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四十三章 规则

第三百四十三章 规则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4:10更新  字数:2964

杏儿东张西望。

正好和拂云郡主的丫鬟珊瑚四目相对。

杏儿曾是珊瑚的手下败将。

对她。

杏儿印象深刻。

“姑娘,云王府拂云郡主和右相千金来了,”杏儿欢快道。

难得碰到两个熟人啊。

周静漪也看到苏锦了,她正想找机会和苏锦道谢呢。

她和拂云郡主走过来。

见凉亭里挤满了人。

两人哭笑不得。

不是她们来的太早,而是人都在凉亭里。

互相见礼后,周静漪望着苏锦,惭愧道,“这几日身体不适,也没出门,我正打算过两日去镇国公府向你道谢。”

“道谢?”苏锦挑眉。

“是啊,”周静漪道。

“要不是你教我的办法,我也不会在宫里救下九皇子,”周静漪道。

救皇子一命多大的功劳就不说了。

那天太后找她娘进宫是有意把寿宁公主许配给她大哥的。

她娘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绝太后的提议,她就把九皇子救了,立下一功。

右相夫人紧张不安的心落回腹中,回绝太后的底气足了不少,只说道士给她大哥算命,半年之类不宜娶妻。

寿宁公主被皇上罚背宫规,为此还夺了皇后凤印的事,宫里宫外都传遍了。

这时候给寿宁公主定亲,明摆着是为了帮寿宁公主,再者就是借寿宁公主拉拢右相府。

不论哪一件,右相府都不想掺和其中。

半年之类不宜娶妻,而定亲根本就帮不了寿宁公主。

右相夫人委婉的拒亲,太后和皇后都听的出来,要是太后装傻再问,那右相夫人就可以把话往严重了说,要是半年之内娶亲了,恐会伤及双亲。

一个孝字压下来,右相府周大少爷也不能娶妻啊。

何况寿宁公主的亲事还要皇上点头。

当然——

如果寿宁公主愿意嫁,右相府愿意娶,再加上太后和崇国公施压,皇上就算不愿意也没辄。

拂云郡主朋友不多,右相千金算一个。

苏锦和她们就成闺中密友了。

豫亲王府义宁郡主把四只口红都试了颜色,挑了最喜欢的珊瑚红,为了配合唇色,还重新回屋梳了个发髻,换了套裙裳。

苏锦,“……。”

宴会还早,大家就在花园里闲逛起来。

苏锦在一盆山茶花前站着。

不远处有大家闺秀在小声说话。

“听说今年的比试规则改了,”一大家闺秀道。

“改成什么了?”另一大家闺秀好奇道。

“还不知道,”那大家闺秀摇头道。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改规则了?”那姑娘好奇道。

“听说是因为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和东乡侯府大少爷也来参加的缘故。”

“规则是为了他们改的。”

苏锦,“……。”

杏儿,“……。”

两人竖起耳朵偷听。

“难怪了,”有大家闺秀道。

“赏荷宴比试的多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他们出身青云山,是土匪,哪会这些啊,”有姑娘低声道。

“豫亲王府是怕了镇国公府大少奶奶。”

“毕竟以前以前的规定,是非比试不可,她上台难堪,不上台,就是不把豫亲王府的规则放在眼里,总不能大家一起来的,唯独她例外吧。”

“豫亲王府未免尴尬,索性把规则改了,就是不知道改成什么样了。”

杏儿听后,望着苏锦道,“豫亲王府真好。”

苏锦点头。

目前来看还不错。

这边苏锦和杏儿高兴了,那边有人不高兴,而且是很不高兴。

头一个就是崇国公府大姑娘上官凤儿。

她望着义宁郡主道,“我还指着你帮我出气,给那女土匪一点难堪,你还为她改了规则?!”

“规则是我母妃改的,”义宁郡主道。

“但凡招惹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都倒霉了,我豫亲王府可不敢招惹她。”

义宁郡主说的是真心话。

她虽然和上官凤儿她们关系不错,但她和其他大家闺秀的关系也很好。

大家在一起玩可以,但帮她害人,那是绝对不行的。

她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又无冤无仇。

尤其和苏锦杠上的都没好结果,寿宁公主和皇后现在还在坑里头蹲着,她当然要引以为鉴。

再说了,人家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是第一次来豫亲王府,她可是和谢锦瑜朝夕相处。

要真想算计她,谢锦瑜有的是机会。

在镇国公府不动手,却来找她,这不是拖她下水吗?

她可没那么傻。

有丫鬟过来找义宁郡主,她便过去了。

上官凤儿气的脸发紫。

“这么生气做什么?”谢锦瑜笑道。

“一群土匪能指望他们有什么才情,上不上台比试,这脸都在地上,随便谁都能踩。”

“我给她另外准备了好戏,你一定会满意的。”

“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上官凤儿道。

“走,看热闹去,”谢锦瑜自信十足道。

……

豫亲王府的莲花池很大。

挤挤挨挨的荷叶,如碧玉雕刻而成。

亭亭玉立的荷花在骄阳下争奇斗艳。

徐徐清风下,碧叶翻浪,荷花摇曳如美人起舞。

池畔欢笑声不断。

一群大家闺秀在玩蒙眼抓人的游戏。

谢锦绣走过来,谢锦瑜推了她一把,然后她就被蒙眼睛的姑娘给抓住了袖子。

“可算叫我逮住一个了,”那姑娘把蒙眼扯下来道。

谢锦绣瞪了谢锦瑜一眼道,“不算,应该是大姐姐你抓人才对。”

“下回你也可以推我,”谢锦瑜道。

谢锦绣能怎么办,她只能蒙住眼睛抓人了。

谢锦瑜亲自帮谢锦绣蒙住眼睛。

她换了块绸缎,然后听声音抓人。

起初没什么奇怪之处,但渐渐的苏锦就发现人家是冲着她来的。

谢锦瑜和另外两个大家闺秀把苏锦包围住,躲闪之间把她挤到了池畔。

再往后退,苏锦就要掉莲花池里去了。

眼看着谢锦绣抓过来,谢锦瑜往后躲,苏锦手一抬,直接把谢锦瑜推向了谢锦绣的怀抱中。

谢锦绣,“……。”

两姑娘,“……。”

被逮住的谢锦瑜气的回头瞪着苏锦。

“谁让你推我的?!”谢锦瑜恼道。

“我再不推你,你我就都要掉进莲花池里了,”苏锦道。

“一家人,谢谢就不用说了,以后不要顾了前面不顾后面,把人挤进莲花池就不是一句对不起能解决的事了。”

“……。”

她就站在莲花池旁,裙摆都碰到石栏了,足以证明她所言不虚。

这时候不谢她,反而责怪,那就是她谢锦瑜太骄纵蛮横了。

苏锦往前走,谢锦瑜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掉。

谢锦绣一脸无奈。

枉费她辛苦半天抓人,偏生大嫂不按常理出牌,还不等她们出手,她就先下手为强了,还反过来教训了她们一顿。

谢锦绣蒙住眼睛,不过一会儿功夫就逮住了一大家闺秀。

蒙眼绸缎解下来,“不小心”掉在地上,被风吹进了莲花池里。

那姑娘只好用豫亲王府的绸缎蒙眼抓人。

谢锦绣瞥了眼苏锦,望着谢锦瑜,小声道,“现在怎么办?”

“我口渴了,端碗绿豆汤来,”谢锦瑜语气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