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二十三章 露馅

第四百二十三章 露馅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13更新  字数:2852

做女儿的甘愿替娘亲顶罪,但是她一番孝心。*随*梦*小*说.lā

可做娘的让女儿背黑锅——

做女儿就忍不住了。

谢锦瑜鼻子一酸。

眼泪掉了下来。

先前她跪着把下毒之事往身上揽,南漳郡主说她糊涂。

谢锦瑜以为南漳郡主是怪她冲动出来顶罪。

现在她才知道,南漳郡主怪的是她给谢景宸下毒糊涂。

不论她来不来,南漳郡主都做好了牺牲她的准备。

当然。

牺牲谈不上。

虎毒不食子。

谢大老爷就算不喜欢南漳郡主,也不至于狠到灭掉自己的女儿。

但下毒残害兄长,心狠手辣,谢大老爷要这么算了,如何正家法?

确定药瓶里的药是解药后,谢大老爷杖责了谢锦瑜三十大板,罚她在佛堂反省一个月。

然后他就甩袖子走了。

谢大老爷前脚走,后脚南漳郡主跌坐在地。

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

眼泪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接连往下掉。

她就是怕谢景宸死的不明不白,谢大老爷会把他的死算在她头上,所以选择了今天。

她还是低估了谢景宸在谢大老爷心中的分量。

谢景宸晕倒后,谢大老爷那脸色难看的仿佛要杀人。

丫鬟招认出她,南漳郡主就知道这事没法善了。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

她抵赖不掉。

她只能让自己的女儿顶罪。

想到女儿挨板子,南漳郡主心如刀割,可她要是坐实了下毒一事,谢大老爷绝不会饶了他的。

赵妈妈扶南漳郡主起来。

刚刚谢锦瑜挨板子,南漳郡主扑过去,要替谢锦瑜挨打。

谢大老爷没说停,小厮不敢停。

最后几板子是南漳郡主挨的。

扶南漳郡主回屋后,赵妈妈给她上药,然后道,“郡主……。”

南漳郡主正心疼女儿,再加上谢大老爷偏疼谢景宸而动怒。

赵妈妈吞吞吐吐,直接撞南漳郡主枪口上了。

“有话就说!”南漳郡主冷道。

赵妈妈望着她,道,“奴婢之前曾让丫鬟收手……。”

南漳郡主先是一愣。

随后望向赵妈妈。

赵妈妈有些心虚。

南漳郡主并未说过让丫鬟收手的话,是她擅作主张。

她实在是怕了。

遇到大少奶奶就没有不吃亏的时候。

镇国公和谢大老爷好不容易从边关回来,大家高高兴兴,何必这时候扫兴。

再加上大少奶奶不再是土匪,现在的她,是冀北侯的孙女儿。

赵妈妈胆怯了。

想着上回给大少爷下毒,大少爷没什么反应。

这一回失败也说的过去。

郡主最多气一通,也就把这事给放下了。

丫鬟本来就胆小,要不是拿她的家人威胁,就是借丫鬟几个胆子,她也不敢这么做。

她说收手,丫鬟比谁都高兴。

可最后丫鬟还是动手了。

大少爷还提前毒发,把原本的计划破坏殆尽。

“你之前怎么不说?!”南漳郡主气不打一处来。

“奴婢以为是大姑娘……。”

“可刚刚大姑娘一脸的委屈,不像是她做的,”赵妈妈颤声道。

赵妈妈是看着谢锦瑜长大的。

若真是她做的,她会理直气壮的顶撞谢大老爷,而不是哭。

大姑娘这回是真伤心了。

擅作主张有过,但如果不把人揪出来,谁知道那条躲在暗处的毒蛇什么时候跳出来咬她们一口?

权衡利弊,赵妈妈还是选择了说出来。

南漳郡主趴在床上,眸底寒芒毕露。

“一定是她!”

……

谢大老爷拿到解药后就去了沉香轩。

苏锦坐在床边垂泪。

“姑娘,大老爷来了,”杏儿提醒道。

苏锦起身给谢大老爷行礼。

“不用多礼,”谢大老爷道。

他把药瓶递给苏锦道,“这是解药,给宸儿服下。”

苏锦忙接过药瓶。

坐到床边,苏锦把药瓶打开,把药倒在掌心。

她嗅了嗅。

是解药没错。

但谢景宸并未中毒。

这解药吃下去对他一点好处没有。

当然也没什么坏处。

苏锦掰开谢景宸的嘴,把解药塞他嘴里。

为了更好的喂谢景宸,苏锦挪了挪屁股——

然后一不小心坐在了谢景宸的手上。

谢景宸,“……。”

有点疼。

他下意识的把手抽了出来。

这一幕,正好落在了谢大老爷的眼睛里。

谢大老爷的眉头拧成了麻花。

李总管没差点憋出内伤来。

这装晕装的一点都不严谨。

解药塞进谢景宸嘴里,杏儿端了茶来,苏锦小心翼翼的喂谢景宸喝了点儿。

把茶盏递给杏儿后,苏锦就起身了,望着谢大老爷道,“太医说相公服下解药,不出半个时辰就会醒过来,天色太晚,您先回去歇息吧。”

谢大老爷倒没有多待,只是走之前说了一句,“辣椒伤眼睛。”

苏锦,“……。”

谢大老爷一转身,苏锦飞快的把帕子扔了。

脸红脖子粗的她想钻地缝。

哭不出来,她用帕子刺激眼泪,她容易么?

等关门声传来,苏锦回头,谢景宸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了。

苏锦顶着一张红的滴血的脸望着他道,“你怎么起来了?”

“都露馅了,没有装的必要了,”谢景宸扶额道。

“现在怎么办?”苏锦心虚道。

“我去和父亲解释清楚。”

他虽然装晕,但南漳郡主下毒却是真的。

谢景宸站起来,苏锦帮他把皱褶的锦袍抚平整。

谢景宸眼底闪过一抹惊讶。

突然这么贤惠?

一定有坑。

很快,谢景宸就知道他没有想太多。

苏锦望着他,澄澈的眸底闪着无辜的光芒,“所有的馊主意都是你出的,包括辣椒手帕。”

“去吧,”苏锦脸不红气不喘道。

谢景宸,“……。”

他怎么那么想吐血。

有她这样甩锅的吗?

“天这么黑,你放心我一个人去?”谢景宸道。

“……。”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

难道谢景川还会想不开找揍吗?

苏锦望着他,揉着通红的眼睛道,“辣椒伤眼睛。”

“我眼睛疼,我去洗眼睛。”

谢景宸,“……。”

指望苏锦一起去,那是不可能的。

谢景宸也没真指望她去。

但不想去也用不着用他爹戳穿她的话来搪塞他吧?

谢景宸扶着额头出了门。

暗卫提着灯,谢景宸去了前院。

书房内,谢大老爷在看画,画上画的是个女子。

咚咚!

敲门声响起来,伴随着谢景宸的唤声:

“父亲。”

谢大老爷飞快的把画卷起来,道,“进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