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二十章 家宴

第四百二十章 家宴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820

虽然谢景宸提醒过她。

但苏锦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虚伪。

她就不明白了老夫人好歹是镇国公府最大的长辈,又有和老国公一起度过艰难岁月的情分。

她为什么要这样装模作样?

揣着疑惑,苏锦和谢景宸跪在蒲团上给镇国公敬茶。

谢景宸先敬茶,再是苏锦。

镇国公给了赏赐,然后将苏锦扶起来。

看着苏锦,镇国公笑道,“怎么瞧着像不认得我了?”

苏锦有点懵了。

难道她以前就认识镇国公?

很快,杏儿就给出解释了。

“我家姑娘在抢姑爷的时候磕伤了脑袋,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我还记得国公爷,给我家姑娘带过许多好吃的和好玩的,”杏儿一脸欢喜。

可怜姑娘连累国公爷被罚了俸禄。

姑娘担心国公爷和老夫人似的不喜欢她。

调制药膏让侯爷带去边关。

没想到国公爷就是熟人。

以前就很喜欢姑娘,现在成了他孙媳妇,那肯定更喜欢了。

只是杏儿这么高兴的把苏锦抢谢景宸的事抖出来——

苏锦很想咆哮。

直接说她失忆不就行了吗?!

为什么要说的这么的详细,抢人家的孙子很丢脸好不好啊。

苏锦不知道费了多大的毅力才能保持脸不红气不喘,面带微笑,心底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怎么就失忆了?”镇国公惋叹道。

“这一失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记起来,若是和……。”

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夫人咳嗽声给打断。

镇国公便没说了。

接下来苏锦和谢景宸给谢大老爷敬茶。

端茶。

收礼物。

起身。

谢景宸和苏锦坐下,大家聊天。

没一会儿,丫鬟就开始端饭菜进屋。

香飘四溢。

苏锦不是第一次参加镇国公府的家宴,和之前比,除了多了几个人外,没什么区别。

她还是和谢锦瑜、谢锦绣她们一桌。

镇国公和谢大老爷与老夫人一桌。

上回池夫人没来,这一次她也在。

与镇国公府其他妾室一起,桌子在角落里,倒也不起眼。

苏锦坐下后,与她第一个说话的是谢锦欢。

她一脸笑容的喊了声大嫂,然后就被谢锦瑜截了胡。

谢锦瑜端起酒杯对着苏锦,“恭喜大嫂摆脱土匪身份。”

她虽然在笑。

但笑容未达眼底。

谢锦瑜端了茶,虽然话里带刺,但苏锦没有理由不搭理她。

端起面前的果酒,苏锦笑道,“从此少了一个被人攻击的理由,确实值得的高兴。”

谢锦瑜咬牙。

她摇身一变不再是土匪。

她到手的县主之位却飞了!

“放下土匪的身份还不够,大嫂要放下土匪的本性才好,”谢锦瑜笑道。

“就怕我放下了,总有人想不开逼我拿起来,”苏锦峨眉淡扫。

“对于那些吃饱了撑着没事送上门来的,我实在找不到理由放过,大姑娘觉得呢?”苏锦笑问。

谢锦欢默默的瞥了谢锦瑜一眼。

大嫂口中吃饱了撑着没事送上门来的说的不正是大姐姐和南漳郡主么?

真算起来,大嫂除了在宫里摘了几朵花,抢了大哥之外,没有主动挑衅过谁。

都是别人惹她,捋了虎须,被逮住的。

折钱,折脸面,成就了大嫂战无不胜的威名。

以前大嫂就不好对付,现在多了飞虎军和冀北侯府做靠山,就更难对付了。

以前皇上宠爱她,还没有理由,现在大嫂和云妃沾亲带故了,皇上只怕更疼她了。

谢锦瑜恨不得把手中酒泼苏锦脸上才好。

她强忍着说是。

谢锦欢打圆场道,“大嫂,你尝尝这道沙舟踏翠,是祖父最喜欢的,驼掌珍贵难买,做起来又太耗时,平常很难吃到的。”

驼掌,和熊掌、燕窝、猴头齐名。

可想有多珍贵了。

苏锦夹了一块尝了尝。

肉质细腻有弹性,似筋而更柔软。

“果然不错,”苏锦点头道。

苏锦品尝佳肴,那边老夫人夸赞南漳郡主用心。

毕竟牡丹院才着火没多久,她受伤未愈,还为家宴劳心,确实值得夸赞。

另外牡丹院被烧后,经过修葺,已经幡然一新。

前两日,南漳郡主就从栖鹤堂搬回去住了。

“牡丹院怎么会着火?”谢大老爷蹙眉。

“国公爷和老爷才回来,提这些不愉快的事太扫兴了,等家宴过后,我再与你说,”南漳郡主道。

苏锦几次瞥头看老夫人。

真的。

她只看到了慈眉善目和对老国公的贴心、尽心。

老国公对同甘共苦的结发妻子也是敬爱有加。

苏锦再默默的翻一记白眼。

她以为自己的演技够好了,敢情之前一直在班门弄斧啊。

好像过不多久就是老夫人寿辰了,她要不要打造一个奥斯卡小金人送给她做寿礼?

她这想法真是绝了。

苏锦忍不住笑起来。

“大嫂在笑什么?”谢锦欢好奇道。

“……。”

苏锦默默的把脸上的笑意收敛,把苏崇拉出来做挡箭牌,“我在笑我大哥不愁娶不到媳妇了。”

谢锦欢,“……。”

以前苏崇是土匪,没人敢把女儿嫁到东乡侯府这个土匪窝。

可现在苏崇是崇国公府府大少爷,是飞虎军少主。

不论是和崇国公世子对赌,还是在豫亲王府赏荷宴上,他都大放异彩,踩着崇国公世子扬名。

以前是看不上,现在是高攀不起。

多少人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多好的女婿啊,就这么从手边溜走了。

要是东乡侯早点亮出身份,苏锦还用得着上街抢人吗,门槛都要被人踏破。

这边镇国公府办家宴,那边冀北侯府也在办家宴。

最高兴的就是冀北侯府了。

其次是……南安郡王他们。

虽然顶着一张晒黑的脸回府,府里的丫鬟小厮都震惊嘴巴张大的几乎能塞进去一个咸鸭蛋。

但丝毫不影响南安郡王他们的好心情。

就问这京都还有谁比他们的眼光更好?

在所有人都嫌弃厌恶东乡侯府的时候,他们和苏崇成为了好兄弟,甚至住进了东乡侯府。

独具慧眼这样的词就是专门用来形容他们的好么!

苏崇是扬眉吐气的回京。

他们是意气风发的回府。

只是说话太嘚瑟,表情太欠揍。

南安王忍无可忍。

最后——

抄起鸡毛掸子就抽了过去。

南安郡王,“……。”

南安王妃还没来得及拉住南安王帮儿子说情。

鸡毛掸子就打断了。

南安王惊呆了。

把半截鸡毛掸子往地上一扔,瞪着南安郡王道,“果然皮更厚了。”

南安郡王,“……。”

这到底是在夸他还是在骂他?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