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一十六章 带走

第三百一十六章 带走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9-04 02:12  字数:2789

小厮屁股肿的厉害。

他几乎是趴在马背上跑回的镇国公府,最后从马背上滚了下来,被抬进的府。

牡丹院。

南漳郡主还等着东乡侯府的人杀上门来。

丫鬟打了珠帘进屋道,“郡主,去东乡侯府传话的小厮回来了。”

“东乡侯府什么反应?”赵妈妈迫不及待道。

“……。”

“东乡侯府很生气。”

“认定小厮传假消息,把小厮的屁股踹肿了,”丫鬟弱声道。

赵妈妈,“……。”

南漳郡主,“……。”

南漳郡主心口堵的慌。

小厮传的是事实。

为什么东乡侯府的人不信?!

如果苏小少爷在的话,一定会给她一个气死人的理由的。

上回,苏小少爷被东乡侯打了屁股,趴在床上上药。

苏大少爷来探望他,是这么安慰他的,“别委屈了,好好珍惜你现在被打屁股的日子吧。”

“等你再长大一点,父亲可不会顾及你小,挑屁股打了,到时候劈头盖脸,逮哪打哪儿,你就会知道你现在有多幸福了。”

虽然苏小少爷年纪小,但苏崇挨打,他是见过的。

他知道自家大哥没有骗他。

打屁股已经不叫打了,那叫疼爱。

想想自家姐姐,都嫁人了,让姐夫背黑锅,姐夫只打她屁股。

姐夫对姐姐疼爱有加,叫人羡慕啊。

再说了,自家姐姐装晕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也就能骗骗姐夫了。

想骗他?

没门!

沉香轩,内屋。

如大夫说的那般,过了半个时辰,苏锦醒过来。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谢景宸望着她。

她坐起来,就看到床边小几上放着一根银针。

那一瞬间,苏锦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以为这根银针是她扎晕自己的那根。

让他背黑锅在前,还敢扎晕自己。

这是罪加一等啊。

她现在招认,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苏锦硬着头皮,准备赔礼了,结果谢景宸先一步道,“我不怪你了。”

“啥?”苏锦眼睛睁圆。

“你让我背黑锅的事,我不怪你了,”谢景宸说的很慢。

苏锦心底涌起一阵狂喜。

“这可是你说的啊,”她紧张道。

“我当真了啊。”

“……。”

谢景宸盯着苏锦的脸。

那双澄澈的眸子仿佛夏夜星空最闪耀的星子。

谢景宸盯着看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丝的受惊。

他怎么感觉自己受骗了?

可那大夫第一次进府,没有可能被她们主仆收买骗他。

杏儿端了茶来,道,“姑娘,你喝口茶。”

苏锦也是有些渴了。

谢景宸守在床边半天,他起身去了书房。

确定谢景宸走了。

杏儿才坐到床边,两只眼睛望着苏锦,腮帮子鼓的圆圆的,像极了河豚。

“这什么表情?”苏锦道。

“姑娘,你怎么能装晕吓我和姑爷呢!”杏儿控诉道。

“老夫人还派王妈妈来训姑爷了,虽然训的很委婉。”

“你这丫鬟要不要这么眼尖啊?”苏锦嘴角抽抽。

“我没看见,是大夫告诉我的,”杏儿道。

苏锦微微一愣。

“大夫没戳破我?”苏锦有点诧异。

“大夫人不错,”杏儿夸大夫道。

苏锦捧着茶盏,问大夫长什么样子,年纪多大……

杏儿,“……。”

“姑娘,你怎么不关心姑爷呢,他都吓坏了,”杏儿觉得自家姑娘没良心。

苏锦拍了杏儿脑门道,“他当众打我,我吓吓他怎么了?”

“那我没打你啊,”杏儿道。

“……。”

“你个小丫鬟不是想打我吧?”苏锦望着杏儿。

杏儿,“……。”

已经没法和姑娘交流了。

苏锦再问大夫,杏儿就望着她,苏锦道,“我正想找个医德高尚的大夫,把施针之术传给他,让他给崇老国公解毒。”

崇老国公所中之毒复杂难解。

她不可能经常去给他解毒,就算她愿意,崇国公也不会答应。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找到解药,但崇老国公都中毒三年了,崇国公府都没抓到下毒之人,她不敢抱太大希望。

算是做两手准备吧。

现在有这么一个大夫,能发现她是用银针扎晕自己的,还能揣测出她扎晕自己的原因,帮她一把。

够聪明。

要是医德高尚,她把祖传的医术传给他也无不可。

杏儿把大夫来之后说的话一五一十都告诉苏锦。

苏锦想了想,道,“把姑爷叫来。”

杏儿跑去找谢景宸。

谢景宸走进来道,“找我有事?”

苏锦把她的想法和谢景宸说了,然后道,“你找个人去试探下那大夫的医德。”

“你要怎么试探?”谢景宸道。

“等晚上药铺关门了,找个病重的病人去找他治病,告诉他没钱,”苏锦道。

“如果他出手相救了,就带他来见我。”

医术是用来救死扶伤的。

如果把人命看的比钱更重要的话,根本就不配做一个大夫。

她的医术是断然不能传给这样的人的。

苏锦要这么做,谢景宸没有意见。

他只是好奇,“为什么是他?”

苏锦,“……。”

杏儿,“……。”

杏儿站在一旁。

一脸惆怅。

要露馅了吧。

骗人迟早会露馅的,所以不能骗人。

苏锦很镇定,“我今天才想到这办法的,就遇到他给我诊脉,这是猿粪。”

“我不找他我找谁?”

“难道要大晚上的派人去敲太医的门吗?”苏锦反问道。

谢景宸哑然。

苏锦的理直气壮,杏儿惊呆了。

然后苏锦便转移话题道,“给崇老国公的药丸我调制好了,你派人给冀北侯送去。”

暗卫去竹屋把药丸取来。

谢景宸道,“给岳父大人送去。”

“再把试探大夫的事一并办了。”

“……是。”

暗卫拎着药丸出府。

然后就犯难了。

大少爷是要他把药丸交给东乡侯。

这会儿东乡侯在刑部,他要送去刑部吗?

药丸不比其他东西,暗卫直接送去东乡侯府还真不放心。

所以他去了刑部。

“你来晚了,东乡侯一刻钟前带人去宁远将军府上抓人了,”刑部衙差道。

“……。”

暗卫又转道去了宁远将军府。

远远的,就看在东乡侯骑在马背上,那挺拔的背影看的人肃然起敬。

宁远将军被抓,在挣扎反抗。

可惜他挣脱不开。

东乡侯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声音带着雷霆万钧之势。

“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