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六十三章 心诚

第三百六十三章 心诚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13更新  字数:2686

很快,就进来一丫鬟告诉她,她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两小厮被逮住了,而且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她给供了出来。

大少奶奶正带着那只被下毒的烧鸡来芷兰苑的路上。

谢锦瑜登时慌了。

上官凤儿把手中的棋子放下道,“时辰不早了,我该回府了。”

她要走,谢锦瑜当然不放了,拽着上官凤儿的袖子道,“这主意是你给我出的,现在出事了,你不能一走了之。”

“我现在不走,你想我被抬着出镇国公府吗?”上官凤儿着急道。

“我有一个办法,能让我们两都没事,”谢锦瑜道。

“什么办法?”上官凤儿问道。

谢锦瑜在上官凤儿的耳边嘀咕了两句。

上官凤儿不情愿,但为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了。

她带着丫鬟匆匆出门,为了避开苏锦,她甚至从小道走。

苏锦眉头微蹙。

崇国公府大姑娘怎么看着她绕道走了?

苏锦也没多想,带着杏儿和烧鸡就进了芷兰苑。

她要进屋,被丫鬟拦在门外。

“大少奶奶请回吧。”

“大姑娘身子未愈,谁也不见,”丫鬟道。

苏锦脸色一冷。

屋内有声音传来,“让她进来。”

苏锦眉头皱紧。

又是拦着她,又是让她进去,谢锦瑜在搞什么鬼?

她不信她在前院是盘问小厮的事她会不知道。

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苏锦走了进去。

谢锦瑜坐在床上,纱幔放下来,苏锦看不见她的脸。

谢锦瑜的声音传来,“大嫂来是问烧鸡下砒霜的事吧?”

杏儿有点懵了。

本来该她们踹门的,结果脚抬了起来,人家把门打开了。

苏锦望着纱幔,等谢锦瑜继续说。

谢锦瑜顿了顿道,“这事我不知道,是上官表姐听说那只狗咬了我娘,没有处置,为了替我娘出气,让丫鬟派人给狗下毒的。”

“你查到我丫鬟头上,上官表姐怕我无辜受冤,已经去向祖母请罪了。”

这一波请罪杀了苏锦一个措手不及。

正常操作不应该先抵赖吗?

抵赖不掉,让丫鬟背黑锅。

她都还没质问,上来就直接认罪。

苏锦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既然上官凤儿认罪了,那她肯定不能找谢锦瑜的麻烦,虽然这事和她脱不了干系。

苏锦出了芷兰苑,朝栖鹤堂走去。

只是走到花园的时候,她脚步停下,转身朝沉香轩走。

杏儿懵懵懂懂的跟在后面,“姑娘,你不去栖鹤堂了?”

“不去了,”苏锦语气闷闷的。

上官凤儿主动认错,小黑也没事,老夫人是不会让她把上官凤儿怎么样的。

她这会儿送上门,指不定还要挨老夫人一通敲打。

这样什么都不做,老夫人反倒拿不住她怎么想的。

她不送上门,老夫人就没法叮嘱她不许找上官凤儿的茬。

上官凤儿虽然认了错,但她才是无辜受害者,老夫人不能无缘无故的派人来敲打她。

权衡利弊,苏锦还是决定回沉香轩。

这边苏锦回了沉香轩,那边栖鹤堂,老夫人迟迟等不到她,眉头蹙紧了。

王妈妈知道老夫人在想什么,问丫鬟道,“去看看,大少奶奶怎么没来。”

很快,丫鬟回来道,“大少奶奶走到半路,就回沉香轩了。”

老夫人眉头拧成麻花。

大少奶奶性子急躁,得理不饶人。

怎么今儿一反常态?

她不来兴师问罪,有些话她反倒不好说了。

总不能把她找来敲打一顿吧,这事错不在她。

老夫人拨弄着手中的佛珠,心里隐隐不安。

崇国公府大姑娘既然认了错,她让她回府了,镇国公府就不能再追究她的过错,万一哪天大少奶奶为狗出气找她的麻烦,倒是有损她的威名。

老夫人想了想,吩咐了王妈妈几句。

沉香轩,后院。

苏锦回去后,杏儿把叫花鸡刨出来。

用荷叶包了两个泥团,拿包袱装好,随苏锦身后出了跨院。

又打开库房选了两匹绸缎。

正要出院门,就见王妈妈带着丫鬟红袖走过来。

红袖手里抱着两匹蜀锦。

杏儿见了道,“王妈妈怎么来了?”

王妈妈朝苏锦福身道,“崇国公府大姑娘为南漳郡主抱打不平,险些害了大少奶奶的狗,她主动向老夫人认错,老夫人不便追究。”

“大少奶奶通情达理,去而复返,老夫人知道大少奶奶受了委屈,特让奴婢送两匹绸缎来给大少奶奶。”

“大少奶奶放心,老夫人已经敲打姑娘崇国公府的大姑娘了,这样的事以后绝不会再犯,”王妈妈道。

“镇国公府和崇国公府关系不错,老夫人也不希望大少奶奶和崇国公府大姑娘交恶,伤了两府和气。”

苏锦笑了一声道,“只要别人不主动招惹我,我一定好相处。”

“这一次崇国公府大姑娘主动认错,我便算了,我希望真的没有下回,否则我新账旧账一起算。”

王妈妈绝对相信苏锦说得出便做的到。

红袖把蜀锦给杏儿,王妈妈见杏儿抱着绸缎,她问道,“大少奶奶这是……?”

“池夫人帮我找到了小黑,我去向她道谢,”苏锦道。

“道谢是应该的,那这两匹绸缎让奴婢送屋子里去,”王妈妈和善道。

“不用了,”苏锦道。

王妈妈有点懵,苏锦接过绸缎让杏儿一并抱着道,“今儿要不是池夫人,小黑凶多吉少,多送两匹更显得心诚。”

红袖,“……。”

王妈妈,“……。”

大少奶奶是在故意气老夫人吗?

没有直接这么不把老夫人的赏赐当回事的啊。

把赏赐当回事也就罢了,王妈妈怕的是苏锦没把她刚刚转达的老夫人的意思听进去。

要命的是,她还不敢问。

看着苏锦带着杏儿走远。

王妈妈半晌没挪脚步。

“王妈妈?”红袖唤道。

“你在想什么?”

王妈妈望着苏锦渐行渐远的背影,声音有点说不出的味道,“大少奶奶比我想象的还要懂礼。”

和大少奶奶接触的越多,就越觉得大少奶奶没有那么霸道不讲理。

反倒是国公府里其他人,甚至老夫人……

叹息一声。

王妈妈抬脚往前。

红袖愣了下。

王妈妈不说,她还真没注意到。

池夫人救了大少奶奶的狗,大少奶奶就送四匹绸缎答谢,知恩图报。

她觉得大少奶奶是个好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