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零九章 请功

第四百零九章 请功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20更新  字数:2873

临近傍晚。

天际火烧云如火如荼,渲染了整个天空。

宽敞的官道上,谢景宸和谢景川在纵马驰骋。

马跑的很快,尘土飞扬。

远远的,就看到炊烟寥寥。

那是驻扎的军营在烧火做饭。

骑马到了军营前,谢景宸刚要翻身下马,就听守门官兵道,“见过姑爷。”

谢景宸,“……。”

喊他姑爷。

肯定是飞虎军了。

不止是守门的是飞虎军。

进了军营,只要是个官兵,都叫谢景宸姑爷。

每叫一声,谢景川眉头就皱紧。

祖父凯旋归来,怎么带的都是东乡侯的土匪手下?!

直到镇国公的大帐前,才看到两个熟面孔。

那是镇国公的心腹手下。

谢景宸挑了帐帘走进去,镇国公在咳嗽,每咳一声,脸色就白三分。

“父亲,”谢大老爷唤道。

“无妨,”镇国公摆手道。

谢景宸和谢景川走上前,给镇国公请安。

“祖父。”

两人异口同声。

看到两孙儿,镇国公严肃的脸庞上带了几分笑容道,“你们怎么来了?”

谢景宸未说话,谢景川道,“祖父和父亲止步不前,孙儿担心,过来看看。”

“应该这两三天就回京了,”镇国公道。

还要两三天?

谢景川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里停好几天,皇上都急的快坐不住龙椅了。

镇国公许久没见谢景宸了,见他气色好了不少,尤其是身子骨,比他走的时候健硕不少。

因为谢景川在,谢景宸一直没找到机会和镇国公单独说话。

不过即便什么都没说,谢景宸也猜到镇国公驻扎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谢景宸便要回京。

谢景川有点诧异,“大哥怎么这么等不及要回京,莫不是不放心大嫂待在国公府吧?”

“二弟都放心母亲,我有什么不放心的?”谢景宸云淡风轻道。

对上苏锦,镇国公府的人还从来没占过上风。

谢景宸望着镇国公道,“刑部还有点事没办完,我先回去。”

谢景宸以刑部事为重,镇国公很欣慰。

谢景川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昨天快马加鞭赶来,才住了一晚上,就赶不及回去,必有问题。

所以,谢景川也跟着回去了。

只是出乎谢景川意料的是,谢景宸回京后,直接去了刑部。

竟然真的是为刑部的事回来的。

谢景川放下戒心,骑马回府。

只是谢景川前脚走,后脚谢景宸就骑马出了刑部。

闹街上,谢景宸和赶来的暗卫骑马往城西走去。

半道上,暗卫问道,“真没想到崇国公府居然默默的接济了飞虎军家眷这么多年。”

“难能可贵的是,崇老国公病重后,接济也未停,”谢景宸道。

“本来我还想找崇国公府的把柄,这会儿倒是不知道从何处着手了。”

两人边说边往前走。

一旁一顶软轿悄声走过去。

软轿内坐的正是御史台。

御史台有纠察百官之职责。

可如果哪官员做的好,也会上奏请皇上褒奖,让那官员成为百官效仿的典范。

飞虎军被灭已经十五年。

这么多年,崇国公府都在默默接济那些飞虎军家眷,行为之高尚,高山仰止。

正好这御史台又是崇国公的人。

崇国公府的善行,怎么能不帮忙向皇上请功?

这可是扬崇国公军威的好事啊。

御史大人当即掉头去找其他几位御史。

第二天早上,一个大铁饼朝崇国公砸过来。

直接将他砸成内伤。

整个御史台联名向皇上褒奖他崇国公这么多年都在默默接济飞虎军亲眷。

如果说这是真的,那崇国公很高兴。

可这是子虚乌有的事!

而且,有人接济飞虎军的事,御史台是怎么知道的,还联名向皇上奏禀这事。

举一人之力接济八千飞虎军的家眷,皇上震惊了。

皇上望着崇国公,问道,“崇国公,这事御史台说的可是真的?”

崇国公能说不是真的吗?

有人接济飞虎军家眷是事实。

飞虎军虽然不是他带领的,却是他大哥先崇国公世子一手组建的,说是崇国公府的也不为过。

他这个继任崇国公不秉承大哥遗志,接济飞虎军,还让别人接济,说的过去吗?

这功劳,御史台塞给他,崇国公只能接着。

对于崇国公此举,皇上是大加夸赞,赏赐良田千亩,并让百官效仿。

在百官赞不绝口中,崇国公谢皇上赏赐。

下朝后,崇国公出了议政殿,御史台过来讨好崇国公。

崇国公心情很好,问道,“你们是如何知道飞虎军家眷这些年被人接济的事?”

御史台倒也不隐瞒,道,“是在路上偶然听镇国公府大少爷和他的护卫说起的。”

是镇国公府大少爷说的?

崇国公脸上的笑容僵硬住,寸寸皲裂。

如果是别人,他或许不会多想,只觉得是个意外。

但如果是谢大少爷,那就绝不是!

但崇国公暂时还想不明白谢景宸为什么要让御史台知道这事,然而他回府后,另外一个更不好的消息传到他耳朵里来。

崇国公前脚回到崇国公府,刚迈步进府,暗卫李忠便快步走过来。

他脸色冷沉。

身为暗卫,他不苟言笑,但脸色却也从未如现在这样难看过。

“国公爷,有飞虎军的消息了,”他说。

“什么消息?”崇国公问道。

四下都是人,李忠没敢多言。

去了书房后,他道,“镇国公率领大军回京,带的是东乡侯的飞虎军,回京途中,有妇人从行军队伍里认出了她儿子,高声呼唤。”

“那妇人的丈夫是十五年前飞虎军中的一员,”男子声音低沉。

崇国公猛然瞥头望着男子。

他的脸寒如霜。

浑身冰冷。

“你是说这么多年接济飞虎军家眷的是东乡侯?!”崇国公的声音在颤抖。

“这不可能!”

男子没有说话。

他知道这事很难叫人相信。

但直觉告诉他,这是事实。

东乡侯就是当年飞虎军中的一员。

他非但侥幸没死。

还靠着占山为王,重新训练了一支飞虎军。

如此毅力,令人钦佩到不敢置信。

崇国公坐在椅子上,半晌没有说话。

猜到东乡侯可能就是冀北侯府二老爷,他脸上仿佛凝了一层寒冰。

当年被冀北侯府二少爷揍过的人何其多。

崇国公就是其中一个。

要不是冀北侯府二少爷打不过先崇国公世子,又怎么会被先崇国公世子驯服。

屋子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想到什么,他猛然抬头望着男子道,“绝不能让老国公再待在东乡侯的眼皮子底下了!”

崇国公低声吩咐了几句。

男子道,“那大太太……。”

崇国公眸底闪过一抹杀意。https: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