭下楼。

武城侯府管事的找来,南安郡王就当着那么多食客的面把福公公找赵诩买了段话数落南漳郡主,结果南漳郡主没听懂的事宣扬开。

多少人笑的肚子疼。

这绝对是南漳郡主丢的最最最大的脸了。

而武城侯府来拉拢是最好的证明。

再加上和南安郡王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赵诩就这么出名了。

他还没走到画摊。

画就被抢购一空。

赵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