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五十三章 心虚

第三百五十三章 心虚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725

欢喜记事正文卷第三百五十三章心虚镇国公府。

马车徐徐停下。

杏儿跳下马车后,把苏锦扶下来。

她迈步进国公府,小厮便道,“大少奶奶回来了,郡主让你回府后立刻去栖鹤堂。”

苏锦眉头几不可察的皱紧了。

谢锦瑜中毒了。

南漳郡主应该最着急给她解毒才是,怎么让她立刻去栖鹤堂?

难道是要她帮忙请大夫?

可她人在东乡侯府,若是请大夫,她大可以直接派人去明说。

谢锦瑜是她的掌上明珠,没有什么比给谢锦瑜治病最重要的。

苏锦看了眼杏儿。

杏儿怀里抱着小黑,望着苏锦。

四目相对。

杏儿一脸茫然。

苏锦嘴角抽抽。

这丫鬟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啊。

苏锦还以为她会怕事情暴露,着急的跳脚,被人看出端倪来。

她想太多了。

很快,苏锦就知道她不只是想太多了,她是想的太太太多了。

杏儿非但没有着急,还反过来安慰苏锦道,“姑娘,你别怕。”

“是她们害人在前,她们要敢罚你,咱们就向皇上告状。”

“侯爷说了,没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土匪点灯的道理,”杏儿道。

“……。”

苏锦一脸黑线的往前走。

她真是杞人忧天。

一个敢把她推下水,就敢在水里挖泥巴出来砸人的丫鬟,会胆小怕事么?

苏锦脚步从容的去了栖鹤堂。

一进门,就被两婆子给摁住了。

脚一踹,苏锦就跪在了地上。

膝盖砸地,疼的她眼冒金星。

连苏锦都这么对待了,何况是杏儿。

杏儿一被抓,小黑从她怀里掉在地上。

小黑朝南漳郡主冲过去,一口咬在了她脚脖子上。

南漳郡主吓的大叫。

苏锦,“……。”

杏儿,“……。”

小黑!

好样的!

屋子里乱成一团。

婆子愣神之际,杏儿挣脱开,赶紧把小黑抱在了怀里,到苏锦身边跪好。

南漳郡主气的脸都绿了,“把这只狗给我拖下去乱棍打死!”

两婆子过来抓狗,苏锦脸色冰冷,“我看谁敢碰一下试试!”

苏锦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吓的两婆子六神无主。

她们忙退下,望着南漳郡主,可不是她们不抱狗,是大少奶奶威胁她们。

老夫人拍桌子道,“放肆!”

苏锦火气很大。

一进门就被人摁跪下,磕到地板的膝盖这会儿还没缓过劲来,还给他一个放肆的名头。

苏锦望着老夫人道,“小黑是放肆了些,但小黑是忠心护主,我刚从侯府回来,就被扣住了,我犯了什么错?”

小黑……

丫鬟婆子望着杏儿怀里的那只雪白的狗,嘴角狂抽不止。

不说青云山的人了,青云山的狗都格外的凶残。

想想大少奶奶刚进门那会儿,在喜堂上就给郡主下马威。

这条狗更厉害——

一进国公府,就咬了南漳郡主一口。

三太太望着苏锦道,“犯了什么错?”

“大姑娘在豫亲王府被人下毒,豫亲王府已经查出是大少奶奶你和丫鬟下的毒,把大姑娘害成那样,你倒是理直气壮的很,”三太太道。

苏锦眉头拧成麻花。

南漳郡主疼的满头冷汗,“给我拖出去打!”

两婆子过来抓人。

苏锦望着南漳郡主道,“说是我下的毒,有证据吗?!”

“证据?”南漳郡主冷笑一声。

“豫亲王府的丫鬟亲眼所见,这证据够不够?!”

苏锦笑了。

这是铁证啊。

在这样的铁证面前,南漳郡主还能按捺的住不直接派人去东乡侯府抓她,而是等她回府?

她爹离京剿匪,东乡侯府留下的人不多,正是下手之机。

就算她爹还在京都,她南漳郡主也不是怕事的人。

她该这么做却没有这么做,这就是问题!

诈吓她吗?

还是说先不管不顾打她一顿出出气。

到时候这个黑锅让豫亲王府背,是豫亲王府的人来通传的,国公府信以为真了。

回头再查出丫鬟并非豫亲王府的人派来的,南漳郡主只是被有心人利用了。

她这一顿板子难道还能还回去吗?

这计谋还真是高!

两婆子紧紧的摁着苏锦的肩膀,苏锦挣脱不开,她道,“再不松开我,别怪我要你们两条胳膊!”

两婆子脸色一白。

南漳郡主脸发紫了,“当着我和老夫人的面,你就敢公然威胁人!”

苏锦再一用力,就挣脱开了。

她揉着肩膀望着南漳郡主道,“我还真不知道豫亲王府想做什么!”

“一边告诉国公府,丫鬟亲眼瞧见我和丫鬟给大姑娘下毒,一边派人询问我身体有没有什么不适。”

“大姑娘毒发后,太医检查所有人的吃食,从我喝的茶里检查出了毒,我除了肚子有点不舒服之外,也没什么别的不是,便没打算追究,没想到豫亲王府又说我下毒害大姑娘,我今儿还非要豫亲王府给我一个交待不可了!”苏锦的声音越来越冷冽。

她这么气势汹汹,南漳郡主反倒心虚了。

因为她们是诈吓苏锦,想逼苏锦自乱阵脚,不打自招的。

结果人家没招,反而怪上了豫亲王府。

偏偏谢锦瑜又真的在苏锦的茶里下毒了。

一时间,南漳郡主有些摸不透苏锦说的是真是假。

三太太则道,“大少奶奶嘴硬也没有用,不是做贼心虚,你和丫鬟为什么借口东乡侯府有事匆匆离开?”

“东乡侯府压根就没有派人禀告出事了。”

听到这些,苏锦才明白为什么南漳郡主怀疑她了。

离开一事,确实可疑。

不过苏锦不怕,她笑了,“东乡侯府给我传消息,一定得要人通传吗?”

“当初皇上在大佛寺遇刺,要等我派人给我爹送信,我和皇上早就死在大佛寺了!”

“若不是我只要求救,我爹娘很快就能赶到,他们会放心我只带一个丫鬟出嫁吗?”

三太太哑然。

“姑娘,要不要我现在就传信叫夫人来?”杏儿问道。

苏锦眸光淡淡的瞥向南漳郡主,“母亲觉得呢?”

南漳郡主脸黑的泛光。

老夫人拨弄着佛珠道,“豫亲王府怎么回事?”

“应该派人去问问清楚,冤枉了大少奶奶就不好了,”二太太道。

南漳郡主冷看着苏锦,“这事我自会派人去查清,这条狗敢咬我,今天必死!”

苏锦脸色淡漠,“污蔑我一事还未查清,就要先处死我忠心护主的狗,母亲这么着急,那我们就带着小黑去豫亲王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