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一十一章 焉坏

第四百一十一章 焉坏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745

崇国公猛然回头。

不远处一片火光。

那方向和位置正是崇国公府无疑。

这边要人不给,崇国公府又着火。

崇国公气头上要抢人了。

但是真硬碰硬,未必有胜算。

“都着火了,还不赶紧回去灭火,烧光了,就算把老国公带回去,也没地方住,”南安郡王道。

崇国公拳头握紧,骨头发出嘎吱响声。

他转身离开。

身后小厮暗卫都走了个干净。

唐氏望着崇国公府,道,“是谁放的火?”

苏崇摇头。

他不知道。

因为皇上派了护卫护着崇老国公,就住在隔壁的缘故。

他们都觉得崇国公不敢派人来,所以留下的小厮并不多。

刚刚应付刺客都显得吃力,实在腾不出手去火烧崇国公府。

不过是谁放的火不重要。

重要的是帮他们把崇老国公和崇国公府大太太留下了。

带着崇老国公和崇国公府大太太进了东乡侯府。

崇国公府还在燃烧。

火势太大。

灭火也无济于事。

是以唐氏压根就不管了,任由它们继续烧。

熊熊大火将黑夜照耀的如同白昼。

一墙之隔的东乡侯府都感觉到闷热。

谢景宸和暗卫翻墙过来,问道,“没事吧?”

南安郡王道,“你这来的也太慢了些,黄花菜都凉了。”

苏崇走过来,勾着谢景宸的肩膀道,“老实交代,崇国公府那把火是不是你放的?”

没看到谢景宸,他都没想到是他。

现在看到的。

苏崇肯定就是他。

除了谢景宸,苏崇想不到谁会这么焉坏,暗搓搓在后面烧了崇国公的老巢。

楚舜惊呆了。

他望着谢景宸,不敢置信道,“大哥,真是你啊?”

“来的路上,碰巧见到崇国公出府,不想和他碰上,就去了崇国公府,”谢景宸道。

“……。”

京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东乡侯府方向着火,火光冲天。

苏锦和杏儿在屋顶上看月亮,看的很清楚。

东乡侯府和崇国公府关系紧张,东乡侯府出事再正常不过了。

谢景宸没敢耽搁,就和暗卫往东乡侯府赶。

路过崇国公府前的时候,正好见到崇国公带人出来。

大晚上的,谢景宸和护卫两个人从崇国公面前过,无疑是羊入虎口,尤其他才摆了崇国公一道。

见崇国公带的人不少,谢景宸想着留在崇国公府的人应该不多了,便和暗卫进了崇国公府。

在内宅放了把火后,把人引到内宅灭火。

然后——

谢景宸和暗卫把崇国公的书房烧了。

谢景宸这么多年,虽然有毒在身,但兵法没少学。

像这样倾巢而出对敌,老巢疏忽,被人一锅端的例子,谢景宸听过不下十个。

他做梦也没想到,这战例没能在战场上亲身经历,倒用在了崇国公的身上。

看着书房被大火吞噬,崇国公的脸仿佛打翻了颜料盘,五颜六色的,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李忠看着大火。

他猜不透会是谁烧了崇国公的书房。

东乡侯府自顾不暇,根本没机会下手。

书房里的东西都是之前搬家捡重要的拿的,没留给东乡侯,却葬送在了火海里。

丫鬟小厮还在尽量灭火。

火烧了大半个时辰,才被灭掉。

浓烟呛鼻。

崇国公的头上都多了一层白霜。

那是书房燃烧的灰烬。

崇国公府书房被烧,崇老国公住的院子也被烧了个干净。

那些留在崇国公府祖宅的丫鬟小厮没能跟进东乡侯府伺候,又怕再着火,都回了崇国公府。

崇国公攒紧的拳头就没有松开过。

他转身要走。

却在转身之际,听到一小厮在和一丫鬟说话。

崇国公猛然望着那小厮,“你刚刚说什么?”

小厮吓了一跳,“小的问国公府死的大少爷是不是叫霆儿。”

“怎么突然问大少爷?”暗卫李忠问道。

“是……。”

“今儿东乡侯府大少爷进屋救大太太,出来后,大太太抱着东乡侯府大少爷喊他霆儿,”小厮颤声道。

崇国公府大少爷十五年前就坠崖而亡。

他们这些小厮年纪并不大,只知道崇国公府有这么一位可怜早夭的大少爷,并不知道他叫什么。

但崇国公府大太太抱着苏崇喊,那肯定是喊自己的儿子。

小厮只是看到了心仪的丫鬟,估计找话题和她搭讪。

没想到丫鬟没在意,崇国公上心了。

崇国公脸色冰冷。

暗卫不敢置信,他望着崇国公,声音颤抖道,“东乡侯府大少爷箭法超群,百发百中……。”

今天,不少暗卫就是折损在东乡侯府大少爷的箭下。

不止箭法准,而且箭的速度极快。

暗卫根本来不及躲闪。

如果东乡侯就是冀北侯府二老爷,那苏大少爷是当年坠崖的大少爷不无可能。

仔细回想,当年飞虎军被灭的时候,冀北侯府二老爷有婚约在身,尚未娶妻,他又哪来一个十八岁大的儿子?

苏崇。

崇国公府。

东乡侯府大少爷的名字和崇国公府的爵位封号一样,真的只是巧合吗?

越想,男子的心就越慌。

东乡侯就是冀北侯府二老爷就够叫他们不安了。

大少爷若真的还活着,那就是压在他们心口上的两座大山。

东乡侯回京,处处针对崇国公,他是不是对当年的事有所察觉了……

暗卫不安。

崇国公反倒冷静的多。

他和东乡侯本就是不死不休。

他是不是冀北侯府二老爷,结果都一样!

那事做的隐秘,他东乡侯想查到证据,难比登天。

要真叫他掌握了证据,他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吗?

越是这时候,越不能自乱阵脚。

……

沉香轩,屋内。

苏锦来回踱步,站不安坐不稳。

远处的火势越来越小,但她的心却没有安下来。

就这样徘徊了大半个时辰。

谢景宸才回来,苏锦迎上去道,“被烧的是不是东乡侯府?我娘他们没事吧?”

“他们都没事,”谢景宸道。

“被烧的是崇国公府。”

“没事就好,”苏锦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放心。

听到谢景宸后一句,苏锦眉头拧紧,“怎么着火的是崇国公府?”

不过转念一想,苏锦就明白崇国公为什么这么做了。

“看来崇老国公中毒和崇国公脱不了干系,”苏锦道。

连自己的亲爹都能下手。

心肠得狠到什么程度。

苏锦不寒而栗。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