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四十五章 陪衬

第三百四十五章 陪衬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796

豫亲王府。

苏锦坐在那里,吃着糕点,喝着果酒,兴致勃勃的看那些大家闺秀或跳舞、或抚琴、或作画……

她脸上带着看热闹的神情。

嗯。

她也的确是来看热闹的。

豫亲王府也只准备她来凑份热闹。

之前在花园里赏花的时候,苏锦就知道豫亲王府为了她改了比试规则,没想到是真的。

豫亲王府为她量身定制了一个规则——

那就是定亲过或者嫁人过的大家闺秀不必参与比试。

苏锦嫁人了。

完完全全的符合不用比试的条件。

她就坐在那里欣赏歌舞。

小日子过的不要太惬意。

和她有仇的谢锦瑜和上官凤儿看的是咬牙切齿。

没见过这么不知羞耻的。

无才无德到让豫亲王府为她改规则,她不知反省还沾沾自喜,她脸皮是有多厚实?!

为了一两个土匪改了比试规则,豫亲王府也不怕别人笑话他们长了一身的软骨肉?!

算起来,豫亲王府其实只是为苏锦一人改的规则。

苏锦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皆不会,但苏崇没那么差劲啊。

苏崇武功高强,人所周知。

不会抚琴作画,还可以舞剑,总不至于他手里的剑脱手吧?

苏锦会抽鞭子,但据说她不止会抽别人,还会抽自己。

比试台就这么大——

万一鞭子不听使唤。

抽自己,笑的人花枝乱颤。

抽别人,疼的人鬼哭狼嚎。

豫亲王府为了赏荷宴准备了几个月,怎么能因为苏锦一人而前功尽弃?

让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吃好喝的招待着,才能确保宴会安全。

但显然,豫亲王府把事情想的太美好了。

苏锦能做到不主动挑衅别人,但别人未必会放过她。

上官凤儿几次望向苏锦,然后瞥向谢锦瑜,眼神带着质疑。

不是说在她衣服里下了毒,半个时辰就会奇痒难忍,又抓又挠吗?

早过半个时辰了,她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谢锦瑜也在为此纳闷呢,应该没人敢对她的话阳奉阴违。

药肯定是下了的,只是迟迟不见反应……

难道她买了假药?

想到南漳郡主找东乡侯府拿止泻药,人家向江湖郎中买了一堆药丸打发她们,害镇国公府损失惨重,结果轮到她买药丸,买的就是假药?!

谢锦瑜是气的咬牙切齿。

她望向苏锦。

苏锦也望向她们。

四目相对。

苏锦眸光淡然,谢锦瑜眸底寒芒闪烁。

和苏锦的眼神一碰上,就立刻躲开了,谢锦瑜心虚。

虽然苏锦也在纳闷杏儿给她下毒怎么迟迟不反应,但她就理直气壮的多。

难道杏儿失手了?

想到丫鬟双眸闪亮的模样,苏锦觉得这可能性不要太低。

她晃晃脑袋,继续吃果子。

苏锦的斜对面坐着苏崇和楚舜他们,不止他们几个来了,就连赵诩也在。

南安郡王和豫亲王府世子关系还不错,他带个人来那是轻而易举。

六个人,三张桌子。

紧挨着比试台,不要太显眼。

他们往哪里一坐,就把所有人的眸光都吸引过去了。

不只是大家闺秀,还有世家少爷。

大家是想笑不能笑,憋得腮帮子疼。

真的。

南安郡王他们在进东乡侯府之前,无所事事,没事就在街上溜达,和这些世家少爷都熟的很。

后来出来的少了,大家才体会到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这才在东乡侯府待了多久啊。

这都黑了几圈了。

南安郡王是独子,没有兄弟姐妹,可楚舜他们有啊,那些堂兄堂妹看到他们,脸上都痛心疾首。

不行,回去就要叫大伯父大伯母把人接回府。

这要再待下去,还不得黑的跟炭一样了?

赵诩坐在一旁,嘴角狂抽不止。

在南梁,他走到哪里,都引人注目。

但那是因为他容貌俊朗,才情卓绝。

到了大齐朝,就靠脸黑来吸引人眼球了……

当初他被救进东乡侯府,为了躲避追杀留下,现在他只需换身装束,就是和刺客迎面碰上,刺客都认不出他来了。

不过脸黑了一层,武功也精进了不少。

没办法。

南安郡王看着他脸白的样子不顺眼,特别的想揍他。

每每训练的都把他拖上。

东乡侯府的训练会累的你趴在地上不想起来,一次次打破你的极限,激发你体内的潜力。

挨了不知道多少回打,赵诩觉得他现在抗挨打的能力上了好几个台阶。

他此行是来找人的,现在反倒成习武了。

赵诩头疼。

南安郡王啃着果子东张西望。

楚舜望着他,道,“在看什么?”

“我现在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南安郡王道。

“……。”

“什么预感?”楚舜问道。

“我怕是可能已经定亲了,”南安郡王心肝儿颤抖。

苏崇望向他,“何以见得?”

“我母妃和豫亲王妃关系还不错,每年赏荷宴我母妃都来,为的就是相看儿媳妇,今年却没来,这意味着什么?”南安郡王问道。

被寿宁公主看上后,南安王府最着急的莫过于给南安郡王定亲。

这么好的机会,南安王妃却错过,这说明她已经不需要来相看儿媳妇了。

这个认知,令南安郡王莫名惶恐。

不知道给他选了谁做郡王妃?

“既然我定亲了,一会儿我就不参加比试了,”南安郡王果断道。

“想躲是躲不过去的,”楚舜摇着玉扇道。

“……。”

他们四个关系比亲兄弟还要亲。

好的叫豫亲王世子羡慕。

去年赏荷宴结束后,豫亲王世子便拍着南安郡王的肩膀道,“我想到一好主意,明年让你们四个一起上台作画,画一幅梅兰竹菊给我。”

他们当时答应了。

事后忘得很彻底。

来的时候,豫亲王世子说起,南安郡王才想起来。

四个人中,就数南安郡王的画最差。

他可不想给楚舜他们做陪衬。

可答应的事,又不好反悔,所以机智的南安郡王很快就想到的解决办法。

那就是他在给楚舜他们陪衬之余,再给自己找个陪衬。

他道,“我们和苏兄还有周兄一起的,把他们撇开不好吧?”

“所以呢?”楚舜问道。

“所以把他们叫上一起,”南安郡王道。

“你确定要周兄和我们一起?”楚舜嘴角抽抽。

“我们作画的时候,让周兄抚琴,”南安郡王道。

“……。”

“那苏兄呢?”北宁侯世子道。

“他端墨,”南安郡王道。

端……端墨?

苏崇一口酒直接呛在了喉咙里,辣的他眼泪没差点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