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三十二章 随意

第三百三十二章 随意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9-12 16:29  字数:2712

东乡侯府。

苏崇几次瞥向暗卫手里拎的食盒上。

面带痛苦。

从侯府大门到二门这一路上,食盒经历了三次差点甩飞的命运,都在暗卫顽强的保护下才得以平安。

楚舜瞅着苏崇道,“你为何和食盒过不去。”

“是食盒和我过不去,”苏崇小声道。

“我妹亲手做的吃食,那简直就是……。”

“就是什么?”南安郡王问道。

“刑部酷刑。”

“……。”

楚舜几个不相信。

大嫂一手高超医术,怎么可能做得吃食那么难吃?

不过这两者好像没什么联系……

苏崇勾这楚舜的肩膀道,“要命的是每年我妹做的吃食,我爹还要我和他一起吃完。”

“美其名曰考验我,说是吃了我妹半盘子红烧肉,若是将来流落荒郊野外吃什么都是人间美味。”

“……。”

“今天是我娘寿辰,我爹都没告假,不是我爹有多敬业,实在是怕我妹做的菜杀伤力太强了,”苏崇道。

“……。”

“不过今年有你们陪着我,多少是个安慰。”

“……。”

南安郡王他们再也没法正常看待那食盒了。

他们在东乡侯府叨扰这么久,唐氏过寿,他们几人写了幅百寿图给她贺寿。

就这样被大嫂的菜吓跑太不厚道了。

可他们这些精细的胃扛不住大嫂的菜的攻击啊。

几人盯着暗卫。

暗卫嘴角抽抽,把食盒递给苏锦道,“大少奶奶,这食盒我怕是没法拎着了。”

苏锦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杏儿望着苏锦道,道,“大少爷,这食盒里装的不是红烧肉,可好吃了。”

“你确定?”苏崇问道。

“我待会儿吃给你看,”杏儿道。

苏崇一脸狐疑。

难道他妹变贤妻良母了?

嗯。

要不是前几天才让妹夫背了两黑锅,他就信了。

不过就算是红烧肉,多了这么多人分,也吃不了两块。

见了唐氏,苏锦福身给唐氏贺寿,“女儿祝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唐氏笑道,“你们都好好的,才是娘最大的福气。”

大家坐下来闲聊。

外面,一丫鬟走进来道,“夫人,靖国侯夫人来给您贺寿来了。”

唐氏看向楚舜,笑道,“靖国侯世子有心了。”

她起身去前院迎接靖国侯夫人。

等大家到前院的时候,迎接的不止靖国侯夫人,还有北宁侯夫人和定国公府大太太。

南安郡王在门口东张西望。

南安王府离崇国公府最近,母妃怎么这么磨蹭啊?

听到有马蹄声,南安郡王走下台阶。

只看到小厮骑马过来,后面跟了一驾马车,但不够奢华。

而且南安王妃出行一般多坐软轿。

马车里坐的是南安王府总管。

见他从马车内下来,南安郡王道,“我母妃呢,她怎么没来?”

自家亲儿子还在东乡侯府,东乡侯夫人过寿,就算不大办,也该亲自来贺寿,这是最起码的礼节。

他母妃不可能不懂啊,何况还能趁机来见他。

总管道,“王妃临时有事,来不了,让我来送贺礼,改日她再登门赔罪。”

“王府是出什么事了吗?”南安郡王问道。

“是郡王爷您出事了,”总管道。

“……。”

南安郡王一脸黑线。

楚舜搭他肩膀问,“你出什么事了?”

“我也想知道呢,”南安郡王无语道。

找借口也不知道找个靠谱的。

总管让小厮把贺礼拿下来,有些话不方便在外面说,他进府给唐氏贺寿。

唐氏笑道,“代我谢谢南安王妃。”

温婉似水,南安王府总管很难相信这是东乡侯夫人。

总管要告辞,但是没能走成功。

南安郡王问道,“快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总管叹息道,“王爷和王妃在为郡王爷的亲事着急呢。”

南安郡王,“……。”

“这么着急做什么啊?”南安郡王叫道。

“这回是不急不行了,”总管道。

“必须给我一个理由,”南安郡王道。

“今儿一早,宫里给王爷递了话,寿宁公主看上郡王爷您了,”总管道。

南安郡王,“……!!!”

南安郡王如遭雷劈。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他们面面相觑。

“怎么会看上我?”南安郡王嘴角狂抽。

“父王母妃不会答应吧?”南安郡王心急如焚。

那么蠢的公主啊。

把自己蠢到了百花楼靠“敌人”救。

要真让他娶她——

南安郡王就觉得自己的人生灰暗了。

总管道,“王爷只是得到了消息,太后和皇后应该没有这想法,但皇后宠爱寿宁公主,郡王爷也知道。”

“皇后和太后会不会开口,王爷也没有把握,正好郡王爷也到了该娶亲的年纪,王妃和王爷的意思是早点把亲事定下来,将这事化于无形。”

南安郡王,“……。”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只要他定亲了。

堂堂公主肯定不会给他做妾的。

可是!

他暂时没有娶亲的想法啊。

就要这么被赶鸭子上架了吗?

总管知道的都说了,转身离开。

南安郡王一脸郁闷,楚舜他们是想笑不能笑。

北宁侯世子拍着南安郡王的肩膀道,“悄无声息的就俘获了寿宁公主一颗芳心,郡王爷果然不同凡响。”

南安郡王一把推开北宁侯世子,“少幸灾乐祸。”

北宁侯世子憋笑。

南安郡王惆怅道,“我最近一次见寿宁公主是在百花楼……。”

不会因为他解开了绳子,寿宁公主就看上他了吧?

枪打出头鸟,果然没错。

可最先出头的不是大嫂吗?

想到谢景宸,南安郡王默默的在心中腹诽一句:出头的是大嫂,躺枪的是别人。

南安王府小厮走后,一小厮骑马在东乡侯府门前停下。

嗯。

站了半天,没人来招呼他一声。

小厮小心翼翼的踩着台阶上去,每走一步都颤颤巍巍的。

尤其是迈步进东乡侯府的时候,心仿佛要跳到嗓子眼。

生怕暗处会涌出来一堆人对他拳打脚踢。

可下台阶之后,举目四望,空荡荡的。

小厮,“……。”

这送请帖怎么感觉跟送命似的。

偌大一个侯府,居然没人守门,要不要这么随意啊?

“有人吗?”小厮喊道。

“来了来了。”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