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二十三章 找茬

第三百二十三章 找茬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9-09 04:12  字数:2753

暗卫把少年扛到了李大夫的药铺。

这几天下雨,李大夫没有去镇国公府找苏锦学医术。

正打算明天去一趟。

暗卫把少年带去给他医治,李大夫是打起十二分精神。

暗卫道,“有劳李大夫帮我照应下他,我先回府了。”

“你放心,他留在我这里不会有问题的,”李大夫道。

暗卫告辞。

买了四串糖葫芦,暗卫就回了镇国公府。

沉香轩,后院。

杏儿坐在小杌子上,等的心急。

苏锦说再等一刻钟。

可一刻钟对她来说真是太太太煎熬了。

她几次看沙漏。

手里拿着棍子,等时间一到,飞快的把炭火扒拉开,把两泥团挑出来。

泥团坚硬,杏儿拿石头一敲,泥团裂开。

一股香味弥漫开来。

“好香啊,”杏儿咽口水道。

苏锦走过来。

杏儿不顾烫,撤下一只鸡腿递给苏锦,“姑娘,你吃。”

叫花鸡金黄透亮,芳香扑鼻,从里到外,从骨到皮都透着香,肉嫩酥烂,入口即化。

尤其那一缕淡淡的荷叶香,叫人爱不释口。

主仆两围着火堆吃了半只叫花鸡才想起来谢景宸的份。

杏儿用托盘端着泥团就朝谢景宸的竹屋跑去。

“姑爷,这是姑娘让我端来给你吃的,”杏儿道。

看着眼前的泥团。

谢景宸,“……。”

这是认真的吗?

杏儿把托盘放下,就跑了。

托盘里还有块石头。

谢景宸拿起来砸了下泥团。

泥团裂开,一股肉香溢出来。

整个竹屋都是香味。

谢景宸尝了尝,味道确实不错。

杏儿跑回去坐在小杌子上继续吃。

她啃的满嘴的油,道,“姑娘,过几天就是夫人的生辰了,咱们送两只叫花鸡给夫人过生辰吧?”

“我娘生辰快到了?”苏锦问道。

“是啊,还有三天就是夫人的生辰了。”

“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苏锦道。

“现在告诉也不晚啊,夫人不大热衷过生辰,不会大办,”杏儿道。

苏锦吃着叫花鸡,问道,“以前是怎么过生辰的?”

杏儿啃着鸡肉道,“就是青云山的兄弟们在一起吃肉喝酒。”

“还有呢?”苏锦问道。

“没有了。”

“……。”

这生辰过的是真够简单的。

不过既然知道了,就不能马虎对待。

“往年我送什么礼物给我娘?”苏锦问道。

杏儿想了想道,“姑娘送给夫人的都是自己亲手做的东西,前年送的是一个奇丑无比的荷包。”

苏锦,“……。”

这丫鬟就不能稍微委婉一点,给她主子留点面子吗?

“去年送给夫人的是一盘子烧的跟炭一样的红烧肉,”杏儿道。

“……。”

“我娘吃了?”苏锦声音有点飘。

“夫人咬了一口,剩下的侯爷和大少爷吃了。”

“……。”

“还好,就拉了一天的肚子,”杏儿道。

“……。”

“大少爷说砒霜的味道都比姑娘做的红烧肉味道好。”

“……。”

从杏儿的描述,苏锦就能感受到那盘子红烧肉的威力。

但杏儿不会说以前的苏锦被苏大少爷的话打击了,是打算苦练厨艺,再做一道红烧肉给夫人过生辰的。

只是被打击的那天发了誓,过后就给忘记了。

“姑娘,这叫花鸡,侯爷和夫人肯定喜欢,”杏儿道。

苏锦失笑,“叫花鸡可以改日吃,我娘过生日,我送点别的。”

“姑娘要送什么?”杏儿好奇。

“回头你就知道了,”苏锦眼底闪着自信的光芒。

杏儿有点担心。

这眼神她太熟悉了。

每次姑娘都自信十足,然后结果和想的完全不一样。

暗卫回来后,把糖葫芦交给杏儿,然而才吃过半只叫花鸡的杏儿吃下糖葫芦了。

“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啊?”杏儿问道。

“大少奶奶前几日救的一对兄妹,又被人找茬了,我救他耽误了些时间,”暗卫回道。

“又被找茬了?”苏锦蹙眉,怎么还逮着那对兄妹不放了。

“是崇国公府的人在查是谁在接济那些飞虎军家眷,”暗卫道。

“崇国公府真不是好人,”杏儿道。

说完,杏儿又觉得自己说的不对,姑娘还救崇老国公呢。

苏锦眉头拧着。

飞虎军某种程度上算是崇国公府的。

这些飞虎军的家眷被人接济,崇国公不知道,还派人去揍飞虎军家眷——

他脑子是锈逗了吗?

这事要替他宣扬下,他崇国公威望扫地。

苏锦很想这么做,但接济飞虎军家眷的人品德高尚,他做好事不留名,苏锦不便替他宣传,万一坏了人家的事就不妙了。

暗卫禀告完后,就去竹屋告知谢景宸。

谢景宸要比苏锦想的多,他一直觉得东乡侯有秘密。

东乡侯为了进刑部,不惜踢飞刑部右侍郎,取而代之,他的目的只是针对崇国公。

东乡侯虽然性子霸道,天不怕地不怕,可东乡侯府入京这么久,针对的不是崇国公,就是崇国公一党。

那些被他吓个半死的御史都是崇国公的人。

再出格一点,就是打劫皇上。

除此之外,并没有做过让人诟病的事。

东乡侯敬重崇老国公,他对手下人训练极其严苛,远非军中将士训练能比。

还有苏崇说的,青云山有八十多人能百步穿杨。

他还记得杏儿说的,东乡侯并不愿意封侯,他更愿意做一个将军,把青云山的兄弟组成一支军队。

东乡侯怪皇上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他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接受招安的。

还有一点,那就是暗卫刚刚说的,有飞虎军的家眷被人带走了。

弱不禁风的家眷被带走后,回来时武功高强,性子沉稳。

一个大胆的念头浮出来。

这个念头叫谢景宸感到震撼。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东乡侯有可能是当年侥幸没死的飞虎军一员吗?

不仅没死,还凭着一己之力,靠着打劫朝廷,占山为王,重建了一支飞虎军?

这……真的可能吗?

然而这个念头升起来,就再也压不下去了。

因为有太多的证据来佐证他的猜测。

两个最该反对东乡侯叫飞虎军的人偏偏都赞同他。

一个是冀北侯。

一个是崇老国公。

还有东乡侯对待冀北侯的态度。

皇上赏赐他们玉佩后,福公公和丫鬟说的话。

如果东乡侯真的是当年飞虎军中的一员。

那他……不就是冀北侯府二老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