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八十五章 烧伤

第三百八十五章 烧伤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4:10更新  字数:2628

傍晚,谢景宸从刑部回来。

和前两天一样,带着暗卫和食盒来的。

虽然老夫人说了下不为例,但谢景宸并未放在心上。

他依旧来佛堂和苏锦一起吃饭,老夫人知道,也没在说什么,倒是府里上下都在说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关系好的不得了,大少奶奶罚在佛堂反省,大少爷都尽量陪着。

大少爷这是在刑部帮忙,只有晚上才有时间,要是没在刑部,他是不是会陪着大少奶奶抄家规啊。

大少爷对大少奶奶的感情那真是: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

杏儿从暗卫手里接过食盒,把饭菜摆好。

谢景宸上了桌,给苏锦夹菜。

苏锦望着他。

谢景宸道,“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

苏锦把怀里用帕子包裹的荷包拿出来,放在小几上。

谢景宸眉头微拧,不懂苏锦此举何意。

“这荷包是我从床底下找出来的,”苏锦道。

谢景宸耳根微红。

他有点不记得昨天佩戴的是什么荷包了。

谢景宸看了荷包道,“我昨晚是怕你睡不着,才来佛堂陪你睡的。”

苏锦,“……。”

苏锦懵了。

她直勾勾的望着谢景宸。

谢景宸把荷包拿起来要揣怀里,被苏锦抢了过来。

她望着谢景宸道,“你昨晚上是在佛堂睡的?!”

谢景宸脸黑成锅底。

被她抱了一晚上,她居然都不知道他在佛堂睡的。

他怎么感觉他这一晚是白睡了?

谢景宸闷声道,“荷包应该是我昨晚宽衣时不小心掉的。”

苏锦真的要喷血了。

她把荷包给他看不是这意思啊。

苏锦指着荷包道,“这荷包是你的没错,但这荷包里装的是引蛇粉,是猎人捕蛇用的。”

谢景宸脸色一变。

苏锦扶额,总算是反应过来了。

这荷包不是他落的。

是有人偷了他的荷包,装上引蛇粉放在她床底下,到时候晚上她和周公下棋的时候被蛇咬一口,在梦里魂归九天,荷包查出来是他的,万一找不到背后下手真凶,这黑锅他甩不掉。

苏锦把荷包给谢景宸看,是让他注意,晚上应该就会有蛇在佛堂出没,让他派人盯着,顺腾摸瓜,把下手之人找出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谁想到?!

他居然主动把黑锅往自己身上揽,还主动招认了他昨晚是在佛堂陪她睡的。

苏锦脸红脖子粗。

埋头扒饭。

用过晚饭后,谢景宸就回沉香轩了。

杏儿担忧的左右瞄着,在她一惊一乍的寻找和脑补下,她觉得佛堂到处都是蛇。

苏锦摇头好笑,这丫鬟是在给她诠释什么是杯弓蛇影啊。

既然告诉谢景宸了,他肯定不会让毒蛇进佛堂的。

今晚,应该有热闹瞧。

苏锦闲来无事翻书打发时间。

夜色阑珊。

佛堂外,谢景宸和暗卫藏身于树上,一男子趁着夜色靠近佛堂,手里拎着一竹篓子。

他还没有把蛇放进佛堂内,脖子被人一点就晕了过去。

暗卫将人带竹篓子带走,没一会儿就回来道,“大少爷,是南漳郡主的人。”

谢景宸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朝牡丹院看了一眼,眸底闪过一抹冷芒。

牡丹院。

夜色美好。

南漳郡主在院子里欣赏月色。

赵妈妈拿了披风过来道,“郡主,夜深了,该歇息了。”

南漳郡主也有些困了,她便起身回屋。

赵妈妈伺候她宽衣,刚把衣服放在床边的衣架子上,就听到啊的一声惊叫传来。

南漳郡主看到一条蛇从屏风脚边游过来,碧绿色,吐着蛇信子。

吓的她脸色刷白,花容失色。

她准备跑,可是那边还有一条,南漳郡主吓的双腿发软,她连连往后退。

撞倒了身后高几莲花烛台。

烛台一倒,蜡烛滚下来,烧着了纱幔。

顿时屋子里火光一片。

蛇怕活,这一着火,吓的它们转身走了。

在蛇面前,没人注意到着火了,南漳郡主的衣服被烧着了,赵妈妈赶紧过来灭火。

屋外,丫鬟们大叫,“走水了,快来救火啊!”

佛堂偏僻,镇国公府又大,丫鬟的呼叫声传不过来。

但火光能看见,杏儿叫道,“姑娘,你快来看啊,那边着火了!”

苏锦把书放下,出来一看,就看到冲天的火光。

“好像是牡丹院着火了,”杏儿笑的见牙不见眼。

幸灾乐祸不应该。

但牡丹院是南漳郡主的住处,她倒霉了,杏儿觉得自己没放肆的笑就算很厚道了。

看着火光,苏锦嘴角勾起一抹灿笑。

谢景宸走过来,道,“外头凉,怎么不进屋?”

苏锦用眼神询问,牡丹院着火是不是他的手笔。

谢景宸摇了摇头。

毕竟国公府着火不是小事,如果不知道便罢了,知道了肯定是要去看看的。

谢景宸和苏锦朝牡丹院去。

二老爷、二太太,三老爷、三太太都在,丫鬟小厮在奋力的泼水。

南漳郡主不在。

苏锦东张西望没找到人,问道,“母亲呢,她没事吧?”

二太太叹息一声道,“郡主的手被烧伤了,头发也烧掉了一点儿,赵妈妈扶她去栖鹤堂了。”

还烧伤了?

这还真是出乎苏锦的意料。

既然伤的这么严重,就更要去探望了。

谢景宸和苏锦去了栖鹤堂。

虽然天色很晚了,但南漳郡主被烧伤,就是太医睡着了,也得起床赶来医治。

看着南漳郡主烧伤的手,还有泛着烧焦气味的头发,真叫人心疼。

不过苏锦除外,要不是她够机警,这样遭遇的就是她了。

不存害人之心,又怎么会遭到反噬?

南漳郡主看苏锦的眼神冷的能冻死人。

太医都惶恐,南漳郡主问他手会不会留疤时,太医道,“即便有碧痕膏,也很难不留疤痕。”

老夫人则道,“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屋子里怎么会有蛇?”

“一定是有人害我!”南漳郡主咬牙道。

苏锦点头,“下毒之人真是胆大包天,一定要查出来,不然我们晚上都不敢睡觉了。”

外面,李总管走进来,老夫人问他,“可查到是谁放的蛇?”

李总管回道,“在郡主的屋子后面的窗户旁,找到一小厮,他被毒蛇给咬死了,应该是放蛇的时候没注意被蛇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