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一十章 救火

第四百一十章 救火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990

夜,凉如水。

一轮皎月挂在高空。

渐渐的——

皎月被浓云遮挡,掩去华光。

东乡侯府外,十几名刺客飞奔过来,手中的剑寒光凛冽。

负责值夜的小厮感觉到一股杀气涌来,当即吹响号角。

寂静的夜色里,号角声传遍东乡侯府每一个角落。

唐氏刚宽衣睡下,听到号角声,心口一提。

她连忙起身,把衣服穿好,去了苏小少爷他们的院子。

累了一天,九皇子和沈小少爷还睡的香甜,苏小少爷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小眉头拧的紧紧的。

看到唐氏过来,苏小少爷唤道,“娘。”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小脸上带着几分凝重。

号角声很急促,和以往都不同。

号角吹的越急,说明事情越严重。

要是不严重,娘亲也不会半夜来找他。

唐氏没回答他,只是道,“先起来。”

苏小少爷从床上爬下来,自己拿衣服穿,唐氏把密道打开,把九皇子和沈小少爷抱进去。

密道口被封,各个密道之间也不连通。

唐氏叮嘱苏小少爷照顾好九皇子和沈小少爷,不论外面出了什么事,只要没人来接他,就待在密道里别出来。

苏小少爷很听话。

唐氏叮嘱完,就出了屋。

屋外,院子里楚舜和南安郡王他们在和刺客打斗。

苏崇并不在。

他带着弓箭去了前院,站在屋顶上,三箭齐发。

刺客不察,背后中箭,分神之际,被东乡侯府小厮一剑封喉。

弓箭术利于远攻,一下子除掉三名刺客,对东乡侯府小厮来说,压力减轻不少。

然而刺客杀进东乡侯府的目的,是想灭掉东乡侯府,却也不是。

东乡侯府的打斗声把皇上派来保护崇老国公的护卫惊动了,过来帮忙。

调虎离山,正好便于刺客下手。

一桶桶的烈油浇在屋顶上,只需一只带火的箭,房屋登时燃起熊熊烈火。

护卫和小厮被牵制,没法去救火。

只有站在屋顶上的苏崇,没有人牵制他。

林叔喊道,“快去救崇老国公和大太太!”

苏崇将手中最后一支箭射出去,灭掉和林叔打斗的刺客。

林叔脱身。

他和苏崇一起朝崇老国公的住处赶去。

崇国公府四处着火。

但崇老国公的屋子看着火势凶猛,其实着火的是偏屋,正屋并没着火。

林叔要去救大太太,苏崇先一步道,“我去救崇国公府大太太!”

苏崇朝着崇国公府大太太的住处奔去。

林叔进屋把崇老国公背出来。

与崇老国公住处不同,崇国公府大太太的住处,偏屋没着火,但正屋被大火笼罩。

小厮拎了水来灭火。

可惜在熊熊烈火面前,那点水不过是杯水车薪。

苏崇拎起木桶,把水往身上倒,浑身湿透的他,用毛巾捂住鼻子就冲进火堆中。

崇国公府大太太站在那里,浓烟呛的她咳嗽不止。

火光映照这她面色的惊慌之色。

烧掉的屏风倒地,火星飞到她裙摆上,燃烧起来。

她急忙灭火。

苏崇闯进去,一脚将燃烧的门踹开,又躲开掉下来的着火木头。

崇国公府大太太看到苏崇,隔着火海,急道,“霆儿,不要进来!”

她这一喊,苏崇就知道她在哪儿了。

他躲闪着走过来,刚看到崇国公府大太太,就看到横梁倒下,他心口一提。

他身子一闪,就抱住了崇国公府大太太,只是避开了掉下来的木头,后背却被打了一下。

好在衣裳是湿的,没有着火。

崇国公府大太太急哭了,“霆儿,你有没有事?有没有事?”

“我没事,”苏崇道。

“有什么话出去再说。”

苏崇将崇国公大太太护在怀里,避开倒下的瓦片。

火势不止从四周烧起,还有屋顶往下烧,过不了一会儿,房屋就要倒塌了。

苏崇一脚踢飞一根木头,把崇国公府大太太带出了火堆。

他一出来,身后半边墙倒了,发出一阵轰隆响声。

崇国公府大太太紧紧的抱着苏崇。

苏崇一脸尴尬的举着手不知道怎么办好。

南安郡王他们跑过来,见他们都安然无恙,不由松了一口气。

“霆儿,你有没有事,有没有哪里受伤?”崇国公府大太太抓着苏崇问。

苏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没事。

他也没有受伤。

但他不是霆儿啊。

如果叫他一声崇儿,他还能舔着脸面应一声。

楚舜过来问,“怎么了?”

“认错人了,”苏崇道。

崇国公府大太太身子一僵,连忙松开抱着苏崇的胳膊。

她擦掉眼泪,想起崇老国公,她问道,“老国公有没有事?”

南安郡王他们是翻墙来的,还没有见到崇老国公。

苏崇知道崇老国公的屋子没有着火,但之前没事,不代表这会儿也无恙。

崇国公府大太太快步往那边走。

苏崇他们紧随身后。

等他们赶到崇老国公住处时,崇国公也来了。

他要带走崇老国公。

唐氏不让。

这些刺客和屋子着火是怎么回事,大家心知肚明。

崇国公来的这么快这么及时,不过就是为了带走崇老国公罢了。

唐氏岂能叫他如愿?

尤其刚刚要不是南安郡王他们相救,她差点就死在刺客刀下了。

林叔和另外一小厮扶着崇老国公,唐氏站在崇老国公身前望着崇国公。

“让开!”崇国公脸寒如霜。

“让开?”唐氏冷笑。

“我东乡侯府辛辛苦苦救了崇老国公,你一句道谢没有,上来就直接要带人走,未免也太不把我东乡侯府放在眼里了!”唐氏声音冷冽。

虽然只是一介女流,但唐氏还真不怕崇国公。

身后就是东乡侯府小厮,一旁还有皇上派来的护卫。

东乡侯府救了崇老国公是事实,就是借崇国公几个胆子,他也不敢来硬的。

崇国公拳头攒紧,特别的想掐唐氏的脖子。

李忠望着唐氏道,“东乡侯府救了老国公和大太太,崇国公府必定登门拜谢,国公爷是老国公之子,他带走老国公天经地义,东乡侯府不放老国公是什么道理?!”

不把崇老国公交给崇国公,确实是东乡侯府理亏。

毕竟说破天也没有霸着人家爹不还的道理。

但理亏又如何?

难道因为理亏二字,就要让崇国公奸计得逞吗?

唐氏望着崇国公道,“刺客调虎离山,杀我东乡侯府数人,只为除掉崇老国公和府上大太太,我东乡侯府留下他们,是为了查案。”

“如果崇国公不放心,可以和崇老国公一并留在我东乡侯府!”

“住惯了的地方,我想崇国公不会住不习惯。”

“你!”崇国公额头青筋暴起。

唐氏丝毫无惧。

人,是肯定不会让崇国公带走的。

如果不放心的话,那就一起留下。

霸道的令人发指。

南安郡王抽空瞥了苏崇一眼。

一直觉得东乡侯夫人温柔,没想到霸道起来比起东乡侯也不遑多让。

双方僵持不下。

就在这时候——

一护卫突然开口道,“那边也着火了。”

“像是……崇国公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