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八十一章 误会

第三百八十一章 误会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3183

御花园内,皇上批阅奏折罚了,出来散散步。

小公公跑上去,和福公公低语了几句。

福公公啊了一声,把皇上的眸光吸引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皇上问道。

福公公笑道,“皇上,东乡侯府小少爷找到了。”

“这么快就找到了,”皇上道。

“在哪找到的?”

“在御膳房,”福公公笑道。

皇上,“……。”

竟然混进宫来了。

好本事。

皇上让人把苏阳带来见他。

结果小公公去御膳房传话时,苏阳和九皇子已经吃饱喝足走了。

两人在御花园你追我赶,不小心撞到了福公公。

苏阳被弹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福公公转身见到他,忙道,“这是苏小少爷吗?”

“撞疼了没有,快起来,”福公公扶苏阳道。

苏阳被拉起来。

九皇子看到皇上有点害怕。

“父皇,”他唤道。

皇上看看他,又看看苏阳道,“你们两怎么一起?”

九皇子看着苏阳道,“他是派来陪我玩的小公公。”

“陪你玩?”皇上眉头拧紧。

福公公心底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皇上望着苏阳问道,“你是怎么进宫的?”

“好端端的走在路上,被人打晕了,醒来的时候就在宫里了,还是在一张桌子上被人绑着手和脚,”苏阳如实道。

想起这事,他就后背发凉。

福公公的脸色比苏阳更难看。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苏阳说的那是什么地方了。

那是福公公这辈子最厌恶的地方。

他望着苏阳,吐字艰难,“小少爷有没有……被净身?”

“有啊,”苏阳脱口道。

皇上身子一晃,要不是福公公扶着他,他都差点摔了。

福公公脸色难看的就跟被雷劈过一般。

这可是东乡侯的儿子啊。

就算不是。

也才只是一个七岁大的孩子,怎么能对他这般残忍?

这要叫东乡侯知道,还不得把皇宫给掀了?

苏阳见他们脸色难看,他再一次问道,“什么是被净身?”

福公公愣住,这叫他怎么解释?

“你都不知道什么是净身,那你说自己被净身了?”九皇子问道。

“送我去你那儿的小公公让我这么说的,”苏小少爷道。

“他和我说了好几遍,只要有人问起来,就让我回答被净身了,还叫我千万别和别人一起撒尿,”苏小少爷道。

“做人要言而有信,我答应他这么说的,我刚刚都食言了,你们不能说出去啊,”苏小少爷叮嘱道。

皇上,“……。”

福公公,“……。”

福公公拍着胸口,道,“万幸没捅破天。”

皇上也是吓的不轻。

福公公纳闷,小公公为什么要那么叮嘱东乡侯府小少爷?

苏阳把藏在靴子里的玉佩掏出来。

皇上,“……。”

福公公,“……。”

“这玉佩太管用了,宫里的人见到它都特别听话,”苏小少爷道。

“本来那老公公是要拿刀子捅我的,看到这块玉佩就不敢了。”

福公公看着皇上隐隐抽搐的眼角,嘴角也跟着抽抽。

知道管用,他还藏靴子里。

藏就算了,他还当着皇上的面掏出来。

要说苏小少爷对玉佩不敬重吧,人家又稀罕的紧。

“这么管用的玉佩,皇上能不能也赏我一块?”苏小少爷一脸期盼。

皇上,“……。”

福公公,“……。”

“这玉佩怎么在你手里?”皇上问道。

“我在街上玩的时候,看到有人偷我姐的玉佩,我又把玉佩给偷了回来,”苏小少爷道。

“……。”

真是冥冥之中老天保佑啊。

福公公现在后背都发凉,皇上让福公公送苏阳回去。

苏阳不干,抱着皇上的腿不松手,“皇上,让我在你家多待几天吧。”

“我好不容易才进宫,碰到下雨都没好好玩,我玩两天再回去。”

九皇子,“……。”

福公公,“……。”

九皇子惊呆了。

他还从未见过有人敢这么和他父皇说话。

尤其还这么抱他父皇的腿撒娇。

这是他想都没想过的事啊。

“苏小少爷,你娘在找你呢,你不回去,你娘会担心的,”福公公苦口婆心的劝道。

“那我写封信,你帮我送给我娘,”苏小少爷道。

“我是偷溜出来的,一旦回去,再想出来就难比登天了啊,就当没看见我行不行?”

“……。”

福公公望着皇上。

皇上脑门上全是黑线。

这股子无赖劲和东乡侯简直如出一辙。

说他不是东乡侯的儿子他都不信。

“就这样办吧,”皇上看着腿部挂件道。

达成所愿,苏小少爷麻溜的把手松开了。

皇上揉着太阳穴走远,福公公紧随其后。

九皇子一脸崇拜的看着苏小少爷道,“那可是我父皇,你居然敢抱我父皇的大腿。”

“为什么不敢?又抱不坏,”苏小少爷道。

“……。”

话虽这样说,但没人敢这么做啊。

苏小少爷小声道,“其实这一招是从我姐那里偷学来的。”

九皇子望着他。

苏小少爷道,“我姐说的,抱紧皇上的大腿,有皇上撑腰,可以在京都横着走。”

“我试过好多回了,除了我爹的大腿不好抱之外,其他人百试百灵。”

“为什么你爹的大腿不好抱?”九皇子不解道。

“经常还没有抱到我爹的大腿,就被他抬脚给阻拦了,有时候还会被扔出去,”苏小少爷道。

“……。”

吓了皇上和福公公一通后,苏小少爷用一封信差点把唐氏吓晕。

信上是这么写的:

娘,我被人打晕送进宫了,钱被人偷的精光,损失惨重,实在没脸回家,我决心留在宫里反省几天。

我现在在九皇子宫里做小公公,叫小苏子。

给我送信千万别送错地儿了,宫里叫小苏子的挺多的。

——身无分文的儿子垂泪留

信上还有“泪痕”。

那是苏小少爷特意洒的茶水。

唐氏眼睛就只盯着打晕、小公公几个字,脸色刷白。

送信的小公公见了道,“东乡侯夫人别担心,苏小少爷在宫里一切安好。”

“福公公让我转达您,小少爷在宫里有他照应,让您放心,过两日就送他回府。”

小公公并不知道苏阳是假小公公,福公公也没说。

他们都以为苏阳会在信里写清楚的。

谁想到误会了。

唐氏哭的泣不成声,苏锦和杏儿在街上找到两小乞丐,好一通盘问,才问出苏阳在宫里的消息。

她匆匆忙赶回府,正好见到小公公离开。

她进屋,就看到唐氏垂泪。

她走上前道,“娘,您别哭啊,阳儿他没事。”

唐氏把信给苏锦看。

苏锦一脑门黑线道,“娘,您误会了,阳儿就是假扮小公公玩几天。”

“假扮?”唐氏脸黑了。

“这臭小子,居然敢骗我!”唐氏气的脸发青。

苏锦坐下来道,“这信上写的都是真的,阳儿的确是被人打晕送进宫的,好在他身上钱虽然被偷了,但皇上赏赐我的那块玉佩还在,没出大事。”

“和他一起的两小乞丐被送出了宫,阳儿贪玩,才假扮成小公公留在宫里。”

唐氏心稍安,但脸色没有丝毫好转。

林叔脸上蒙着一层寒芒,“是谁这么心狠手辣,把小少爷送进宫?”

不管是谁,都必须查出来。

差点叫侯爷断子绝孙,这仇必须报。

唐氏把眼泪擦干净。

外面,一小厮疾步进屋,道,“林叔,李叔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