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四十章 名册

第三百四十章 名册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2642

如他们所料,皇上知道军营里发生的事后,是龙颜大怒,怒不可抑,怒火中烧,。

起初小公公禀告东乡侯带了一儿子去军营和那些将士比扎马步,皇上以为东乡侯带去的是苏崇。

苏崇能和南安郡王他们联手打平手,武功高强,和他比扎马步,军中将士输了也不足为奇。

一听小公公说东乡侯带去的是小儿子。

但是皇上的脸就绿的冒烟了。

朝廷数次派兵剿匪,结果都奈何不了东乡侯,就已经令朝廷蒙羞了。

现在倒好——

堂堂大齐将士,居然还比不过一个七岁孩童?!

不!

是一个还不到七岁的孩童!

指望这样的将士保家卫国,难怪会被人打的溃不成军!

第二天早朝,皇上把那些将军训的狗血喷头。

包括崇国公在内,没一个敢回嘴的。

三千将士不输东乡侯儿子的勉强才八百人,要是东乡侯没让苏阳跑几圈,崇国公还能借口将士们训练太累了,才坚持不了多久。

可苏小少爷跑圈的时候,将士们在歇息啊。

苏小少爷跑完就扎马步了。

此消彼长。

现在这样解释,那就是啪啪扇自己的耳光。

忍了。

只当皇上坐在龙椅上训话,训的不是自己。

没人认错,皇上怒火越来越大。

趁着皇上气头上,东乡侯道,“皇上,那八百兵丁以后就归臣麾下了,臣会让他们脱胎换骨的。”

嗯。

还是没人敢开口。

皇上抬手道,“准了。”

就这样——

东乡侯白捞了八百手下。

八百兵丁对朝廷来说不算什么,可崇国公的本意是让东乡侯带兵去渝州剿匪,让人半道上伏击,让他身首异处。

那八百将士他会安排自己人,纵然东乡侯武功再高,里应外合之下,他也休想逃脱。

但他没料到东乡侯会跟皇上提条件,他要自己选八百兵丁,并且选完就把人带走了。

军中将士都不知道哪些人被带走了。

计划才刚开始就被东乡侯给打的乱七八糟!

崇国公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

今天的早朝,压根就没商议别的事,皇上骂了一通就下朝了。

皇上走后,崇国公就朝东乡侯发难了,“如此羞辱朝廷将士,惹的皇上龙颜震怒,你满意了?!”

东乡侯笑了一声,“这话崇国公刚刚怎么不敢当着皇上的面说?”

“看来皇上是白费了半天唇舌,崇国公和诸位将军压根就没打算解决问题,只想把捅出问题的人解决了,”东乡侯一脸讥讽。

丢下这一句,东乡侯抬脚就走。

身后崇国公拳头攒紧,手背上青筋暴起。

昨天八百兵丁,东乡侯直接带出了军营,另外找地方安营扎寨的。

出宫后,东乡侯就直奔军营了。

林叔看见他过来,道,“侯爷,他们的姓名和祖籍都登记在册了。”

“去找威远将军拿他们的名册,”东乡侯道。

林叔便去了军营。

两边军营离的不远,也就隔了几里地。

八百将士在训练,他们是照着以前的方式训练的,那点训练强度,东乡侯是真看不上眼,压根就没法激发人的潜力。

半个时辰后,林叔拿了一本厚厚的名册回来。

他把名册和最新誊抄的名册对比了下,道,“侯爷,有五十六人的祖籍对不上。”

东乡侯看了眼名册,望着那些兵丁道,“这祖籍对不上是什么意思?”

“你们是主动站出来认错,还是我挨个的点名?”东乡侯脸色冷肃。

那些兵丁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气都不敢粗喘。

“忽悠我东乡侯的胆子去哪儿了?”东乡侯问道。

昨天东乡侯挑了八百兵丁后,找那些将军要他们的名册。

那些将军拒不把名册给东乡侯。

只是让他带兵去剿匪而已,他不需要知道的那么清楚。

东乡侯没说什么,就带着他们走了。

当时东乡侯是当着他们的面问的,所以他们知道东乡侯拿不到他们的名册,所以才有胆量弄虚作假。

只是没想到昨天拿不到名册的东乡侯,今天拿到了。

那些兵丁脸色刷白,浑身直打哆嗦。

“主动站出来认错,我东乡侯既往不咎,等到我点名,就依军规处置了!”

那些兵丁扑通一声跪下了。

有一个带头的,其他的纷纷跪下。

“我让你们站出来,不是跪下!”东乡侯道。

那些兵丁忙站起来,双腿打摆子的走到东乡侯面前。

东乡侯看着他们道,“为什么报假的名册?”

没人说话。

“是想当逃兵还是怕我东乡侯去找你们父母妻儿的茬?”东乡侯问道。

还是没人说话。

东乡侯走到那些兵丁跟前,一个个心颤抖的就跟筛子筛糠似的。

东乡侯道,“我不管你们是因为什么样的心情报的假名册,但我东乡侯一言九鼎,说一不二。”

“虽然我向皇上要了你们,但我东乡侯不会逼你们。”

林叔点了一炷香。

东乡侯指着那香道,“这柱香烧尽之前,你们谁不愿意留下,都可以走,我绝不阻拦你们,更不会报复。”

“等香烧尽,只要还站在这训练场上的,都将归我东乡侯的麾下。”

香静静的燃烧。

那些兵丁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有人敢动。

林叔善解人意。

知道他们都没胆子迈出第一步,所以他安排了人给他们壮胆。

先是一兵丁站出来,走了。

然后第二个兵丁站出来……

有了人带头,那些兵丁就开始蠢蠢欲动了。

尤其是那些谎报名册的,一下子走了二十多人。

等香烧尽,训练场只剩下七百人了。

虽然人走了不少,但东乡侯一点都不生气。

他甚至很高兴。

因为留下的人比他预料的要多。

林叔搬走了香炉,东乡侯开始训话,其实在他来之前,林叔已经训过了。

总而言之就一句话——

东乡侯有自己独特的训练方法,和他们之前不同,会很累。

但所有的累都是值得的,在战场上,你不比别人强,你就会成为别人的刀下亡魂,不要觉得自己运气够好,想想你的父母妻儿,你赌不起,更输不起。

训练很苦,但想想苏小少爷,他能扎半个多时辰的马步不是天生的。

东乡侯要求他每天都扎马步打好基础,不管刮风下雪,一日不落。

他们七尺男儿,不会比一个孩子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