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二十一章 指使

第四百二十一章 指使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2846

栖鹤堂。

家宴进行到一半,苏锦就吃饱了。

这就是没人闲聊,插科打诨,一门心思埋头苦吃的成果。

吃不下,又不好放下筷子,苏锦就有一下没一下的吃一口。

那边,谢景宸给自己倒酒。

才倒了一半,酒杯就空了。

丫鬟忙过来道,“大少爷,奴婢去添酒。”

小丫鬟拿过酒壶退下。

没一会儿,小丫鬟就回来了。

她给谢景宸倒了酒。

然后给谢景川倒酒。

谢景宸眼角余光瞥到丫鬟手摁了下酒壶。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谢景川端起酒杯对谢景宸道,“大哥,再干一杯。”

谢景宸端起酒杯。

一饮而尽。

谢景川嘴角勾了勾,仰头把酒喝完。

只是酒喝下去,丫鬟还来不及把酒壶拿走,谢景宸便毒发了。

他唇瓣发紫,一口黑血吐出来,然后人就晕了过去。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大家都懵了。

苏锦赶紧起身。

她摇着谢景宸,喊道,“相公,相公!”

“快请太医!”南漳郡主急道。

“先把大少爷扶回去。”

过来两丫鬟要扶谢景宸。

其中一个丫鬟是杏儿。

杏儿一边扶谢景宸,一边盯着丫鬟。

瞧见丫鬟偷偷拿酒壶。

杏儿强忍着,等丫鬟转了身,她才喊道,“你偷酒壶做什么?!”

她声音很大。

把所有人的眸光都吸引了过来。

谢景宸毒发晕倒的次数太多,大家早习以为常,不足为奇。

但丫鬟偷酒壶就奇怪了。

尤其还是在谢景宸毒发之际。

谢景宸是体内有毒,可他体内的毒素稳定,不会无缘无故的毒发。

他坐在那里喝酒,既然没有动怒,更没有动武。

李总管就站在一旁伺候。

镇国公一记眼神瞥过来。

李总管就朝丫鬟走去。

他伸手要酒壶,丫鬟非但不给,还一步步往后退。

南漳郡主的脸黑成了锅底色。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这是要害死她不成?!

李总管见不得丫鬟磨蹭,手一伸,就把酒壶夺了过来。

李总管见多识广,很快就摸清了酒壶的猫腻。

他脸色一变。

抬眸望着镇国公道,“国公爷,这是子母壶。”

他把酒壶递给镇国公。

镇国公就在谢景宸身边站着。

镇国公结果酒壶,往地上倒酒。

开始没有毒。

他摁过开关后再倒,酒水落地,便开始腐蚀青石地面。

一看就是有剧毒。

镇国公的脸冷的能冻死人。

谢大老爷朝丫鬟望过去。

那如冰刀一般的眸光,吓的丫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苏锦朝丫鬟走过去,道,“是谁指使你下毒的?!”

丫鬟脸色唰白,就是不说话。

“给我拖出去打!”老夫人冷道。

“打到她招认为止!”

两婆子过来拖人。

苏锦岂能让人把丫鬟拖走?

这小丫鬟长的就瘦小,几板子打下去,丫鬟一命呜呼,下毒一事岂不是不了了之了?

“可别什么都没问出来,就把这丫鬟打死了,”苏锦道。

谢大老爷是聪明人,当即懂苏锦这话的弦外之音。

论审问,谢大老爷是大将军,岂能没点手段。

他瞥了李总管一眼,“把丫鬟带下去。”

李总管把丫鬟拖下去,用沾了盐的鞭子抽丫鬟。

几鞭子下去,丫鬟就疼的受不住了。

然后——

她就把南漳郡主招了出来。

南漳郡主气道,“下毒害大少爷,已经是死罪,还敢往我身上泼脏水?!”

老夫人眉头拧紧,她瞥了南漳郡主一眼。

她望着苏锦道,“先扶宸儿回去,让太医解毒。”

这是怕她在这里揪着南漳郡主不放是吗?

这出好戏才刚开始呢。

比起逼问丫鬟,当然谢景宸解毒更重要。

暗卫过来扶谢景宸出去,苏锦和杏儿紧随其后。

回了沉香轩,等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赵太医就来了。

给谢景宸把脉过后,赵太医说了九个字——

找不到解药,九死一生。

镇国公和谢大老爷都疼谢景宸。

若是知道解药对谢景宸来说这么重要,他们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查出丫鬟背后的指使之人。

而不是南漳郡主一口咬定不是她指使的,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一而再的给谢景宸下毒,不狠狠的给南漳郡主一点教训,只怕还有下一回。

只是苏锦和谢景宸没料到的是这话传到栖鹤堂,镇国公听到后,咳嗽不止。

一阵猛烈咳嗽后,镇国公晕了过去。

赵太医开了药方准备告辞了,就被匆匆赶来的小厮请去给镇国公治病。

看着镇国公的伤,赵太医心惊胆战。

谢大少爷是假中毒,镇国公却是真的九死一生啊。

镇国公肩膀上的伤口溃烂了。

伤口触目惊心。

应该是受伤后,没能及时医治,再加上天气闷热导致的。

赵太医赶紧帮镇国公清理伤口,然后包扎。

老夫人问赵太医能不能治好镇国公的伤。

赵太医没有说话。

老夫人一颗心掉进了谷底。

她望着谢大老爷,红着眼眶道,“国公爷伤的这么重,应该提前回京医治,为了等东乡侯,在百里外耽误了足足三天,你也由着他?!”

“风光全部让给了飞虎军也就罢了。”

“这条命也要折腾没吗?!”老夫人的声音透着戾气。

谢大老爷也为镇国公的伤担忧。

只是他问的次数多了,国公爷有些不耐烦,再不就是回他四个字:大局为重。

“父亲已经病了半个月了,”谢大老爷道。

“驻扎在京都外的时候,找过太医。”

赵太医帮镇国公处理好伤口,又施针让镇国公醒过来。

镇国公对自己的伤倒没那么在意,在战场上,多少次从死亡的边缘走过,见惯了将士们的伤口,他知道自己伤没那么容易好。

“找出解药,救宸儿,”他道。

谢大老爷关心镇国公,把审问丫鬟的事交给李总管。

李总管面色苍白的走进来道,“丫鬟死了。”

谢大老爷眸光一紧,“怎么会死?”

“丫鬟好像中毒了,”李总管不确定道。

镇国公望向赵太医。

赵太医默默道,“我去看看。”

丫鬟就在栖鹤堂的院子里。

此时天色已晚,丫鬟提着灯给赵太医照明。

赵太医检查后,道,“丫鬟的确是中毒而亡,而且所中之毒要半个时辰才毒发。”

也就是丫鬟给谢景宸下毒之前,就已经服下过毒药了。

谢景宸服下的毒药,本来也是要半个时辰才发作的。

只是他“毒发”的太快,丫鬟没死,酒壶也没被藏起来,罪证确凿,无所遁形。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