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六十五章 反悔

第三百六十五章 反悔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4:10更新  字数:2745

苏锦在屋子里忙着裁剪衣裳。

谢景宸在刑部帮忙,暗卫回来取东西。

看到苏锦在用剪刀剪绸缎,很是诧异。

回了刑部后,谢景宸问道,“大少奶奶在做什么?”

“大少奶奶在做衣服,”暗卫回道。

“……。”

“在做什么?”谢景宸以为自己听错了。

“做衣服。”

“……。”

她还会做衣裳?

谢景宸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可一想到苏锦连医术都会,会做衣裳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给谁做衣裳?”谢景宸好奇道。

“我没问,但看绸缎纹理,像是给大少爷您的,”暗卫道。

当然也不排除大少奶奶是做给自己的。

虽然做裙裳不合适,但大少奶奶可以女扮男装啊。

所以暗卫说话严谨了许多,像是不一定就是,免得大少爷期望太高,回头失望。

刑部其他人则面面相觑。

真没想到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还是一个贤妻良母。

但想到在豫亲王府赏荷宴上,东乡侯府大少爷还会抚琴和作画,赢了崇国公世子的事,刑部上下就不说什么了。

说真的。

东乡侯在刑部也待了不少时间,一直在看案卷,使唤人,匪气十足。

怎么他的儿子却文武双全?

难怪南安王他们把儿子送进东乡侯府,付束脩,让东乡侯代为管教了。

苏崇文武双全的事已经传遍京都了。

南安王妃她们知道后,是惊诧不已。

她们是见过苏崇的,苏崇身上有一种张扬的气质。

那种气质她们很熟悉,她们的儿子身上就有,吊儿郎当,万事不放在心上,唯有吃和玩。

南安王妃一直觉得这就是南安郡王和苏崇能做朋友的原因,能玩到一处去。

却没想到苏大少爷竟然深藏不露,一鸣惊人。

南安王不止一次夸东乡侯会教儿子,以前她们是将信将疑,现在是深信不疑。

好奇东乡侯府是怎么管教儿子的,南安王妃约了靖国侯夫人去东乡侯府陪唐氏聊天解乏,在麻将桌上请教唐氏和东乡侯是怎么教苏崇的。

唐氏打出一个一饼,笑道,“此事说来话就长了。”

唐氏娓娓道来。

事情还得从苏崇晕倒,东乡侯抱他看大夫,结果把他撞失忆说起。

“侯爷一时失误,造成崇儿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唐氏道。

“他一直担心把崇儿撞傻了,愧疚难安。”

“只有崇儿学会了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不弱于人,侯爷才肯相信他没傻。”

“是侯爷太固执,大夫都说无碍,他始终不放心,倒是让崇儿吃了不少的苦头,好在进了京,还有点用武之地,否则留在青云山,真的只能对牛弹琴了,”唐氏失笑。

南安王妃,“……。”

靖国侯夫人,“……。”

北宁侯夫人,“……。”

定国公府大太太,“……。”

为了证明自己的儿子没傻,所以让儿子学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这理由绝对是她们做梦也猜不到的。

本来还想讨教清楚,回去依葫芦画瓢……

一问清楚,南安王妃她们就把念头打消了。

这瓢不好画,一个弄不好,儿子可能真的就被撞傻了。

……

今天谢景宸难得提前回府。

实在是按捺不住好奇想知道苏锦给他做了什么锦袍。

兴致勃勃的回府,然后就被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冻的他脸都绿了。

他回屋的时候,苏锦还在忙,地上不少的碎布。

苏锦正在缝衣裳,谢景宸看了两眼道,“你做的衣服也太小了吧?”

苏锦看了看道,“不小了。”

“太大了,小黑穿不合身。”

小黑穿……

小黑……

谢景宸一口老血涌在喉咙口,差点没喷出来。

谢景宸觉得自己是内伤了。

自己的媳妇,娶进门多久了,没想过给他做一身锦袍。

她倒是有闲情逸致给狗做衣服。

谢景宸坐在那里盯着苏锦,想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哪有给狗穿衣服的。

苏锦手里拿着针缝线,见谢景宸看她,她浑身不自在,总担心他笑话她针线活太差。

苏锦几次侧目,谢景宸都还盯着她。

苏锦的小爆脾气,“有什么好看的,别看了!”

谢景宸更不快了。

不给他做衣服就算了,看都不能看了。

“你有没有想过哪天也给我做套衣服?”谢景宸直截了当的问道。

“没想过,”苏锦也很直白。

“……。”

屋外,暗卫待在树上都感觉到自家大少爷的心塞。

大少奶奶和她的丫鬟说话真是一点都不委婉。

直来直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谢景宸被苏锦的爽直噎的半晌没说话。

苏锦望着他,见他脸发青,一个念头腾出来:他这是吃小黑的醋了?

她嘴角抽抽,把这念头给打消。

“你锦袍多的穿不过来,”苏锦道。

“那都不是你做的,”谢景宸没好气道。

“……。”

这话无法反驳。

苏锦想了想道,“你要不嫌弃,给小黑做完,我也给你做一身。”

这还差不多。

谢景宸脸色好转了几分,但还是很不爽。

“先给我做,”他说。

“……。”

苏锦望着他,谢景宸反应过来这话弥漫着一股子醋味,他耳根红了红,起身去给自己倒茶喝。

他就坐在那里,时不时的瞥头看一眼。

渐渐的,他眸光就凝了起来。

然后,他嘴角就开始抽抽了。

“我不用你给我做锦袍了,”他扶额道。

没头没脑的突然来这么一句,苏锦有些懵了。

要也是他。

不要也是他。

这厮到底是要哪样啊?

“你真的不要了?”苏锦问的很认真。

“真的不要了,”谢景宸语气醇厚,眼神坚定。

先前满脸的不爽,现在已经找不到一丝了。

给狗做衣裳袖子都一边长一边短,一边宽一边窄了,他不觉得给他做的时候他就能幸免。

他是绝对没有勇气把那样的衣裳穿出去的。

自己要的衣裳,到时候不能不穿。

现在反悔,为时未晚。

谢景宸默默起身去了书房。

苏锦目送他出去,疑惑道,“为什么突然不要了?”

杏儿侧目看了苏锦一眼。

这还用问吗?

姑爷脸上嫌弃两个字都快放光了啊。

为了不打击姑娘的自信,她要昧着良心说话了。

“姑爷肯定是怕姑娘累着了,”杏儿道。

“是挺累的,”苏锦揉颈脖子道。

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