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一十九章 挑拨

第四百一十九章 挑拨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20更新  字数:2770

崇国公府。

崇国公靠在大迎枕上,脸色苍白,气若游丝。

自打东乡侯进京,他便身心俱创。

这一次飞虎军和苏崇回来,更是给了他沉重一击。

在城门口吐血后,还拖着疲惫的身子参加了接风宴,强颜欢笑,说的每一句违心话都是捅自己的刀。

连病了都不能叫人知道。

明天还得和往常一样去上早朝。

他堂堂崇国公竟然被人逼到这种程度!

他更没想到这么多年,镇国公一直就知道东乡侯还活着,在偷偷训练飞虎军!

这么多年,朝廷派兵去剿匪,都是在给飞虎军送钱送粮!

越想,崇国公就越愤怒。

胸口血气翻涌,一口血吐了出来。

崇国公老夫人走进来,正好见到这一幕,她手里的拐杖走过来,把崇国公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十五年前,他们都斗不过他,何况是十五年后。

崇国公嘴角带血,看上去很是狼狈。

崇国公老夫人冷道,“大少爷如今人在哪里,为何还没有来给我敬茶?”

她是崇国公府老夫人,是苏崇名义上的祖母。

既然苏崇认祖归宗了,就该来给她磕头敬茶。

只是一等再等,迟迟没有等到苏崇来。

小厮进来道,“大少爷跟着东乡侯去了冀北侯府。”

崇国公老夫人脸寒如霜。

这么多年,他们做的最错的事是没有灭掉冀北侯府。

云妃死了这么多年,依旧是皇上的心尖儿。

她的女儿被冀北侯的外甥女抢走了皇上的心。

儿子被冀北侯的儿子揍。

十五年前是,十五年后还是!

不止崇国公想吐血了,崇国公老夫人也气的想吐血了。

十八年前,崇国公活在先崇国公世子的阴影之下。

大家只记得一个先崇国公世子,何曾记得他?!

十八年后,他的儿子步了他的后尘,和他当年一样被人压的死死的!

东乡侯此番回京就是冲着崇国公来的。

之前他还只是一个土匪,皇上宠信他,不过是想借他的手打压崇国公。

现在他是冀北侯府二老爷,是飞虎军副将,是皇上的好兄弟!

镇国公明摆着是向着东乡侯的。

只怕这会儿满朝文武心底都在掂量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了。

此消彼长。

现在已经不是他们干掉东乡侯,而是担心东乡侯干掉他们了。

想到什么,崇国公府老夫人脸色一变,四个字脱口而出,“太子之位!”

崇国公也反应过来。

他朝暗卫李忠道,“不要让大皇子活着回京!”

……

镇国公府门前。

一驾马车徐徐停下。

谢景宸从马车上下来,再将苏锦扶下来。

两人并肩迈进国公府。

镇国公府的丫鬟小厮看苏锦的眼神彻底变了。

以前怎么也会夹带几分瞧不上土匪的神情,这会儿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一丝了。

她爹东乡侯都不是土匪了,她还能是吗?

苏锦从容往内院走。

只是耳边一直很清净,倒叫她有些不适应了。

她脚步停下。

走在后面的杏儿没注意到,一脑门撞了上去。

苏锦回头,就见杏儿揉鼻子。

“怎么这么心不在焉?”苏锦问道。

杏儿不说话。

“有心事?”苏锦再问。

杏儿望着苏锦,“姑娘,侯爷不是土匪了,咱们以后还能打劫别人吗?”

苏锦,“……。”

谢景宸,“……。”

苏锦一脸黑线。

别告诉她,这丫鬟大半天不说话,就是钻这个胡同里出不来了。

诚如苏锦所料,杏儿困顿了。

打劫别人是杏儿的执念。

她最佩服的就是东乡侯,想打劫谁就打劫谁,没有逃掉的。

可杏儿做梦也没想到她家侯爷落草为寇前是赫赫有名的将军。

即便是落草为寇,那也是为了重建飞虎军。

和她想的为了填饱肚子打劫全然不同。

只有土匪才能打劫别人,现在不是土匪了,自然就不能打劫了。

可她又喜欢打劫别人。

然后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苏锦一眼就看穿杏儿的小心思。

她失笑道,“既然不是土匪,就不能无缘无故的打劫别人。”

“但以后要是谁不长眼落咱们手里,那就照劫不误。”

杏儿拢紧的眉头松开,清秀的脸色绽放一抹灿烂的笑容。

自打姑娘出嫁后,也没主动打劫过别人,都是他们送上门来的。

以后打劫的机会还多的很。

苏锦和谢景宸去了栖鹤堂。

正堂,济济一堂。

苏锦进屋的时候,镇国公正在咳嗽,老夫人道,“怎么一直咳?”

“没事,”镇国公道。

苏锦上前给镇国公见礼。

南漳郡主道,“我还以为你们留在东乡侯府用饭,不回来了。”

苏锦没说话。

三太太将苏锦从头看到脚,在从脚看到头,道,“难怪一直觉得大少奶奶长的不像土匪,比之京都的大家闺秀毫不逊色,原来真是个大家闺秀,我们还真是看走眼了。”

“想当初东乡侯看不上大少爷体弱,稍稍一动怒便吐血晕倒,拒不接皇上赐婚的圣旨,亏得大嫂坚持,才给宸儿迎娶了大少奶奶过门。”

“冀北侯的孙女儿,哪能是个没福气的,当初太医都让咱们给宸儿准备后事了,这一冲喜,还真冲好了。”

“大少奶奶真是咱们镇国公府之福。”

嗖。

一把利刃直接朝南漳郡主的胸口插过去。

南漳郡主脸都紫了。

她两眼冷视着三太太。

她不说话,没人当她是哑巴!

南漳郡主阴冷一笑道,“三弟妹不说,我还没想这么多。”

“老爷活捉北漠王,这么大的功劳,皇上率百官出城迎接,如此风光都让给了东乡侯府,当初东乡侯不愿意嫁女儿,几乎要和我拍桌子,要不是我态度强硬,大少爷这会儿还不知道如何了,”南漳郡主道。

南漳郡主故意挑拨镇国公动怒。

可惜她挑的是块大石头。

岿然不动。

镇国公丝毫没见气,还反过来敲打了南漳郡主一通。

“你只看到了大军班师回朝的风光,没看到东乡侯赶着去救宸儿他爹时的奔波,连命都没了,还谈什么活捉北漠王?”

“我在宴会上说的也不是谦逊之词,没有飞虎军,活捉不了北漠王。”

“这种相让的话,以后不许再提半个字,”镇国公严肃道。

南漳郡主一口银牙都咬松了。

“这些话待会儿再说,先敬茶吧,”老夫人一脸慈蔼道。

慈眉善目的,就是冀北侯府沈老夫人都比不过。

苏锦,“……。“

她默默的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