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四十八章 弥补

第三百四十八章 弥补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654

欢喜记事正文卷第三百四十八章弥补永宁宫。

太后坐在凤椅上。

皇后坐在太后的右下手。

南漳郡主走进去。

瞧见她,太后脸上绽放一抹慈蔼的笑容来。

皇后见了,笑道,“怎么这么晚才来,叫太后好等。”

南漳郡主忙认错道,“来的路上,听说永盛斋新得了一支血人参,我就去买了下来,耽搁了些时间。”

丫鬟把锦盒送上。

南漳郡主亲自送给太后过目。

百年人参已是难得,这血人参就更别提了。

皇后夸赞道,“还是妹妹孝顺。”

“皇后是久居深宫,要是出的去,哪还有妹妹我买下血人参孝敬太后的份?”南漳郡主笑道。

太后一脸满意。

把血人参递给李嬷嬷,太后笑道,“你们就别互相谦虚了,哀家知道你们两都孝顺。”

南漳郡主坐下来。

宫女上茶。

然后宫女太监就被李嬷嬷打发走了。

南漳郡主望着太后,道,“太后,之前您派李嬷嬷出宫和我说不把寿宁公主嫁给川儿,可是川儿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让您不满意了?”

“川儿很好,”皇后道。

“是寿宁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不对盘,我怕寿宁嫁过去,会受委屈。”

南漳郡主眉头狠狠的皱了下,有些不快道,“有我护着寿宁,你怕什么?”

明明寿宁公主看上了南安郡王,不愿意嫁。

现在却告诉她是怕那女土匪。

大家好歹是姐妹,这时候骗她有意思吗?

想到这事——

南漳郡主就一肚子邪火。

她虽然不愿意寿宁公主做她的儿媳妇,但她也没法接受寿宁公主是因为看上了别人,才不愿意嫁给她儿子的。

她儿子难道还比不上南安郡王吗?!

皇后望着南漳郡主道,“那女土匪在镇国公府横行霸道,无人能降。”

“这一回谢大将军能活捉北漠王,功劳有一半是东乡侯手下的那群土匪军的,东乡侯又救谢大将军有功。”

“等镇国公他们回京,只怕镇国公府都没你的地位了,何况是寿宁。”

被苏锦骑到头上,是南漳郡主的痛脚。

谁提就是和她过不去。

皇后没和她说实话,还故意往她伤口上撒盐,南漳郡主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她望着皇后道,“我怎么听说寿宁是因为喜欢上南安郡王,才不愿意嫁给川儿的?”

知道南漳郡主没那么好说话,所以皇后把寿宁公主不嫁谢景川的过错摁在镇国公府,那样南漳郡主就无话可说了。

没想到这想法被南漳郡主一眼识破,并且毫不留情的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

你都不顾及我的脸面了,我还要顾着你的面子吗?

南漳郡主可不怕太后,论与太后的关系,她要比皇后更亲三分。

“川儿早到了娶妻之龄,因为太后有意把寿宁公主许配给川儿,我便没动过挑儿媳妇的念头。”

“好不容易等到寿宁快及笄,我连聘礼都准备好了,现在却告诉我寿宁公主心有所属不嫁了!”南漳郡主脸色发寒。

“与我说实话也就罢了,还蒙骗于我,皇后这是什么意思?!”

皇后也动怒了,“就算寿宁没有喜欢是南安郡王,有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在,她就不会嫁进镇国公府!”

南漳郡主和皇后吵起来。

太后头疼。

“够了!”

“来是商量事情的,不是让你们斗嘴的!”太后凤眸含怒。

南漳郡主望着太后道,“太后,这事我能不生气吗?”

“那女土匪有皇上护着,我每每罚她,总有人来替她解围,逼的我不得不让步,我正想找个帮手,结果倒好,要退亲,”南漳郡主恼道。

“川儿和寿宁又没有定亲,”皇后道。

南漳郡主望着她,“如果我之前给川儿挑选媳妇,皇后能做到不动怒吗?”

皇后嗓子一噎。

皇后不说话。

南漳郡主也没再揪着不放。

半晌之后。

皇后道,“这事是本宫不对,你要本宫怎么弥补川儿?”

南漳郡主望着太后道,“弥补川儿,那就是真成寿宁公主抛弃他了。”

“那要如何?”皇后蹙眉。

南漳郡主趁机帮女儿谢锦瑜讨个县主封号。

皇后望着太后道,“皇上宠爱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她救了皇上一命,皇上也不过答应封她为县主,想封瑜儿做县主,怕是没那么容易。”

以前皇上就想削弱崇国公手里的权力。

只是崇国公在朝中势力盘根错觉,皇上撼动不了。

东乡侯入京之后,把矛头直指崇国公,连带皇上的心思都暴露在百官面前。

崇国公在东乡侯手里接连吃亏,都没能动他一根寒毛,甚至连崇国公府祖宅都落在了东乡侯手里,在朝中的威望已经大不如前。

救命之恩勉强只能封县主,谢锦瑜对朝廷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皇上怎么可能会答应?

南漳郡主望着皇后道,“皇后没有办法,太后有。”

太后嗔了南漳郡主一眼。

她抬起胳膊。

“扶哀家去御书房。”

李嬷嬷忙将太后扶了起来。

御书房。

皇上坐在龙椅上揉太阳穴。

东乡侯带兵去剿匪。

还给他留了一烂摊子。

他人虽然走了,却是把刑部他该干的活全部交给了刑部左侍郎,并把谢景宸叫去刑部给刑部左侍郎打下手。

说是打下手,但这不明摆着他离开刑部的这段时间,该他干的活,全部让谢景宸代劳吗?

那是刑部右侍郎!

谢景宸没有功名在身,就算有,也没有直接做刑部右侍郎的先例。

这不,东乡侯一走,弹劾他的奏折就有十几封了。

皇上越想越头疼。

外面小公公进来道,“皇上,太后来了。”

皇上眉头狠狠的皱了下。

太后怎么来了?

没一会儿,太后就走了进来。

皇上站起身来,道,“太后怎么来了?”

李嬷嬷扶太后坐下。

太后道,“刚刚南漳进宫来找哀家,想把川儿和寿宁的亲事定下来,早日迎娶寿宁过门。”

“这事皇上也知道,哀家来问问皇上的意思。”

皇上脑袋又开始涨疼了。

福公公嘴角抽抽。

寿宁公主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才见过几回,至今没有哪次没有起争执。

这要抬头不见低头见,镇国公府还不得天天鸡飞狗跳啊?

南漳郡主这是有多想不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