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五十九章 狗屎

第三百五十九章 狗屎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850

欢喜记事正文卷第三百五十九章狗屎谢锦绣朝上官凤儿一笑。

还是她会哄人。

只是这大饼画的未免太大了些。

崇国公被东乡侯盯上,那可是凶狠霸道的土匪,大有不咬下崇国公一块肉誓不罢休的架势。

皇上又护着东乡侯,准确的说是在利用东乡侯。

东乡侯倒了,二皇子才有可能坐上太子之位。

要是东乡侯越做越大,只怕连崇国公都自身难保了,何况是崇国公府画的大饼?

不过好在皇上信任祖父,就算崇国公府倒了,也殃及不到镇国公府来。

见谢锦瑜的心情稍微好转了几分,丫鬟端了燕窝粥来。

谢锦瑜不吃。

上官凤儿看着谢锦瑜道,“你啊,还是太笨了些,被人害成这样,更应该多吃,吃好,只有把身子养好了,才能找机会报仇。”

“你这样不吃不喝,除了叫姨母和我们心疼外,那女土匪会心疼你吗?”

心疼?

那女土匪有没有心都不知道呢!

不过这话说的对。

她是应该多吃,养足了精神才能和她斗到底。

谢锦瑜接过碗吃起来,只是脸肿着,说话已经是勉强,嚼东西腮帮子疼。

忍着痛把燕窝粥吃光,丫鬟们高兴坏了,直夸上官凤儿会劝人。

谢锦绣在心底翻白眼。

这两天,她一天来芷兰苑几趟,这些话她翻来覆去的说了不下十遍,谢锦瑜听进去了吗?

要她看,不是上官凤儿会劝人,实在是小三天没吃什么东西,谢锦瑜是真饿了。

有上官凤儿递台阶,她还不顺着台阶赶紧下了。

这边丫鬟把燕窝粥碗端下去,那边一小丫鬟走进来。

“姑娘,大少奶奶的狗跑了,”小丫鬟禀告道。

“这会儿沉香轩的丫鬟正满国公府的找。”

“是不是那只吃了熊心豹子胆咬了我娘的死狗?!”谢锦瑜磨牙道。

“……。”

可不就是那只狗。

整个国公府也就大少奶奶养了狗。

“这可是替姨母出气的好机会,”上官凤儿计上心来。

偌大一个国公府,弄死个丫鬟都找不到凶手,何况是条狗。

谢锦瑜正愁找不到机会给她娘报仇。

现在机会送上门来,岂能错过?

她当即派丫鬟去找。

直接把狗打死太过明显,但要是“不小心”掉进井里淹死了,那女土匪有气也得憋着!

本来这样的事,谢锦瑜该亲自上场的,实在是脸还未完全消肿,她不敢出去见人。

上官凤儿和谢锦绣陪着她。

只是迟迟未有消息传来,等的不耐烦。

上官凤儿提议去看看,谢锦瑜和她一拍即合。

也不知道是她们运气太好,还是太倒霉,刚迈步出芷兰苑,就有一小丫鬟拎着食盒跑过来。

跑的很快,活下后面有恶狗撵她似的。

谢锦绣见了道,“跑这么快做什么?”

“那边小道有只狗,”小丫鬟道。

小丫鬟还不知道大少奶奶的狗从沉香轩跑出来的消息。

但南漳郡主被狗咬过,丫鬟有心理阴影。

这世上没有不咬人的狗啊。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上官凤儿往那边小道走。

丫鬟赶紧叫人拿棍子。

小树林里,小黑正在努力刨土埋屎。

一声呵斥传来,吓了它一大跳。

“给我逮住它!”上官凤儿叫道。

小黑转身就跑。

只是这条小道的前面和后面都被丫鬟给堵住了。

七八个丫鬟拿着棍子,严阵以待,步步紧逼。

小黑冲她们叫。

有些丫鬟胆怯不敢上前,有些紧张的握着手里的棍子。

上官凤儿气道,“还傻愣着做什么,一起上!”

丫鬟们蜂拥而上。

小黑速度很快,从她们脚边蹿走,丫鬟们追。

小树林里乱成一团。

乱则生祸。

上官凤儿和谢锦绣没有老老实实的站在小道上看热闹,而是也进了树林。

小黑躲闪之间,朝上官凤儿冲过来,上官凤儿吓的转身就跑。

嗯。

不小心被脚下的树干绊了下脚,身子往前一踉跄,又不小心被谢锦绣撞了一下,身子往前一仆。

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

摔也就摔了,泥土地摔不惨她。

可别忘了,小黑来树林是干啥的。

它是来拉屎的。

正刨土埋,结果丫鬟们就来了。

狗屎才埋了一半,丫鬟们满树林的抓它。

上官凤儿摔倒的地方距离小黑的狗屎不过半步之遥。

她脑袋躲过去了,但是手没能躲过去。

小黑,“……!!!”

它的屎!

上官凤儿看着手上的狗屎,第一反应是惨叫。

“啊啊啊!”

丫鬟们被她的惊叫声给吓住了。

纷纷转过头来看她。

这对小黑来说,那是天赐良机,赶紧跑了。

丫鬟们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小黑已经跑远了。

不过丫鬟们也顾不上它了。

崇国公府大姑娘的手抓到狗屎了啊。

那可是狗屎啊。

小黑躲着人走,最后看到一狗洞,它钻了进去。

嗯。

穿过狗洞还是一院子。

院子没什么人,环境清幽别致。

更重要的是桌子上摆了饭菜,香味扑鼻。

跑了半天,肚子有些饿了,小黑跳上石墩上了桌,吃起来。

不远处的凉亭内。

一戴着面纱的夫人坐在那里绣针线。

丫鬟走过去,道,“夫人,您再不吃,饭菜该冷了。”

夫人把绣绷子放下。

丫鬟跟在夫人身后出了凉亭。

远远的,小丫鬟就看到小黑在吃桌子上的饭菜。

小丫鬟气道,“哪来的狗,居然上桌吃饭!”

她冲过来要赶着小黑。

可是等近前了,小丫鬟脚步有顿住了。

她后退几步。

那夫人望着她,小丫鬟道,“奴婢前两天去大厨房拎饭菜,听厨娘说,大少奶奶从东乡侯府带回来一只叫小黑的白狗,凶残无比,连南漳郡主都敢咬。”

“可能就是这一只,”小丫鬟猜测道。

“奴婢去拿棍子把它赶走。”

小丫鬟转身要走,被夫人阻拦。

那夫人走到石桌旁坐下,抬手摸了摸小黑的毛。

小黑看了她一眼,继续埋头苦吃。

小丫鬟不放心,跑出去转了一圈回来道,“夫人,大姑娘院子里的丫鬟似乎在找这只狗。”

没人应她。

小丫鬟说完,就站一旁了。

吃饱喝足后,小黑打算走了。

结果却被那夫人抱了起来,小黑挣扎着叫了一声,那夫人摸了摸它的毛,舒服的小黑不叫唤了。

“夫人,您要抱狗去哪儿啊?”小丫鬟问道。

夫人抱着狗朝院门走去。

小丫鬟挠心挠肺。

夫人说不了话,她这个做丫鬟的伺候起来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