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三十四章 鸡汤

第三百三十四章 鸡汤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9-13 17:55  字数:2959

苏锦是当场就报的性子,谢景宸是打蛇打七寸。

所以别人算计她这么多回,也没有伤及要害,还在为弄死她而孜孜不倦。

不过今天的事也给谢景宸提了个醒。

娶了苏锦至今已有两个月,他没吐血了。

虽然以前也有这么长时间不吐血,但还是应该吐两口安他们的心。

省的他们怀疑他的毒是不是解了,然后想别的办法来弄死他。

总有防不胜防的时候。

明天是药铺开张的日子,知道药铺是谢景宸的人不多,所以他没打算去看药铺开张。

非但没去,早上吃了早饭后,没有多久,他就吐血晕倒了。

“晕倒”在后院的。

暗卫急急忙忙去前院让丫鬟请李大夫进府给谢景宸诊脉。

李大夫知道谢景宸已解,但还是拎着药箱子来了。

来向苏锦讨教医术,顺带学习金针刺穴之术。

南漳郡主亲自来探望谢景宸。

见谢景宸气若游丝,脸色惨白,她便放心了。

这才是他该有的样子。

在外人面前,南漳郡主客气的很,望着李大夫道,“大少爷体内的毒能解吗?”

李大夫看了谢景宸一眼,然后道,“我最近得了本医术,上面有一种新的解毒方法,我打算给大少爷试一试,只是需每日来给大少爷施针药浴。”

“有几成把握?”南漳郡主问道。

“一成,”李大夫惭愧道。

一成把握,可以说就是没有了。

谢景宸断断续续道,“哪,哪怕只有一成,我也要……试一试。”

南漳郡主道,“只要能解大少爷的毒,我镇国公府必有重谢。”

李大夫表示一定会尽力。

南漳郡主看了看苏锦那一脸嫌弃的眼神,心下讥笑。

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大少爷再宠爱她,也改变不了他一身剧毒,命不久矣的事实。

进了镇国公府的门,这辈子休想离开。

南漳郡主待了会儿便走了。

她前脚走,后脚苏锦把谢景宸后背上的几根银针取下来。

他的脸以可见的速度恢复红润。

对于苏锦的医术,李大夫是叹为观止。

别的不说,苏锦画的穴位图是李大夫见过最详细的。

有些穴位他甚至都没听过,而哪些穴位能治什么病,也比他知道的详细。

李大夫觉得如果医术是一本书的话,他只看了一半,苏锦看了全部。

不只是穴位,还有药材,那些药材的功效比他知道的更透彻,如何搭配能发挥最大的药效。

苏锦教的越多,李大夫就越觉得惭愧。

一个时辰后,李大夫打算告辞,苏锦问道,“那少年如何了?”

李大夫笑道,“那少年伤已经痊愈了,正好我药铺里缺人手,他就在我药铺里打杂,这几天,没人再去找他的茬,应该是不敢了。”

“如此,我便放心了,”苏锦道。

屋外,杏儿做了叫花鸡,端了一只给李大夫,“李大夫,这只叫花鸡送给你吃。”

看着泥团,李大夫,“……。”

“回去用石头砸开就行了,”苏锦道。

李大夫忙道谢。

杏儿这回做了不少的叫花鸡,她告诉苏小少爷叫花鸡好吃。

苏小少爷要尝尝。

杏儿知道东乡侯府人多,所以做好不少,让暗卫送去。

包袱里拎了六个泥团,暗卫一脸黑线的走了。

东乡侯府。

一棵大树下,苏小少爷在烧火。

他手里一根棍子撩着柴火。

火苗映的他小脸通红。

小黑趴在他脚边,热的吐舌头。

南安郡王他们走过来道,“这是做什么?”

“做叫花鸡啊,”苏小少爷道。

“叫花鸡?”楚舜好奇道。

“什么是叫花鸡?”

“我也不知道,杏儿说叫花鸡特别的好吃,我闲着没事就自己做了,”苏小少爷道。

从小东乡侯和唐氏就培养他动手能力。

只要是觉得苏小少爷能做的事,东乡侯和唐氏就任由他去折腾。

杏儿说的叫花鸡做法简单,就是把鸡用荷叶包好,然后裹上泥巴,用火烤,差不多了敲碎泥巴就能吃了。

步骤很简单。

厨房里有鸡,随便他拿。

花园里有荷叶,随便他摘。

泥巴那更是随处可见了。

苏小少爷觉得难不住他,就自己上了。

他添树叶继续烧。

南安郡王好奇的看着那泥团道,“苏小少爷第一次下厨,我怎么也要给面子尝尝。”

“十两银子,”苏小少爷道。

“……。”

“你知道十两银子能买多少鸡吗?”南安郡王失笑。

“买再多,也不是我烤的啊,”苏小少爷理直气壮。

“……。”

北宁侯世子憋笑,“掏吧。”

不差钱的他们,掏起钱来那是格外的爽快。

苏小少爷喜滋滋的把银锭子收好,这种不用出府就能挣钱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不像他爹、他娘、他大哥,那就是一毛不拔。

收了钱,苏小少爷把火撩开。

泥团已经烧硬了。

他拿石头把泥团砸开。

一只鸡挣扎着起来——

撒丫子就跑了。

速度之快,小黑都追不上。

苏小少爷惊呆了。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这就是叫花鸡?”南安郡王问道。

“这让我们怎么吃啊?”楚舜问道。

苏小少爷,“……。”

他脸通红。

这只鸡真是太不给他面子了,它居然都没熟。

“你鸡都没杀啊?”定国公府大少爷一脸黑线道。

“我一巴掌把它打晕了啊,”苏小少爷道。

“……。”

定国公府大少爷觉得他们是疯了。

居然指望一个七岁还不到的小屁孩给他们做吃的。

苏小少爷从厨房抓了老母鸡,往它身上抹泥巴。

老母鸡挣扎,泥巴甩他脸上了。

苏小少爷气不过。

扒开荷叶,手一抬朝老母鸡脑门就来了一下,直接把老母鸡打晕了。

泥巴裹的很顺利,烤的也很顺利。

然而老母鸡没被烫死也没被憋死。

苏小少爷脸挂不住。

钱也快护不住了。

“退钱,退钱,”南安郡王道。

苏小少爷捂着银子道,“我爹说过,一次失败不代表永远不会成功。”

南安郡王,“……。”

没吃到叫花鸡,给他们灌鸡汤了。

“你们放心,那只鸡我绝对把它做熟给你们吃,”苏小少爷保证道。

楚舜憋笑,“相信他一回吧。”

南安郡王就是逗他玩的。

十两银子能看到一只福大命大、死里逃生的鸡也算是值了。

远处,小厮领着暗卫过来。

苏小少爷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道,“是来找我的吗?”

“来给你送叫花鸡的,”暗卫道。

他把包袱放下。

苏小少爷打开,就看到六个泥团。

“不会也没熟吧?”南安郡王摇着折扇怀疑道。

“一次跑六只鸡,场面会不会太壮观了?”楚舜肩膀直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