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四十九章 县主

第三百四十九章 县主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6:34更新  字数:2703

欢喜记事正文卷第三百四十九章县主皇上望着太后,“太后觉得寿宁嫁进镇国公府合适吗?”

“哀家也只知道不合适,但南漳郡主觉得寿宁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成为妯娌后,能好好相处,”太后道。

“哀家一直有意把寿宁嫁给川儿,南漳郡主也一直盼着寿宁及笄出嫁,因为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就不嫁了,她接受不了。”

寿宁公主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好好相处?

福公公脑子里努力想,也没能出现友好相处的画面。

这是绝对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事。

何况镇国公府大少爷一直是南漳郡主的眼中钉肉中刺。

南漳郡主一直当谢大少爷有毒在身,会命不久矣,才没有急着除掉他。

要是知道谢大少爷的毒已经解了,她还能这么气定神闲吗?

两个注定不可能好好相处的身份,又早有旧怨的两个人,怎么可能握手言和?

南漳郡主明摆着是在忽悠人。

太后居然也信了?

福公公觉得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皇上摆手道,“寿宁不能嫁给镇国公府二少爷。”

“可这桩亲事虽未赐婚,却是大家都默认的,就这样算了,形同悔婚,”太后道。

“寿宁和川儿都是哀家看着长大的,哀家觉得他们很般配,就因为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让两个天造地设的孩子断了姻缘,哀家于心不忍。”

太后不改初衷。

皇上也不同意寿宁嫁给谢景川。

他道,“这桩亲事作废,朕会给南漳郡主的儿子另行赐婚。”

太后根本不需要皇上给谢景川赐婚。

要真赐婚了,反倒糟心。

太后敛眉道,“这事哀家和南漳提过,她执意要迎娶寿宁过门,皇后和她都起了争执,她找哀家哭,哀家头疼。”

“南漳是镇国公府当家主母,若非皇上偏袒镇国公府大少奶奶,那女土匪怎么能在国公府横行霸道?”

“就连一个土匪小丫鬟都敢仗着有皇上给她撑腰,扔瑜儿一身泥巴,现在又要因为那女土匪退掉亲事,南漳不肯答应皇后悔婚也情有可原。”

杏儿扔镇国公府大姑娘一身泥巴?

福公公眼角抽抽。

这像是那丫鬟干的出来的事。

做出这样目无尊卑的事,还能活蹦乱跳的,看来南漳郡主在镇国公府是真的没什么地位了。

她急着娶寿宁公主过门,应该是想寿宁公主和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杠上吧?

毕竟寿宁公主是皇上的亲生女儿。

皇上也不能一而再的袒护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道理。

皇后知道寿宁公主斗不过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出于爱女心切退婚……

可宫里近来不是有流言说寿宁公主看上南安郡王了吗?

福公公在走神。

太后的眸光若有似无的从他脸上扫过。

一旁的小公公看不过眼了,悄咪咪的推了福公公一把。

福公公抬头,就看到一种令他苦恼的眼神。

因为这眼神太常见了。

那是要他帮忙说服皇上的眼神啊。

能卖太后一个人情自然是好事,没准什么时候能保命,可把寿宁公主送到镇国公府。

虽然寿宁公主欺负不了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可万一东乡侯误会他怂恿皇上把寿宁公主嫁过去欺负他女儿。

他还不得冤枉死啊。

这事绝对不能干。

可太后的眼神瞥过来,他已经看见了,就不能当没看见。

福公公恼小公公多事,让他安安静静的走神多好!

瞪了小公公一眼,福公公望向皇上道,“皇上,寻常人家退亲都会做出补偿,南漳郡主一直希望能册封镇国公府大姑娘为县主,皇上以此为条件退婚,她肯定会答应。”

皇上眉头拧成川字。

福公公起了头,太后道,“这事皇后倒是提过,南漳似乎不愿意。”

似乎两个字,太后咬的格外清晰。

她怕皇上没听见。

皇上听见了,福公公也听见了。

福公公心肝儿颤抖啊。

太后此番来,分明就是给皇上挖坑的。

他一不小心成了帮凶,帮着太后把皇上推坑里头去了!

回头皇上知道了,还不得恼死他?

皇上斟酌了下,道,“朕便赐封南漳郡主的女儿为县主。”

太后松了一口气。

太后其实也能册封谢锦瑜为县主,但太后册封的县主只是一个虚名。

皇上册封的则不同,那是有封地的,是实打实的好处。

谢锦瑜是南漳郡主的女儿,备受太后疼爱,一个没有封地的县主封号,谢锦瑜还真不稀罕。

皇上答应了,太后目的达成,李嬷嬷扶她离开。

南漳郡主在永宁宫等太后,等的焦急。

见太后进来,南漳郡主快步迎上去,扶过太后道,“皇上答应了吗?”

“皇上答应了,”太后道。

南漳郡主高兴的合不拢嘴。

御书房内。

皇上坐在龙椅上。

龙案上摆了张地图,那张地图和一般的不同,没有细枝末节,只有大概的轮廓。

那是专门给皇上用来分封的地图。

既然下旨赐封谢锦瑜为县主,下旨之前要先挑好封地。

皇上挑了几处,都不甚满意。

福公公站在一旁,是欲言又止。

皇上手指了一处道,“就这儿吧。”

福公公看了一眼。

封地不大不小,不算富庶也不贫瘠。

福公公想了想,还是没敢拖太后的后腿。

他怕太后找茬。

很快,翰林院便拟好了圣旨送来,速度之快,皇上有点不高兴了。

这是怕他反悔吗?

他金口玉言,会出尔反尔吗?!

太后这么盯着他盖玉玺,皇上莫名有种被人耍了的感觉。

但既然答应了,皇上也只能忍了。

把封地填上,拿出玉玺要盖上去。

就在这时候,一小公公走进来,凑到福公公耳边嘀咕了两句。

福公公大声啊了一下。

皇上望着他,“怎么了?”

福公公忙道,“皇上,镇国公府大姑娘出事了。”

皇上愣住。

“出什么事了?”皇上问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镇国公府大姑娘在豫亲王府跳舞的时候,脸又红又肿,浑身痒的她在地上打滚,仪态尽失,”福公公连忙道。

福公公的声音都在颤抖啊。

真是口渴了有人端茶,瞌睡了有人递枕头。

他正愁不知道怎么开口阻难皇上,把皇上从坑里面拉出来。

没想到危机自己就迎刃而解了。

亏得他耐心够好,忍到现在。

老天保佑啊。

一个仪态尽失的女子,如何册封为县主?

皇上忙把玉玺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