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九十九章 亲家

第三百九十九章 亲家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20更新  字数:3131

有了钱,就该琢磨怎么出宫了。

苏小少爷是被人打晕送进宫的,他都不知道是着了谁的道,被谁打劫了银子。

九皇子说宫规严明,想出去难比登天。

苏小少爷故技重施,准备火烧城墙。

但是皇宫太大了。

九皇子守在城墙下,苏小少爷去御膳房找御厨拿鸡。

嗯。

御膳房把准备给李贵妃做的红烧鸡都给了苏小少爷。

然而——

皇宫太大。

苏小少爷拎着食盒华丽丽的迷路了。

从墙脚去御书房,苏小少爷就是一路问去的。

明确是御膳房,宫女太监能指路。

可九皇子是在墙角下,皇宫的墙脚多不胜数。

苏小少爷问的再细致,宫女太监也是一头雾水,爱莫能助。

苏小少爷就拎着叫花鸡一直找。

直到太阳落山,他才找到九皇子。

九皇子看他的眼神,苏小少爷觉得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嫌弃。

满满的嫌弃。

九皇子一步没走的待在那里等了苏小少爷足足两个时辰。

没差点疯掉。

等的不耐烦了想走,又怕自己一走,苏小少爷就来找他的,便又咬着牙坚持下来。

苏小少爷赶紧赔不是。

“我不是故意让你等这么久的,实在是你家太太太大了,”苏小少爷小脸上全是无辜。

他是真无辜。

他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鞋。

大脚拇指处已经开口了。

他片刻未歇的走了一下午。

九皇子也知道自己家很大,他也经常迷路,便不好怪苏小少爷什么。

苏小少爷是累的一屁股坐在石头上。

他是真的没力气再走了。

就算这会儿能出宫,他也没力气出去了。

歇了半天,两人才回寝殿。

不过回去后,两人又生龙活虎了,尤其对苏小少爷的叫花鸡,九皇子是兴致勃勃。

正好食盒也拎了回来,苏小少爷便指挥宫女太监做叫花鸡。

月色微凉。

一堆人围着火堆,倒也别有韵味。

晚上苏小少爷吃的撑,九皇子临睡前不许他吃油腻,所以两人都只吃了一只鸡腿。

其他的让宫女太监们分了。

嗯。

吃过后,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宫女太监们就开始争抢茅厕了。

苏小少爷这一趟进宫,除了和九皇子有同床共枕的缘分外,还有一起蹲坑的情分。

上到九皇子,下到小公公都遭殃了。

这可不是小事,值夜的太医匆匆赶来。

一把脉。

全部食物中毒了。

倒不是叫花鸡里被人下了泻药,而是叫花鸡不新鲜了。

天气闷热,食物原就难保存,苏小少爷又拎着食盒在太阳底下走,藏在叫花鸡肚子里的香菇等食材变了质,这才吃坏了肚子。

九皇子和苏小少爷吃的少,拉了三回便没事了。

那些宫女太监就惨了,一趟一趟的往茅厕跑,拉的双腿发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这一夜,九皇子的寝殿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

惨不忍睹。

虽然惨,但苏小少爷心大,或者说白日里是真累了,睡的特别香。

反倒是远在宫外的冀北侯府,没那么安宁。

冀北侯辗转反侧,一宿未眠。

东乡侯府满京都的找苏阳,冀北侯知道。

但找了半天,东乡侯府便没找了。

冀北侯派人来侯府询问,给的答复是苏小少爷已经找到了。

冀北侯安下心来。

苏小少爷在皇宫里的事,皇上为了苏小少爷的安全,不许宫人妄议,也就没有传到冀北侯的耳朵里。

但白日里苏小少爷气晕了王太傅。

王太傅回府要从冀北侯府门前路过,小厮诧异他今天怎么提前半个时辰回来,便在和王太傅府小厮打招呼的时候多问了一句。

小厮摆手道,“别提了,我家老爷被东乡侯府小少爷给气晕了。”

“被东乡侯府小少爷气晕?”小厮诧异。

“这怎么可能呢,王太傅不是在宫里给九皇子他们授课吗?”

“是在宫里上课,苏小少爷就在宫里把我家老爷给气晕的。”

王太傅府小厮走后,冀北侯府的小厮在传这个八卦。

毕竟苏小少爷是在冀北侯府住过一晚上的人。

调皮捣蛋不说,还特别的招他们老侯爷的喜欢。

前些天,老侯爷还派人去东乡侯府问苏小少爷的情况。

小厮把苏小少爷在宫里,并气晕王太傅的消息禀告了冀北侯。

冀北侯心当时就提了起来。

苏阳在宫里,在皇后和太后的眼皮子底下,如何能确保安危?

东乡侯府让他待在宫里,实在是太过胆大了。

冀北侯不放心,派人进宫打听苏阳的情况。

冀北侯府的小厮塞出去不少的银子,从公公的嘴里撬出苏小少爷是被人打晕送进宫的消息,并且被那啥了……

冀北侯得知这消息,当时就脸色铁青,摇摇欲坠。

连他都如此,何况是沈老夫人。

一口气没提上来,沈老夫人晕了过去。

冀北侯受不了这打击,一夜翻来覆去,实在难以安眠。

冀北侯府长房和三房也睡不着。

沈老夫人晕了。

还是因为东乡侯的儿子晕倒的。

之前冀北侯对待苏小少爷的态度就令他们捉摸不透。

为了东乡侯的安危,不顾他们的反对,执意把他们的儿子送去东乡侯的麾下。

现在更因为东乡侯的小儿子晕倒。

越想越觉得可疑。

沈大太太躺在床上。

想到什么,她猛然坐了起来。

沈大老爷望着她,“你这是做什么?”

“不会是咱们冀北侯府和东乡侯府要结儿女亲家吧?!”沈大太太脸色刷白。

沈大老爷心一慌,“别乱猜。”

“那你倒是说,苏小少爷出事,为什么老侯爷脸色那么难看,老夫人还晕了过去?”沈大太太追问道。

沈大老爷接不上话。

一夜失眠。

翌日早朝,冀北侯是心不在焉。

好不容易熬到皇上下朝,他去御书房找皇上问苏小少爷的情况。

皇上有点诧异冀北侯对苏小少爷的过于关心。

“老侯爷怎么这么关心东乡侯的儿子?”皇上问道。

“臣是担心此事若是真的,恐会出大乱子,”冀北侯道。

冀北侯忧心朝政,皇上知道。

想到当初他知道这事时,也是吓出来一身冷汗。

皇上心中感慨冀北侯的忠心,如实道,“老侯爷多虑了,苏小少爷福大命大,安然无恙。”

冀北侯大松了一口气。

未免皇上多疑,他强忍着没再问苏小少爷的事。

其实他只要认真想想,就该知道是他多虑了。

要是苏阳真出事,东乡侯府还能那么安稳吗?

出宫后,冀北侯还有些后悔,他应该去见见苏阳的,亲眼见过才能安心。

现在出了宫,再折回去,太叫人起疑了。

冀北侯骑马回冀北侯府,沈老夫人还晕着呢。

冀北侯骑马穿过闹街。

一眼就看到人群中两个小人儿。

没办法。

太扎眼了。

两人脖子上挂了一堆东西,走路都困难。

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酸眯了眼。

两人从这个小摊子逛到那个小摊子。

九皇子看什么都新奇,什么都想买。

对他来说,出宫一趟不容易。

错过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买回宫慢慢玩。

宫外实在是太太太好玩了!

苏小少爷跟他形容的不足万一。

他恨不得把整条街都买回去。

冀北侯,“……。”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