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一十五章 亲切

第四百一十五章 亲切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35更新  字数:2928

今日本是迎接镇国公和谢大将军凯旋的日子。

但因为飞虎军的归来,把迎接计划全部打乱。

皇上是要当着百官和百姓的面犒赏三军的。

还要感谢镇国公和将士们保家卫国。

一高兴,一悲伤。

这些都给忘了。

还有被活捉的北漠王。

他也算是重头戏了。

然而皇上和百官把他遗忘的很彻底。

直到进了宫,皇上才想起他来。

问了几句,就把北漠王暂时抛诸脑后了。

他要给晚归了十五年的兄弟和侄儿接风洗尘。

若是可以,皇上倒更宁愿进军营和东乡侯还有飞虎军众将士喝酒叙旧。

东乡侯看向苏崇,道,“霆儿,给镇国公敬酒。”

苏崇还不习惯被东乡侯叫霆儿。

实话说。

他到这会儿都还没能接受自己其实是崇国公府大少爷的事。

娘让他一早去找镇国公。

他去了。

在镇国公的军营里见到了东乡侯。

镇国公给了他一副铠甲,让他穿上。

他穿上了。

林叔他们跪下喊他少主。

他才知道自己不是爹娘亲生。

虽然一直把自己可能是捡来的挂在嘴边。

但他从未想过自己真的不是爹娘亲生的。

他能感觉到崇老国公看到他很激动。

崇国公府大太太看他眼神温柔,还闪烁着泪花。

但他从未深想过。

没有给他多少时间接受这件事,他甚至连跑去静一静的机会都没有。

他是飞虎军少主,他得带着飞虎军回京。

镇国公把风光回京的机会让给东乡侯。

东乡侯让给了苏崇。

苏崇无人可让。

从飞虎寨少主摇身一变成了飞虎军少主。

一个靠着打家劫舍过日子的山寨成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飞虎军训练营。

这其中的转变,苏崇一时间实在难以接受。

东乡侯没有忘记自己是飞虎军副将的身份。

可苏崇从小在青云山长大,他只知道自己的爹是土匪,他将来要子承父业,成为威震一方的土匪。

苏崇端着酒杯向镇国公敬酒。

镇国公拍着苏崇的肩膀道,“虎父无犬子,你爹是我看着长大的,却没能看着你长大,东乡侯把你教的很好,飞虎军后继有人。”

东乡侯走过来,向镇国公敬酒道,“今日本是国公爷凯旋的日子,却被飞虎军抢尽了风头,实在对不住。”

镇国公笑道,“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

“没有飞虎军,活捉不了北漠王,这份功劳,飞虎军当仁不让。”

皇上走过来道,“镇国公和飞虎军的功劳,朕都记着,今日只叙旧,择日再行封赏。”

既然提到了一家人,谢景宸便带着苏锦去给镇国公见礼。

之前在城门口,那种气氛下,实在没法靠近。

看着苏锦,镇国公笑对东乡侯道,“当年我就想开口给宸儿求娶你女儿,奈何宸儿有疾,没想到最终如我愿,娶了个好孙媳妇。”

镇国公笑声肆意雄浑。

满朝文武憋出内伤来。

是不是好孙媳妇言之尚早,但是个能闯祸的那是铁定的。

不愧是飞虎军军营里长大的,战无不胜。

嗯。

土匪窝青云山已经变成飞虎军军营了。

南漳郡主脸紫的发黑,修长的指甲掐进肉里都察觉不到疼。

崇国公气的吐血,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本来给谢景宸娶个女土匪是羞辱他的,没想到他们夫妻情深。

现在更好,女土匪摇身一变成了冀北侯的孙女儿,大哥还是崇国公府大少爷。

从飞虎军回来的那一刻起,就不会再有人记得她女土匪的身份了。

她给谢景宸找的不是一个累赘,是帮手!

要是平常,南漳郡主还敢说几句风凉话,可今天,就是借她几个胆子也不敢针对谢景宸。

就连崇国公想问问当初苏崇坠崖是怎么回事,他都不敢问。

这些事,什么时候都能问,今天皇上高兴,谁敢触霉头?

一个时辰后。

接风宴才散。

散宴后,东乡侯和苏崇就出宫了。

皇上很想留东乡侯单独说话,但今天不行。

苏崇认祖归宗了,他还没有正式以孙儿的身份给崇老国公请安。

东乡侯也没有回冀北侯府。

还有前两天东乡侯府遇刺,崇老国公和崇国公府大太太险些被烧死的事。

飞虎军回来了。

皇上抑制不住心底的喜悦。

招安东乡侯,皇上就是看中东乡侯的战斗力,希望能通过他灭掉崇国公。

只是东乡侯野性难驯,皇上重用他的同时担心会尾大不掉。

如今,担心尽去,只剩下感动。

他迫不及待的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云妃。

所以皇上去了朝华宫。

摸着云妃的画像,皇上眼角有泪。

“战死沙场”的东乡侯还有回来的一天,可云妃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再说崇国公,回了崇国公府后,他艰难的迈步上台阶。

一脚迈过门槛,崇国公终是扛不住眼前一黑,往前一栽。

要不是王总管眼疾手快,崇国公都要摔倒在地。

小厮急的乱叫请太医。

被后面过来的暗卫李忠给拦下,“不要声张。”

“悄悄请个大夫进府。”

……

镇国公和谢大老爷回了镇国公府,谢景宸没有。

他陪苏锦回了东乡侯府。

跟在东乡侯和苏崇身后去见崇老国公。

崇老国公躺在病榻上。

苏崇扑通一声跪下。

崇老国公眼泪涌了出来。

苏崇一身战袍,像极了先崇国公世子。

崇老国公以为自己的儿子回来了。

苏崇唤了一声祖父。

崇老国公抬起手来。

苏崇连忙起身,上去握着崇老国公的手。

虽然崇老国公说不了话,但他脸上写满了欣慰。

他知道今天是镇国公凯旋的日子,他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孙儿认祖归宗了。

他刚刚在叫他祖父。

崇老国公握着苏崇的手良久。

唐氏道,“去见见你娘,她病了。”

苏崇望着唐氏。

唐氏笑道,“快去吧。”

苏崇这才松开崇老国公的手,去见崇国公府大太太。

差点被活活烧死,虽然被儿子救了出来,但接连两天做噩梦,病倒了。

听到苏崇喊一声娘,崇国公府大太太眼泪从脸颊滑下来。

她苟延残喘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再听儿子叫一声娘。

如今得偿所愿,就是让她现在去死,她也能含笑九泉了。

等苏崇见过崇国公府大太太,那堵把崇国公府祠堂隔绝的墙已经拆了。

苏崇去给崇国公府列祖列宗上香。

等他从祠堂出来,正好见到东乡侯走过来。

苏崇望着他,欲言又止。

东乡侯道,“吞吞吐吐做什么?”

“有话就说。”

“我,我以后还能叫您爹吗?”苏崇艰难道。

“怎么,你还想叫我叔?”东乡侯皱眉。

“是不是要打你一顿,才觉得我亲切?”

苏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