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五十一章 玉佩

第三百五十一章 玉佩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790

皇上望着苏锦,“这是怎么回事?”

苏锦看了寿宁公主一眼道,“寿宁公主偷溜出宫,正好我和丫鬟逛街,她怀恨在心,便收买几个地痞抓我和丫鬟。”

“结果地痞看穿她们女儿身,把她们两卖到了百花楼,我们花一万两把她赎了出来,”苏锦道。

“百……百花楼?”

这名字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

皇上龙颜震怒。

寿宁公主吓哭了,“父皇息怒,女儿知错了。”

“把皇后给朕叫来!”皇上气大了。

福公公赶紧去传话。

苏锦道,“别忘了叫皇后拿一万两银票来。”

福公公,“……。”

凤鸾宫内,皇后来回的走,心急如焚。

她被皇上禁足抄宫规,不能出去。

但每天都会派心腹嬷嬷去看寿宁公主。

今儿嬷嬷去探望,发现寿宁公主不在,宫女穿着寿宁公主的衣服在抄宫规,还假装发脾气谁也不见。

嬷嬷起了疑心,冲进去一看,才发现是宫女。

寿宁公主偷溜出宫了。

寿宁公主溜出宫,身边就带了一个宫女,皇后担心她在宫外会遇到危险,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娘娘别担心,公主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周嬷嬷宽慰皇后道。

“派人去找了没有?”

“这事不能闹大,绝不能让皇上知道!”皇后握紧双手道。

“娘娘放心,派出去的都是心腹,嘴巴严,皇上不会知道的,”周嬷嬷笃定道。

皇上日理万机,寿宁公主又被禁足。

皇上不会去凤阳阁,自然不会发现寿宁公主偷溜出宫的事。

皇后想想还是不放心,打算叫人给崇国公送信,让他帮忙找人。

结果还没开口,走进来一小公公。

小公公上前福身见礼。

“皇后娘娘,皇上传召您去御书房,”小公公道。

皇后眉头一皱,“可知道皇上让本宫去御书房所为何事?”

“寿宁公主回宫了,”小公公道。

皇后心掉回肚子里,随即又提到了嗓子眼,差点没蹦出来。

“公主在皇上那儿?!”皇后声音拔高几分。

“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他们护送公主回宫的,”公公回道。

皇后,“……!!!”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吊着一颗心,皇后匆匆赶到御书房。

结果御书房内,压根没见着苏锦的人影。

皇上坐在龙椅上,寿宁公主跪在地上哭。

皇上扫过来的冷眼,看的皇后背脊一阵阵发寒。

跪在寿宁公主身边,皇后向皇上认错。

隔壁,偏殿内。

苏锦他们在用午膳。

大快朵颐。

皇上气大了,食欲不振,御膳房请皇上用膳,皇上没搭理。

但苏锦饿啊。

本来是打算去吃午饭,结果碰巧见到地痞耽搁了,虽然在百花楼吃了点,但那点东西早消化了。

苏锦摸了摸肚子,皇上就把御膳赏给他们了。

堂前教子,枕边教妻。

皇上也不想自己严厉的一面被小辈知道,把人支开,训斥起来才能无所顾忌。

堂堂公主禁足期间,偷溜出宫,害人不成,自己遭殃,险些把皇家颜面丢尽。

皇上岂会轻饶了?

杖责三十大板,再罚寿宁公主把宫规背下来。

皇后教女无方,皇上夺了她凤印,什么时候寿宁公主背熟了宫规,什么时候凤印交还给她。

处罚完,皇上就把人打发走了。

福公公去偏殿,看满满一桌子御膳被吃的光光的,嘴角几不可察的皱了下。

饭量惊人啊。

以往皇上一个人吃。

吃之前什么样,吃之后还是什么样儿。

杏儿啃着鸡腿望着福公公道,“皇上罚寿宁公主了吗?”

“皇上气头上夺了皇后的凤印,”福公公笑道。

夺凤印,这对皇后来说,是最严厉的惩罚了。

这样的惩罚,苏锦很满意。

他们也吃饱了,便去御书房见皇上。

皇后带的一万两银票,皇上赏给了苏锦。

但救寿宁公主的却不止苏锦一人,还有谢景宸和苏崇他们……

南安郡王他们站在那里,抛开嘴角淤青,个个都是人中翘楚,将来的国之栋梁。

福公公站在皇上身边,等皇上赏赐他们。

“把朕珍藏的那套玉佩拿来赏赐于他们,”皇上道。

“皇上,那可是您最珍爱的……。”

“朕意已决,去拿来吧,”皇上道。

皇上执意,福公公也只能听话的去把玉佩取来。

福公公双手捧着一锦盒过来。

皇上把锦盒打开,就看到里面摆放齐整的九块玉佩。

皇上把玉佩拿在手里,用大拇指指腹轻轻的摩挲着,眼底似有湿润。

九块玉佩,皇上留了一块。

其余八块给了谢景宸他们。

玉佩是男式的,苏锦没拿,南安郡王他们一人拿了一块。

玉佩质地细腻,乃是极品,但要说比这玉佩更好的,他们不是没有。

单看皇上的神情,就知道这玉佩非比寻常。

一人拿了一块,还多了两块。

福公公一股脑的把锦盒塞给了苏锦。

皇上把玉佩放下道,“你们替朕去查抄百花楼。”..

这等于是在变现的赏赐了,南安郡王他们赶紧应下。

福公公送他们出御书房。

苏锦抱着锦盒,问道,“这玉佩有什么故事吗?”

福公公叹息一声。

“这九块玉佩是用的同一块玉石雕刻而成,同等重量。”

“皇上亲自挑选的玉石,绘制的图案,原是打算等先崇国公世子和冀北侯府二老爷他们凯旋归来,他们兄弟一人一块,寓意兄弟齐心,只可惜……。”

只可惜玉佩雕成了,先崇国公世子他们却永远的留在了战场之上。

这九块玉佩皇上一直珍藏,也只有他这个皇上身边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这玉佩背后的意义了。

皇上留了一块。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将来那块玉佩皇上给谁。

谁就是太子。

皇上希望他们能齐心。

能和太子一条心。

苏崇把玩着手中玉佩道,“皇上的兄弟的挺多啊。”

福公公失笑,“倒也没有那么多,皇上当年如此提议,冀北侯府二少爷说他摔玉佩当饭吃,皇上不给他准备个三五块防摔,这兄弟迟早做不成。”

苏崇,“……。”

这话怎么听着有那么点耳熟?

杏儿道,“那皇上应该给他准备一铜的,我家侯爷容易摔玉佩,我家夫人就用铜给他打造了几块,可耐摔了。”

福公公,“……。”

他一直觉得东乡侯佩戴在腰间的玉佩,色泽怪异,原来竟是铜。

东乡侯生财有道。

东乡侯夫人持家有方啊。

苏崇恍然想起来。

这话可不是像极了他爹说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