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三十五章 会审

第三百三十五章 会审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9-14 00:33  字数:2592

从暗卫那里,苏小少爷知道——

鸡是要先杀了拔毛的。

火是要烧大半个时辰的。

他的鸡没拔毛,没放盐,也没有往鸡肚子里塞香菇、虾仁、笋片。

火只烧了不到一刻钟。

鸡能熟才怪了。

可不熟也不用跑吧?

苏小少爷觉得自己的脸掉了一地。

气愤之余,狠狠的咬着叫花鸡。

味道真不错。

苏小少爷吃了小半只叫花鸡,就开始满侯府的找那只让他掉面子的鸡了,上演了一场鸡飞狗跳的大战。

苏小少爷下定决心做一只叫花鸡给南安郡王他们吃,毕竟收了人家的钱。

拿钱不办事,绝不是他苏小少爷的行事作风。

说的出,便要做的到。

就是这志气太伤鸡了,不知道有多少只鸡毁在苏小少爷手中。

毁的厨娘都看不过眼,找唐氏告状了,一天三五只老母鸡的折腾,都是钱啊。

青云山的人吃的多,但素来不浪费啊。

唐氏淡笑道,“不用管他,侯爷想看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唐氏这么说,厨娘也只好由着苏小少爷了。

苏阳毕竟人小,对火候的把握没那么精准,而且一天守着火堆几个时辰,不得不叫人佩服他人小毅力大。

而且尝试做叫花鸡给苏阳带来了意外之喜。

火太大,烧的石头发烫,苏阳往石头上泼水,石头裂开了。

他用脚轻轻一踩,坚硬的石头被他踩成了粉末。

这个发现让苏小少爷惊呆了。

他望着东乡侯府的墙——

是不是他也可以把墙烧裂,轻轻一踹就倒了?

苏小少爷是个行动派。

这个念头腾起来,就让他疯狂了,他太渴望自由了,终日被关在府里,人没差点被憋疯。

能时不时的去街上逛一圈该多好?

苏小少爷知道机会只有一次,所以他要筹谋严谨,别再跟以前似的,刚准备做,就被他爹给摁死了。

他找了好几块大石头烧,然后浇水,用石头一砸就能碎裂开。

打从这个发现后,苏小少爷的鸡就更烧不熟了。

这一日,阳光明媚,天蓝云白。

但对有些人来说是灰暗的。

督察院左都御史孙大人挨打了——

被东乡侯一拳头打断了鼻梁。

当时人就晕了过去。

东乡侯打人不是一回两回了,打断人鼻梁也不是头一回,不算稀奇事。

但整个朝堂,敢这么公然殴打大臣的是头一个。

所以事情一旦发生,必定会传的沸沸扬扬。

头一个最该知道的就是皇上。

御书房内。

皇上心情正好。

谢大老爷活捉了北漠王,边关之患暂解,扬了国威,皇上春风得意。

知道东乡侯揍了左都御史,皇上的好心情蒙了一层阴霾。

“他就不能让朕痛快几天吗?!”皇上恼道。

“皇上别气坏了身子,”福公公连忙劝道。

“让他们滚进宫见朕!”皇上气道。

可怜太医刚赶到刑部要给左都御史包扎,传召他们进宫的公公就到了。

左都御史坐上马车,太医在马车内给他上的药。

马车颠簸,药碰到他鼻梁的时候,疼的左都御史一阵阵惨叫。

那凄厉的惨叫声听的东乡侯直揉耳朵。

一点小伤,至于叫的这么惨吗?

当年他们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有谁皱过一下眉头?

御书房内。

皇上正喝茶平复怒气。

不管东乡侯有多愤怒,他都不应该揍左都御史。

等见到左都御史鼻子裹着纱布,脸色苍白的样子,皇上嘴角狠狠的抽了下,再见东乡侯一脸怒容,是气不打一处来。

揍了人,一点反省的态度都没有,有他这样的吗?!

要是朝堂上,谁都跟他似的一言不合就动手,满朝文武不都得带伤上朝了!

皇上赏了东乡侯几记瞪眼,望向大理寺卿,道,“到底怎么回事?”

大理寺卿忙把事情经过禀告皇上知道。

事情要从三天前说起。

既然是三司会审,那审问户部侍郎的时候,必须督察院、大理寺卿都到刑部,不能单独审问。

第一天,左都御史迟到了一个时辰。

他们干坐在刑部等他。

第二天,左都御史告假,自然没法去刑部。

第三天,他们从早上等他等到吃午饭,左都御史才姗姗来迟。

东乡侯的暴脾气,让他等半天,那不是找事吗?

东乡侯质问左都御史怎么来的这么晚,左都御史把锅甩给了崇国公,说是临出门崇国公找他有事,他便去了。

就是这句话,搭进去一个鼻梁。

要说左都御史也是蠢啊,东乡侯有把崇国公放在眼里过吗?

拉崇国公出来压他,那就是火上浇油,自己找死。

何况这件事本身就是冲着崇国公去的,崇国公率那么多大臣给皇上施压,才有三司会审的事。

资历不够,东乡侯忍了。

现在崇国公还来干扰三司会审,这么拖下去,案子什么时候了结?

为了防止他夜审户部右侍郎,大理寺和督察院都派了衙差来刑部大牢,专门盯梢。

每一天,东乡侯都处于要暴怒的边缘,一忍再忍。

左都御史这时候捋胡须,可想会是什么结果了,东乡侯没忍住脾气,给了他一拳,就把他鼻梁给打断了,这要放开了揍,左都御史府上这会儿已经在办丧事了。

大理寺卿陈述完,东乡侯道,“崇国公的事重要,本侯爷的事就不重要了是吧?!”

“督察院那么多人,非他左都御史不可吗,他要去见崇国公,我没有意见,让右都御史来监督审案,他人不来,督察院也不来人,我和大理寺卿干等了他一个上午,打断他鼻梁算轻的了,这要依照我以前的脾气,他这辈子只能坐轮椅了!”东乡侯怒不可抑。

敢当着皇上的面说这话的,东乡侯是第一个。

不!

他是第二个。

东乡侯的话让皇上走神了。

那年桃花树下,他被揍了,也被人这么骂过,“再有下回,我打断你两条腿!”

一小公公走进来,道,“皇上,崇国公求见。”

崇国公正愁抓不到东乡侯的把柄,现在把柄送到他手里来,他能放过么?

明知道崇国公来没好事,皇上也不好让人走。

这事现在不摆平,明天早朝也过不去。

“让他进来,”皇上不耐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