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五十章 吃食

第三百五十章 吃食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2718

欢喜记事正文卷第三百五十章吃食半个时辰前。

豫亲王府。

苏锦坐在那里看大家闺秀跳舞。

无袖回首,妖娆动人。

丫鬟过来给苏锦换了盏新茶。

这本没什么奇特的,茶喝完了或者凉了,丫鬟就会换新茶。

苏锦随手把茶盏掀开,茶气氤氲中夹带了一丝丝的苦涩之气。

苏锦低头,就见到茶汤偏黄。

很显然,有人在她的茶水里动手脚了。

豫亲王府为了她都改了宴会规则,请帖也送的很委婉,应该没胆量给她下毒。

倒是谢锦瑜她们,之前在她衣服里下毒,她迟迟没有发作,刚刚又丢了脸,这是一计不成再施一计啊。

这毒不伤人命,但喝下去不多会儿,就会臭屁连连。

放屁是件很正常的事,只当她是吃坏了肚子,不会有人往给她下了毒上面想。

可在大庭广众之下放屁,还不如杀了她呢!

到时候仪态尽失不说,还会搅乱豫亲王府赏荷宴。

回了镇国公府,就会被罚跪佛堂。

三天跪下来,估计也只剩一口气了。

盯着茶看了半天,苏锦还是端起茶盏喝了一口。

只是喝完茶后,就服了一颗解药,确保无碍。

她一直盯着谢锦瑜那一桌。

见她喝了茶,谢锦瑜和上官凤儿两人脸上闪过得逞的笑,她就知道是谁给她下毒了。

好。

很好。

这个仇,她记下了。

苏锦一边看歌舞,一边琢磨怎么给谢锦瑜她们一个教训。

杏儿失手了,但给她衣裳下毒的账不会就这么消了。

苏锦刚琢磨好怎么做,然后谢锦瑜就开始抓脖子了。

开始只是有点痒,谢锦瑜也没在意。

正好那时候轮到她上台表演,她选的是跳舞。

前半支舞还没能忍,等后半段的时候,谢锦瑜状态频出,看的人目瞪口呆。

他们见谢锦瑜跳舞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她的脸好像肿了,”有姑娘眼尖道。

嗯。

谢锦瑜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

浑身奇痒难忍。

没忍住,谢锦瑜当着大家的面挠起来。

义宁郡主上台扶她,结果谢锦瑜疼的在地上打滚,着实把人吓坏了,包括苏锦在内。

豫亲王府急着给她请太医。

其他人也没心情再继续宴会。

等太医赶来给谢锦瑜医治,得出中毒的结果,大家更是惶恐,唯恐和谢锦瑜一般下场。

豫亲王妃让太医检查吃食。

刚吩咐完,杏儿跑过来抓苏锦的云袖,急道,“姑娘,侯府出事了,咱们快回去吧。”

“侯府出什么事了?”苏锦心提起来。

“十万火急的事。”

苏锦匆匆朝豫亲王妃告辞,抬脚离开。

苏崇站在一旁有点懵。

为什么杏儿知道侯府出事了,他不知道?

不过他爹今天离京,还真有出事的可能。

苏崇几个也告辞离开。

一行人三步并两步出了豫亲王府。

车夫已经赶着马车到王府门前停下了。

苏崇问杏儿道,“侯府出什么事了?”

杏儿没说话。

等苏锦进了马车,她钻进去。

苏崇,“……。”

他望着楚舜道,“看不见我吗?”

“你被无视了,”楚舜认真道。

“……。”

苏崇翻身上马。

马车里,苏锦坐下,正要问到底出什么事了,就见杏儿巴拉巴拉的掉眼泪。

她眉头拧紧,道,“这是出什么事了?”

杏儿没说话,默默的把袖子下的手伸出来。

苏锦,“……!!!”

苏锦惊呆了。

她看到的是手还是猪蹄啊?

“怎么肿成这样?”苏锦问道。

“姑娘,我会不会死啊,”杏儿哭的伤心。

南安郡王撩起车帘,看着杏儿肿的能和猪蹄一比的手,嘴角狂抽。

苏锦看着杏儿的手,一头雾水。

她是让杏儿给谢锦瑜下毒。

但她的毒只会让谢锦瑜奇痒难忍,并不会肿啊。

“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苏锦问道。

杏儿眸光躲闪。

“如实说,”苏锦道。

杏儿哭道,“我照着姑娘调制毒药的方法调制了点毒,一直找不到机会试试效果,姑娘让我给大姑娘下毒,我就想拿自己调制的药试了试。”

苏锦,“……。”

“可我调制的是让人发痒的药,我不知道怎么就变成又痒又肿了,”杏儿嚎嚎大哭。

苏崇几个脑门上的黑线成摞的往下掉。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丫鬟。

说自己调制毒药,她还真自己动手了。

这话杏儿和苏崇说过。

苏崇以为杏儿是说着玩的。

没想到她也是一个行动派。

看来在青云山没少受他爹的影响。

东乡侯说过——

凡事都要勇于尝试。

尝试可能会失败,但不尝试,你永远不会成功。

“这丫鬟是天生的制毒高手啊,”南安郡王感叹道。

“坑别人就算了,这是把自己也给坑了,”楚舜扶额道。

“还好,她够聪明,知道躲的远远的,不然在豫亲王府里露陷,就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北宁侯世子道。

连青云山的一个小丫鬟都这么聪明,真是没天理了。

杏儿关心的还是自己中的毒能不能解,苏锦都没调制过这种症状的毒药,她心里没底。

苏锦给杏儿把脉,给她另外拿了一种解毒药,道,“待会儿回了侯府,泡半个时辰的醋就没事了。”

杏儿一颗七上八下的心落回腹中。

豫亲王府。

太医检查了大家喝的茶和糕点。

豫亲王妃问道,“吃食有没有问题?”

太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他道,“其他人的茶没有问题,只是……。”

“只是什么?”豫亲王妃急问道。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的茶里被人下了毒,”太医声音有点飘。

豫亲王妃脸色一变,惊站起来。

“怎么会被人下毒呢?!”

“是什么毒?”

太医如实说了,“不是什么剧毒,只是让人肠胃不适,多放屁。”

豫亲王妃,“……。”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喝了吗?”豫亲王妃声音颤抖道。

“我检查的时候,只剩下半盏茶了,”太医道。

豫亲王妃一脸庆幸。

万幸东乡侯府出事了,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提前离开。

要是在豫亲王府毒发,她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脸,豫亲王府还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私下没人,多放几个屁不是什么要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