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一十三章 默认

第三百一十三章 默认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9-03 01:40  字数:2941

闹街上。

原本摆满了画的画摊空空如也。

护卫在捡掉在地上的银锭子。

桌子上放了一堆。

南安郡王道,“才这么一会儿,全卖光了?”

赵诩快步走过去,问道,“我娘的画像呢?”

护卫,“……。”

“画被抢了,”护卫道。

“那群人就跟土匪……。”

“哎哎哎!”

“注意说话用词啊!”南安郡王手中折扇摇着,打断护卫并提醒道。

“……。”

“那些人就跟疯了似的,把钱放下,就来抢画了,属下根本顾不过来,”护卫把银锭子放桌子上。

“等属下反应过来,所有的画都被抢了,包括夫人那一幅,”护卫认错道。

这是京都最繁华的街道。

权贵者众多。

南安郡王当众说赵诩的画价值千两,现在只卖一百两……

大家能不抢着买回去升值吗?

只是赵诩卖的画不过十几幅。

压根就不够卖的,下手慢一点就没了。

赵诩脑壳涨疼。

楚舜拍他肩膀道,“左右那幅画是你画的,不行再画一幅就是了。”

赵诩不是心疼画。

只是那幅画上的是他娘。

楚舜他们要帮他找人,他专程画出来的。

就这样一百两银子卖了,供人欣赏,他心底很不舒服。

可卖也卖了,要是知道卖给谁的还能找回来,要是护卫知道,是肯定不会卖的。

护卫收拾好画摊,楚舜拖着赵诩和他们一起去查冤假错案。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镇国公府门前。

谢景宸从马背上下来。

他从右相府出来后,先是去了东乡侯府一趟,然后才回的府。

小厮们看见他是强忍笑意。

没见过大少爷这么倒霉的。

莫名其妙多了一桩亲事。

稀里糊涂挨大少奶奶一顿胖揍。

他们的大少奶奶女扮男装去街上调戏姑娘,皇上还护着她,不许南漳郡主罚她。

没见过比大少奶奶更牛掰的了。

谢景宸迈步进府,李总管过来道,“大少爷回来了,老夫人让你回府后去栖鹤堂一趟。”

“我知道了,”谢景宸道。

“福公公来过了?”他随口一问。

李总管点点头,“福公公来过了。”

谢景宸迈步回内院。

牡丹院,内屋。

哐当一声。

一上等五彩春草茶盏被摔在了地上。

茶盏四分五裂。

水花四溅。

南漳郡主气的脸色铁青。

谢锦瑜走进去,道,“娘,大嫂他们太过分了!”

“故意把福公公来国公府训斥您的事大肆宣扬,让人在背后笑话您!”

“凭什么都是女扮男装,皇上就不让您处罚大嫂,他就罚寿宁公主,又是杖责,又是背宫规,还夺了姨母的凤印!”谢锦瑜不服气道。

“大嫂还不只是女扮男装,她还逛百花楼!”

“这事皇上肯定不知道,不然绝不会说这话。”

就是皇上,也不能这么偏袒人的。

尤其他偏袒的还是外人。

南漳郡主本就生气了,谢锦瑜这么一番火上浇油,她哪里还忍得住。

“我镇国公府的家事,还轮不到皇上来管!”南漳郡主咬牙道。

“去把那女土匪给我叫到栖鹤堂!”

沉香轩,后院。

苏锦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如同嚼蜡。

杏儿翘首以盼。

姑爷进宫怎么还没回来啊。

没把姑爷盼回来,倒把守门小丫鬟盼了来。

小丫鬟上前道,“大少奶奶,南漳郡主让您去栖鹤堂一趟。”

“我知道了。”

苏锦眉头微蹙。

不知道南漳郡主找她何事。

她起身和杏儿出后院。

一从跨院迈出去,那些丫鬟婆子看见她,身子都颤抖了下。

真的。

要不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苏锦真的要怀疑自己抬手跺脚,能让大地都颤抖。

这些丫鬟怕她,苏锦知道。

可今天怕的有点过了份了。

难道是因为谢景宸要娶平妻,怕她气头上,逮谁揍谁?

这倒是有可能。

也是难为这些丫鬟跟着她这么凶悍的主子,整日提心吊胆的。

苏锦失笑。

可是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去栖鹤堂的路上,和两丫鬟不期而遇。

那两丫鬟看见她转身就跑。

苏锦自认自己面带微笑,很温和了,居然这么怕她。

她忘了身后还跟着一个杏儿。

见丫鬟怕她们,杏儿胡闹,学侯爷发怒时的模样。

两丫鬟是被她给吓跑的。

“站住!”苏锦冷道。

两丫鬟脚步一滞。

转过身。

噗通给苏锦跪下来。

“大少奶奶饶命,”丫鬟吓哭了。

苏锦脑壳疼,“为什么一个个看到我都吓成这样?”

丫鬟不敢抬头看苏锦。

苏锦再问,“说实话。”

“因,因为大少奶奶把大少爷揍的鼻青脸肿的,”丫鬟硬着头皮道。

苏锦,“……。”

杏儿,“……。”

苏锦一脑门黑线。

杏儿冲丫鬟道,“谁说姑爷是我家姑娘揍的?”

“大,大家都是这么传的,”丫鬟道。

“姑爷脸上的伤是我家大少爷揍的,”杏儿道。

“我家大少爷也被打的很惨。”

“……。”

“起来吧,”苏锦扶额道。

两丫鬟爬起来,飞快的转身跑了。

“姑娘,他们都冤枉了你,”杏儿道。

“冤枉了也好,大家扯平了,”苏锦脸上笑意点点。

杏儿有点懵。

不懂自家姑娘的话是什么意思。

都被冤枉了,姑娘怎么还笑的出来啊。

她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苏锦嘴里的扯平是和谢景宸。

可杏儿更糊涂了。

“冤枉姑娘的也不是姑爷啊,没法扯平,”杏儿道。

“不解释就是默认,”苏锦道。

“……。”

栖鹤堂内,济济一堂。

南漳郡主是要动家规的,所以二太太、三太太都到齐了。

看到苏锦进去,她脸色冰冷,眸底仿佛藏了剧毒一般。

苏锦走上前,还未福身见礼。

南漳郡主就拍桌子了,“还不跪下!”

苏锦望着她,脸上也添了几分寒霜,“我又没做错事,无需下跪。”

“没做错事?!”南漳郡主气笑了。

“女扮男装逛街,轻薄右相府千金,还逛百花楼,还敢说自己没有做错事?!”她冷道。

这事苏锦没法否认。

不然就要抖出寿宁公主被卖的事了。

她答应过皇上守口如瓶的。

南漳郡主一抬手,“给我把她摁跪下!”

南漳郡主是有备而来。

她一发话,两婆子就过来了。

苏锦看了两婆子一眼,望向南漳郡主道,“我跪下的后果,你承担不起。”

“不知悔改,还敢威胁我?!”南漳郡主咬牙道。

“都要对我动粗了,我为何不敢威胁?”苏锦语气清淡。

“我跪一刻钟,你南漳郡主就要跪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