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行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不行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581

谢景宸在书房看书。

差不多小两刻钟后,苏锦和杏儿从书房穿过去后院。

苏锦手里拿着她给小黑新做的衣裳。

过了一会儿,暗卫就进书房了,道,“大少爷,你放弃让大少奶奶给你锦袍是明智的。”

能专程让暗卫和他说这话,足见苏锦给小黑做的衣服有多难看了。

“丑到什么程度?”谢景宸问道。

“……。”

“仿佛遍体鳞伤,命不久矣,”暗卫憋住不笑。

谢景宸,“……。”

暗卫的形容,谢景宸想象不出来。

他把手中的书放下,去后院看了一眼。

小黑在狂躁。

满后院乱跑,身上裹着一块绸缎,奇丑无比。

从小黑的脸上,谢景宸感觉到了嫌弃。

苏锦坐在竹屋前的台阶上,手遮着自己的眼睛,大概是没眼看自己的杰作。

杏儿在揉腮帮子。

不是笑疼了,是给小黑穿衣服的时候,被小黑瞪了一脚。

她帮着姑娘祸害它,被瞪一脚是她活该。

见暗卫过来,杏儿忙道,“快把小黑抓住,把它身上的衣服扒下来。”

暗卫,“……。”

扒?

脱就脱,用这么粗暴的字眼做什么。

为了不污了大少爷、大少奶奶的眼睛,暗卫赶紧抓住小黑,把它身上的衣服扒拉下来。

本来小黑和暗卫关系淡淡,经此一事后,小黑和暗卫的关系就好了,竟然围着他打转。

谢景宸走过来,他强忍着不笑。

苏锦没好气道,“笑什么笑?”

“有什么好笑的!”

谢景宸轻咳一声,道,“你要想学针线,我找个绣娘来教你。”

“不学!”苏锦道。

谢景宸没说话,他只是随口一说,苏锦学不学随她。

杏儿则道,“当然要学了,回头有了小小姐,小少爷,别人都有亲娘做的衣裳,他们没有,多可怜啊。”

苏锦脸一红,扭头瞪了杏儿一眼。

“还不快去把池夫人给的包袱拿来,”苏锦催道。

杏儿飞快的跑了。

谢景宸头疼。

苏锦望着他,道,“池夫人为什么给你做那么多锦袍?”

包袱里有三套,还在做。

谢景宸在苏锦身边坐下。

暗卫怔了下,大少爷居然随大少奶奶就这样坐门口了,离凳子也不远啊。

谢景宸说起池夫人给他做锦袍的事。

这事和楚舜有关。

池夫人终日戴着面具,他们那时候年纪小,到处乱跑,误进了池夫人的清秋苑。

当时的池夫人戴着面纱,美成一幅画。

楚舜好奇池夫人长什么模样。

其实谢景宸也挺好奇的。

一个人胆小,多个人壮胆,胆子就肥了。

那时候他七岁,楚舜六岁,正是调皮的时候,趁着池夫人不注意,楚舜把她脸上的面纱摘了下来。

池夫人脸上有好几道划痕,伤痕累累。

他们当时真吓着了。

当时他们直接跑出了清秋苑。

只是那会儿他毕竟有六七岁了,他们偷摘人面纱,失礼在前,娇容被毁,非人所愿。

那时候的他和楚舜没什么钱,为了赔礼,把钱凑到一起,托李总管买了最好的祛伤疤的药膏,然后去给池夫人赔礼道歉。

她接了药膏,然后给他和楚舜一人做了一套锦袍。

楚舜只得了一套,但打那以后,池夫人每年都给他做锦袍,至少八套。

谢景宸不止一次和池夫人说过不用给他做了,他锦袍多的穿不完,可她很固执,连谢大老爷都纳闷,她为什么那么喜欢给谢景宸做锦袍,连他这个名义上的夫君也只是过年的时候得一套。

池夫人说她闲来无事,做针线打发时间,谢大老爷便由着她了。

谢景宸过意不去,每次池夫人差人送锦袍来,他都送点东西去当作答谢。

清秋苑人少,只有一个婆子和一个丫鬟。

谢景宸不便自己去,就让丫鬟转送。

苏锦听完谢景宸的话,也琢磨不透池夫人总给人送锦袍是什么心理,她叹息一声。

“你叹息什么?”谢景宸纳闷道。

“我也对池夫人的脸感兴趣,她那双眼睛生的太美,容貌必不会差,但我没想到她带面纱是毁容了,”苏锦道。

“回来的路上,我和杏儿还猜测,她会不会是赵诩的亲娘。”

“她是南梁人,又待在镇国公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我都是第一次见她,南梁右相想找她,肯定是找不到的,”苏锦道。

“她是进镇国公府之前受伤的还是之后受伤的?”苏锦好奇道。

谢景宸想了想道,“她是在我三岁那年进的崇国公府,印象中她一直戴着面纱,从未开口说过话,应该是之前便受伤了。”

“一个毁容还说不了话的女子,被送给你爹做妾室,你不觉得奇怪吗?”苏锦问道。

谢景宸看着她道,“南梁本来送给父亲的是个擅弹琵琶的女子,我爹拒绝不了便收下了,结果送来就成她了。”

苏锦,“……。”

“父亲也摸不透南梁此举何意,就把人安置在了清秋苑。”

“这一住,便是十五年,”谢景宸道。

“……。”

“南漳郡主他们倒是怀疑池夫人是细作,但父亲觉得南梁不会蠢到送这么一个人来做细作,这么多年,她从未给国公府惹过麻烦,做的最出格的事,便是给我做锦袍,”谢景宸怅然道。

苏锦望着谢景宸道,“那她有没有可能是赵诩的娘呢?”

答应帮人找娘,就不能不放在心上。

池夫人是他们知道的唯一的南梁人。

又是一个浑身是秘密的女人。

苏锦觉得这可能性很大。

谁让她运气逆天呢。

谢景宸见过池夫人的容貌,苏锦回屋把那幅画取回来给谢景宸看。

谢景宸,“……。”

他一脸黑线。

他只在七岁那年见过池夫人一回。

还因为她脸上的伤疤吓坏了,除了伤疤,他就没见到其他的,就算记得,也忘的差不多了。

杏儿急性子道,“要不咱们也去掀她的面纱看看?”

苏锦眉头皱紧。

“不行!”她坚决道。

对女子来说,容貌太过重要。

池夫人容貌被毁,又说不出话,能坚强的活下来,需要多大的勇气。

这是她的伤口,不能触碰的伤口。

就算帮人找娘,也不能用这样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