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七十二章 忌讳

第三百七十二章 忌讳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35更新  字数:2708

镇国公府的家规挺厚的,抄五百篇,苏锦不敢想。

所以老夫人在罚她抄家规的时候,苏锦求饶了,她道,“勇诚伯府大姑娘手被烫伤,我给她药膏治伤,将功折罪。”

南漳郡主走进来,听了苏锦的话,她冷笑一声。

“将功折罪?”

“国公府就是一而再的纵容你,才叫你无法无天,视国公府家规如无物!“

“身为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却在街上追狗,把国公府的脸都给丢尽了,这一次再不狠狠的处罚你,只怕还会有下次,下下次!”

老夫人望着南漳郡主道,“明儿你进宫向太后要些碧痕膏,让雪儿送去给勇诚伯府大姑娘,不能让人家姑娘的手上留下疤痕。”

南漳郡主欣然允诺。

因为这一次讨药膏对她来说绝不是难事。

老夫人和南漳郡主一番话是断绝了苏锦将功折罪的念头。

最好的去伤疤的药膏就是碧痕膏了,是贡品。

她的药膏再好,能好的过碧痕膏吗?

连将功折罪的机会都不给她,苏锦是真没辄了。

她不去佛堂,老夫人就让婆子摁她去。

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就是抄家规吗?

她抄就是了!

苏锦转身出了栖鹤堂,杏儿紧随身后。

“姑娘,真的要抄五百遍家规吗?”杏儿问道。

“你去打听下勇诚伯府,”苏锦道。

“我这就去。”

……

苏锦出了栖鹤堂后,南漳郡主也出来了。

看着苏锦走远,南漳郡主眸光泛冷。

“把大少奶奶受罚的消息告诉大少爷,往严重了说,”南漳郡主道。

“是。”

……

苏锦独自去了佛堂。

佛堂里笔墨纸砚一应俱全。

只是佛堂的婆子看到苏锦有点害怕。

毕竟上回谢锦瑜她们罚跪,婆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被苏锦狠狠的敲打了一顿。

再者苏锦来佛堂也有不少回了,每次都不了了之,而且给她撑腰最多的就是皇上,难保这回不会。

惹不起,躲着点。

左右只是罚抄家规,不是罚跪,需要盯梢。

没有五百篇家规,是过不了南漳郡主和老夫人那一关的。

苏锦坐在椅子上,然后研墨。

抄完一篇家规,杏儿才回来。

“怎么去了这么久”苏锦问道。

杏儿一脸惆怅。

不是她去的久,实在是路上找不到愿意搭理她的丫鬟。

她跑回沉香轩问的。

“小厨房的婆子告诉我,说勇诚伯夫人是崇国公的庶妹,老夫人素来疼爱勇诚伯府大姑娘,以前还曾想二少爷娶她呢,”杏儿道。

苏锦一个头两个大。

她怎么遇到的都是和崇国公府拐着弯亲的。

她把笔放下,手撑着下颚走神。

歇了半天后,杏儿忍不住催她了,不抄完家规,不许出去啊。

苏锦看着家规就头疼。

她算了一下,抄完五百篇家规,她至少也要一个月。

让她在佛堂待一个月,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她会疯的。

她不信一个月,她还能想不到办法出去。

揉了揉手腕,苏锦继续抄家规。

刑部。

刚破了一案子,谢景宸骑马回来。

他坐下来,凳子都还没有坐热乎,润喉茶也没有端上来。

一衙差走过来,把一份案卷放在谢景宸的跟前。

“谢大少爷,林大人让您三天之内把这案子破了,”衙差道。

谢景宸,“……。”

“没事,我就先下去了,”衙差道。

衙差退下。

这边谢景宸看着案卷头疼,那边林大人却是高兴坏了。

虽然被东乡侯奴役了不少时间,但东乡侯走后,把自己的女婿留给了他,并给他留了一句话:什么疑难杂案都交给他。

林大人就拿着鸡毛当令箭了。

上头没人镇着,刑部他一人独大。

下面有人使唤,感觉不要太爽。

谢大少爷聪慧机智,破起案子来如有神助,这才几天,已经帮他破了两起案子了。

林大人也不是居功的人,该谢景宸的功劳,他不会霸占。

上述皇上的时候,林大人对谢景宸是赞不绝口。

赞叹的令人惋惜。

龙生龙凤生凤,谢大将军在边关活捉了北漠王,谢大少爷是他最疼爱的儿子,自然是虎父无犬子。

可惜这么一个人中龙凤的儿子,偏偏有一身的剧毒,命不久矣。

要是庸碌无为倒也罢了,偏才智过人,要是哪天两脚一蹬,谢大将军白发人送黑发人,那得多心痛。

谢景宸越优秀,就越叫人同情他。

本来不少大臣都不赞同谢景宸进刑部帮忙,但林大人只说刑部人手不够,东乡侯见不得自己的女婿游手好闲,让他可劲的使唤,他只让谢大少爷帮忙打打下手,刑部的事有他担着,绝不会胡来的。

身为刑部左侍郎,找几个人进刑部帮他的忙,不领俸禄的权力他还是有的。

现在谢景宸能帮忙查案,林大人重用他,其他人就更无话可说了。

谢景宸拿起案卷看起来。

外面进来一衙差道,“谢大少爷,国公府派人来了。”

“让他进来,”谢景宸头也未抬。

很快,进来一小厮,道,“大少爷,大少奶奶犯了错,被老夫人杖责了三十大板,在佛堂罚跪。”

“她犯了什么错?”谢景宸问道。

“大少奶奶在街上追狗,导致勇诚伯府大姑娘的脸被烫伤,”小厮回道。

“……。”

谢景宸眉头拧成川字。

他起身站了起来,抬脚就往外走。

可是走了几步之后,他脚步停下。

他望向小厮道,“你先回府吧。”

小厮退下。

谢景宸转身回去坐下,暗卫不解道,“大少爷?”

谢景宸眸光冷沉。

“祖父最忌讳内宅之事影响公务,只要不是性命攸关的事,李总管绝不会派人禀告我。”

苏锦是东乡侯之女,皇上还宠爱她,借老夫人几个胆子,也不敢堂而皇之的伤苏锦的命。

人既然不是李总管派来的,那自然就是南漳郡主了。

谢景宸和苏锦鹣鲽情深。

知道她被罚,肯定要回去帮苏锦求情。

而求情的结果只有一个——

把自己搭进去。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枕边人都没管好,一味袒护,老夫人气头上,对他惩罚会更重。

谢景宸不是正儿八经在刑部任职的,只是被东乡侯使唤来帮林大人的忙,可有可无。

老夫人罚他,来不了刑部,谁也不能说什么。

只是破了两个案子,百官夸了他两句,就坐不住了。

谢景宸吩咐暗卫道,“你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