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八十四章 药味

第三百八十四章 药味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564

唐氏转身去见李叔。

李叔趴在小榻上,看到唐氏,他要起来,被唐氏阻拦道,“别动,小心伤口崩了。”

李叔脸色惨白,有气无力,他为自己的失误认错。

唐氏宽慰他道,“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我们已经不是在青云山了,八千将士如今在军营,在镇国公的手下,就算崇国公知道了,也奈何不了我们。”

“你们是侯爷的兄弟,一路走来,吃了多少的苦头,他不在京都,你们要保护好阳儿,更要保护好自己。”

林叔则道,“夫人,姑爷告诉我,有人在找飞虎军家眷的麻烦。”

林叔把谢景宸告诉他的事告诉唐氏。

唐氏叹道,“崇国公已经起了疑心,飞虎军的事瞒不了多久了。”

八千飞虎军,有不少是以前飞虎军的后代。

他们在军营里,不可能不和其他人接触,总会遇到同乡,被人认出来。

当年能成为飞虎军一员,是多大的荣耀。

既然决定送他们去战场,就做好了让飞虎军回来的准备。

侯爷打劫朝廷,无声无息的训练飞虎军十几年,也该是他们为朝廷效力的时候了。

当年飞虎军全军覆没,仅剩下几人从死人堆里爬出来。

那一战,输的太惨。

飞虎军威名扫地。

他们需要打一场漂亮胜仗,高调的告诉大家,消失了十五年的飞虎军又回来了。

这一次活捉北漠王,足够飞虎军扬眉吐气。

李叔他们都知道,飞虎军快回来了。

不是靠东乡侯争回来一个飞虎军的名头。

是真真正正的回来。

只是在他们回来之前,这事决不能让崇国公知道。

不然唐氏和留在东乡侯府的众兄弟就太危险了。

侯爷要查当年飞虎军全军覆没的冤屈,敌明我暗,机会更大一点。

一旦飞虎军回来,必定打草惊蛇。

十五年了,时间隔的太久了。

这些年崇老国公一直在查,没什么收获,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他们也没敢奢望这么快就能查明真相。

侯爷说过,十五年前,他们在战场上被害,十五年后今天,真相可能也只有在战场上才能查到。

他会活着。

哪怕只剩下一口气,他也要扛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唐氏让他别多想,“后背上的伤口太深,这三天,你得尽量趴着别动。”

李叔泪眼婆娑的点了点头。

……

再说苏锦坐马车回镇国公府。

谢景宸骑马而行。

他去城西是为了查案,送李叔回来还得去城西继续查案,就没有陪苏锦回国公府了。

马车内,苏锦脸色凝重。

杏儿也在为李叔的伤担心。

流了那么多的血,要不是姑娘医术高超,李叔可能就真的没命了。

在镇国公府里,有人要害姑娘。

小少爷出府玩,被人打晕送进宫。

李叔差点被杀。

他们只是打劫别人的钱,为什么他们都是要人命?

一向活乏的杏儿,脸上笑容消失的一干二净。

在马车内颠簸了半天,才到镇国公府前停下。

看着她们从马车内走下来。

小厮们注意到两人脸上的神情,没有了往日的神采飞扬,仿佛花园里被大雨摧残的花朵。

还从未见大少奶奶这样不高兴过。

难道传闻都是真的?

大少奶奶的弟弟真的离家出走,被人送进宫做了小公公专门伺候九皇子?

这事太伤人了,再加上苏锦的脾气又不好,小厮们还真不敢在苏锦背后议论。

等苏锦走远了,确定她长一双顺风耳都听不见的时候,才敢嘀咕两句,声音还压的低低的。

李总管听见了,训斥道,“乱嚼什么舌根,就不怕大少奶奶把你们也送进宫?!”

小厮脸色一白,当即不敢再提一个字。

苏锦没有回沉香轩,直接去了佛堂。

前两天才下过大雨,早上天才放晴,到了这会儿地已经被晒干了,走在太阳底下,实在闷热。

苏锦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脚迈进院子。

一阵风吹来,身上添了几分凉意,浑身刚痛快一点,就被怒火给覆盖了。

佛堂所在的院子,一地的纸张。

风一吹,纸张乱飞。

苏锦瞄了一眼,正是她抄好的家规。

杏儿气的炸毛,“家规怎么从佛堂里飞出来了?!”

那边婆子过来道,“佛堂风大,吹出来了,早上进屋的时候,你叮嘱我不要碰大少奶奶的东西,我就没敢捡。”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婆子脸上隐隐有些痛快。

她不敢碰,有的是人敢碰。

说完,婆子转身回屋了。

杏儿气的恨不得拿鞭子抽人。

这些家规要么装在锦盒里,要么用镇纸压着。

窗户关了一半的,得多大的风才能把它们吹出来?!

杏儿不止是想,她是真的掏鞭子了,被苏锦拦下。

佛堂不是她一个人的,桌上的家规拿起来看一眼,结果忘了用镇纸镇住,被风吹乱。

这么点小事,根本就不能把人怎么样,所以才敢这么有恃无恐。

别人暗搓搓耍手段,她们又何必直白的还击?

暗搓搓的还回去便是了,同处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怕找不到机会吗?

苏锦弯腰把家规捡起来,杏儿忙道,“姑娘,你回屋歇着,我来捡。”

苏锦没听,和杏儿把家规捡起来。

不只是院子里,屋子里更是。

齐整的家规被打乱,甚至还有些缺了的,杏儿气炸毛。

苏锦道,“不用管它,直接塞锦盒里就行了。”

她就不信她这么送去栖鹤堂,谁还敢说她没抄够数。

苏锦有些累了,她打算躺下歇会儿。

回来内屋,一推开门,一股淡淡的药味传来。

很弱。

如果不是苏锦鼻子够灵敏,真的察觉不到。

早上起床还没有,这会儿屋子里开着窗户还有味道,有人进过她屋子。

仅凭着一点点的药味,苏锦判断不了是什么药。

她嗅着鼻子找了一圈,最后在床底下找到一荷包。

一拿出来,她的脸就青了。

苏锦背对着杏儿,杏儿看不到她的脸色,她惊讶道,“这不是姑爷的荷包吗,怎么会床底下?”

苏锦嘴角闪过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