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五十四章 欺瞒

第三百五十四章 欺瞒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2661

欢喜记事正文卷第三百五十四章欺瞒这事就看谁态度更强硬了。

你越硬,敌人就越心虚。

南漳郡主气的拳头攒紧,赵妈妈朝她摇头,这事先问清楚再说不迟。

南漳郡主打算息事宁人,但是苏锦没打算就这样算了。

“早上出门,母亲不是说不论谁搅乱豫亲王府的赏荷宴,都要在佛堂罚跪三天吗?”苏锦提醒道。

南漳郡主脸色绿了。

“大姑娘虽然遭遇令人同情,但她扰乱豫亲王府赏荷宴是事实,她是不是该依照母亲之言去佛堂跪三天?”苏锦道。

南漳郡主气的想杀人了。

只是话是她说的,谁都不例外。

谢锦绣站出来道,“大嫂,你有没有同情心啊。”

“大姐姐都被人下毒害成那样了,你还要她去佛堂罚跪!”谢锦绣指责道。

苏锦冷笑一声。

给她下毒的时候,怎么没见她们有同情心?

为了不让人察觉是杏儿动的手,所以今天只针对了罪魁祸首谢锦瑜,没有给她下毒。

现在倒反过来怪她没有同情心。

同情敌人——

那就是伤害自己。

“我也不是一点同情心没有,但母亲掌中馈,出门之前的叮嘱,犹言在耳。”

“如果因为大姑娘病了,就能免去则罚,这家规未免太儿戏了些。”

“家规是死的,人是活的,大可以等大姑娘病愈了再执行。”

“当然,如果母亲不怕别人说处置不公,免了大姑娘的处罚,我也没有意见,”苏锦淡淡道。

这一次免了谢锦瑜的处罚。

以后她在外面闯祸惹事,就别想罚她。

因为装病对她来说太容易了。

苏锦言尽于此,福身退下。

杏儿抱着小黑紧随身后。

走之前,小黑还冲南漳郡主叫了两声。

赤果果的挑衅。

南漳郡主额头青筋暴起,被咬的伤口一阵阵抽疼。

“郡主再忍忍,已经派人去请太医了,”赵妈妈道。

“豫亲王府到底怎么回事?”二太太问道。

其实二太太心里跟明镜似的。

豫亲王府为了苏锦都改了赏荷宴的规则,怎么可能贸贸然派个丫鬟来禀告说给谢锦瑜下毒的是苏锦呢。

这么大的事,豫亲王府不会让一个丫鬟传话的,豫亲王妃一定会亲自来。

而且,她也不会明着说,只会委婉的提一句。

老夫人看了南漳郡主一眼,望向王妈妈道,“你去豫亲王府问问,是不是真的有人给大少奶奶下毒。”

王妈妈应下。

赵妈妈扶着南漳郡主去了芷兰苑。

谢锦瑜还等着她娘给她出气,结果等回来她娘被狗咬的消息。

刚刚服了药,不怎么疼的脸又开始疼了。

“娘,”谢锦瑜哭道。

南漳郡主本就心烦,谢锦瑜一哭,她就更恼怒。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给人下给毒,还能留下把柄,她怎么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东西。

失望归失望,南漳郡主安慰道,“我没事。”

谢锦瑜关心的是,“娘,你不是说皇上要封我为县主吗,怎么圣旨到现在都没有送来,我在豫亲王府失礼的事会不会影响皇上封我为县主?”

“大姑娘放宽心吧,”赵妈妈道。

“你的县主封号是太后帮你讨的,皇上亲口允诺,断然没有反悔的道理。”

“你是在豫亲王府失礼并非有意,是被人下毒导致的,皇上要因此收回赐封的旨意,豫亲王府也会帮你向皇上求情的。”

赵妈妈这么说,谢锦瑜稍稍安心。

只是有句话叫人倒霉,喝水都塞牙缝。

太后对皇上赐谢锦瑜县主封号一事太过上心,让皇上起了疑。

皇上派福公公去豫亲王府询问谢锦瑜失礼一事。

王妈妈先到。

福公公去的时候,豫亲王妃正在向王妈妈解释有人在苏锦查里下药一事。

豫亲王妃说的很委婉,王妈妈是聪明人,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大姑娘中毒,没有证据证明是大少奶奶下毒的。

但往大少奶奶的茶水里下毒却是证据确凿。

豫亲王妃话里有责怪之意。

镇国公府后宅起火就算了,这把火还烧到了豫亲王府来,把她精心准备的赏荷宴给毁了,还差点引火烧身。

王妈妈羞愧的找地洞钻,赶紧福身告辞。

结果一转身,见到福公公,王妈妈脸都白了。

豫亲王妃忙起身道,“福公公怎么来了?”

福公公笑道,“太后让皇上赐封镇国公府大姑娘为县主,谁想到下圣旨的时候,正好得知大姑娘人前失礼的事,皇上便派我问问。”

豫亲王妃脸色一白。

皇上偏袒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是人尽皆知的事。

镇国公府大姑娘给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下毒被福公公知道了,传到皇上耳朵里,这县主之位肯定飞了。

豫亲王妃忙道,“这事还未查清楚,许是其中有什么误会。”

福公公笑了一声。

“没事,我就先回宫了。”

福公公退下。

王妈妈追上去道,“福公公,大姑娘给大少奶奶下毒一事已经受过惩罚了。”

“受过惩罚了?”福公公不信。

王妈妈低声道,“不敢欺骗福公公,大少奶奶的狗咬了郡主一口。”

福公公,“……。”

“大少奶奶和狗都没事,”王妈妈补充道。

“……。”

“我知道王妈妈想替大姑娘保住县主之位,但这么大的事,我不敢欺瞒皇上,”福公公道。

福公公抬脚离开。

王妈妈头疼不已。

回了国公府,王妈妈把这事禀告老夫人。

老夫人眼底闪过一抹冷笑,端茶道,“县主之位没了,不是坏事。”

王妈妈有点懵。

怎么不是坏事?

国公府里能有一位县主,这是光耀门楣的好事啊。

而且大姑娘到手的县主之位没了,虽然是她咎由自取,但她一定记恨大少奶奶。

到时候梁子越结越大,国公府就没有休宁之日了。

老夫人的想法,她是越来越捉摸不透了。

再说福公公,回宫后,他便把从豫亲王府知道的事一五一十的都禀告皇上知道。

皇上是龙颜大怒。

巧的是,皇上气头上,太后来了。

太后得知侄孙女被人下毒,疼的在地上打滚,心头气愤。

偏偏翰林院已经把圣旨拟好,皇上迟迟不下旨,太后忍不住来催了。

嗯。

撞皇上枪口上了。

“太后还是熄了让朕赐封镇国公府大姑娘为县主的念头吧!”皇上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