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七十六章 佛堂

第三百七十六章 佛堂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749

苏小少爷进宫之前,九皇子一直病恹恹的,无精打采。

这会儿多了个同龄的玩伴,而且是精神抖擞的玩伴。

九皇子受到感染,精神了许多。

吃了药,和苏小少爷你追我赶,出了一身的汗,发挥了药性,先前落水留下的病症去了七七八八。

镇国公府,佛堂。

一个下午,苏锦抄了十篇家规,累的手都抬不起来。

到了吃晚饭的时辰,大厨房送来两盘子菜。

一盘子青菜。

一盘子豆腐。

清淡的苏锦食欲全无。

“怎么送来的菜这么清淡?”杏儿叫道。

丫鬟道,“南漳郡主特意吩咐厨房给大少奶奶做的,大少奶奶将就着吃吧。”

特意给她做的?

南漳郡主对她还真是不错。

这是让她理直气壮的开小灶啊。

苏锦让丫鬟把菜撤走。

丫鬟不敢不听。

丫鬟拎着食盒出门,就看到谢景宸走过来,暗卫跟在身后,手里拎着两食盒。

杏儿出来就看到谢景宸,她转身喊道,“姑娘,姑爷来了。”

苏锦坐着没动,整个人焉了吧唧的。

谢景宸走上前。

苏锦把纸和笔递给他。

“这是做什么?”谢景宸问道。

“写休书啊,”苏锦没好气道。

“写什么?”谢景宸眸底闪着点点光芒。

苏锦莫名的就心虚了,“让你帮我抄家规。”

暗卫把食盒放下,杏儿把饭菜端出来,色香味扑鼻。

见苏锦狼吞虎咽,谢景宸道,“吃慢点。”

“我中午就没吃,能不饿吗?”苏锦道。

“你居然会老实的待在佛堂抄家规,”谢景宸诧异道。

“哪能每次都那么好运气,”苏锦惆怅道。

谢景宸给她夹菜。

还指望谢景宸捞她出去,苏锦给他夹了块红烧排骨。

虽然这里是佛堂,但和谢景宸一起吃饭,感觉和在沉香轩也没什么区别。

但终究是有的,饭还没吃完,老夫人就派人来传了四个字:下不为例。

偷偷的送点吃的也就罢了,居然还堂而皇之的送佛堂来。

佛堂清净之地,岂能粘上荤腥。

苏锦望着谢景宸道,“明天我要吃烤鸭。”

“好,”谢景宸一脸宠溺。

传话婆子没差点被活活气死。

没见过这么会挑衅人的。

婆子胡乱一福身,转身离开。

苏锦吃饱后,慵懒的伸着懒腰,佛堂也没什么好转的,她继续抄家规。

谢景宸则回了沉香轩。

抄了一遍家规后,苏锦乏了,杏儿端水来伺候她沐浴更衣。

上了床后,苏锦倒床就睡。

反倒是沉香轩内,谢景宸翻来覆去睡不着,怀里空荡荡的,不习惯。

挣扎了一刻钟后。

他穿好锦袍,飞檐走壁到了佛堂。

见苏锦睡的香甜,谢景宸一脸黑线。

没见过这么心大的女人,被罚在佛堂反省还能睡的这么踏实。

他脱掉锦袍,挨着苏锦睡下,苏锦像只慵懒的猫似的往他怀里拱了拱,然后睡过去。

这样的动作,让谢景宸莫名的恼怒。

是不是不论谁躺在他这个位置,她都这样反应?

以为来了佛堂就能睡着了,结果更睡不着了。

夜色无边,在相隔不远的皇宫内,有人和他一样失眠。

九皇子抱着被子站在床边望着苏小少爷。

他长这么大,今天是第一次掉下床,还是被人给踹下来的。

好在地上准备了棉被垫着,没那么疼。

看着苏小少爷的睡姿,九皇子觉得他今晚是别想睡好了。

九皇子抱着被子上床。

翌日清晨。

宫女太监进殿伺候九皇子,就看到自家皇子抱着被子在地上呼呼大睡。

那张属于他们九皇子的宽敞大床被苏小少爷霸占着。

宫女、太监是怒不可抑。

小公公过去拽苏小少爷,“起来,快起来!”

“让我再睡一会儿,”苏小少爷嘟嚷道。

“快起来!”小公公叫道。

苏小少爷睁开眼睛。

宫女把九皇子喊醒,地上凉,九皇子落水,身子骨好不容易才好一点,要是叫寒气入了体可怎么是好。

九皇子睡的迷迷糊糊的爬上了床,倒头就睡。

苏阳从床上下来,往地上一滚,趴在被子上,沉睡过去。

宫女,“……。”

公公,“……。”

怎么那么的想把他拖出去打板子呢。

哪有做公公的睡到这会儿还不起来的?

想到苏小少爷那朦朦胧胧,叫人质疑又心生恐惧的后台。

宫女、太监都没说什么了,各自忙去。

苏阳睡了小两刻钟,然后就醒了。

他每天都这时候醒。

然后起来扎马步。

风雨无阻。

伸着懒腰,苏小少爷穿好衣服去外面。

见他扎马步,一群人围过来看。

苏小少爷默默的回屋了。

……

苏锦醒来的时候,谢景宸已经走了,她并不知道昨晚谢景宸是在佛堂睡的。

早饭是暗卫送来的,等她吃完,大厨房的小丫鬟才送来素包和清粥。

苏锦瞥都没瞥一眼,站在佛堂外吹风。

已经入夏的天气,早晚清凉,白日里能晒死人。

佛堂偏僻幽静,倒是不用冰块也消暑,应该是整个镇国公府最适合纳凉之处了。

歇了会儿,苏锦就开始抄家规,谢景宸没说救她出去,在大街上追狗,确实有损身份,这惩罚她也认了。

只是老夫人公报私仇,把惩罚加倍了算,这笔账她且记着,日后再算。

南漳郡主用过早饭后,去栖鹤堂小坐了片刻,便起身进宫向太后讨碧痕膏。

碧痕膏是贡品,便是太后也没有多的,今年进贡的碧痕膏只剩下半盒了,太后得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皇上素来宠爱苏锦,勇诚伯府大姑娘手受伤是苏锦导致的,自然让皇上来买单,顺带告诉皇上,镇国公府罚苏锦抄五百遍家规,什么时候抄完什么时候出佛堂,以防皇上不知情传召她进宫,替她解围。

讨药膏这么点小事,太后自然不会亲自去找皇上,皇后去的。

但皇上不见她。

御书房外。

小公公望着皇后道,“皇上忙着批阅奏折,让皇后您回去。”

皇后咬了咬牙。

这是寿宁公主被罚后,皇后第七次来求见皇上吃闭门羹了。

皇后面无表情道,“去禀告皇上,就说本宫是为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来的。”

小公公愣了愣,复又转身。

皇上听是为苏锦来的,他眉头拧紧了。

莫非她又惹事了?

就算惹事,也惹不到皇后这儿吧?

料想皇后也不敢骗他,皇上便道,“让皇后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