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二十四章 让位

第四百二十四章 让位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13更新  字数:2949

谢景宸推门进书房,就见到谢大老爷把画卷起来放在锦盒内。

他的眸光在锦盒上多逗留了片刻。

又是那个锦盒。

从小到大,他见到这个锦盒的时候,父亲不是在卷画,就是把画装进锦盒内。

他能随时来这间书房,但他除了当着谢大老爷的面见过锦盒外,从来没有单独见过。

谢大老爷不在的时候,他也曾偷偷找过书房,没有找到暗格。

因为自己的生母不知道是谁,再加上谢大老爷对他的疼爱,谢景宸不止一次怀疑那是他娘的画像。

想想赵诩从南梁不远千里来大齐寻母,若有一幅画像……

就算他娘不在人世了。

好歹也能知道他娘是谁,长什么模样吧?

谢大老爷把画放入锦盒中,望着谢景宸,道,“这么晚还过来,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

谢景宸没有回答。

他手一伸,直接去抢画了。

谢大老爷心头一惊。

谢景宸手刚要碰到画,就被谢大老爷给避开了。

一个不给看。

一个非看不可。

就这么在书房里打了起来。

守在书房外的暗卫有点摸不着头脑。

要不是很确定书房内就只有谢大老爷和谢景宸,他们都要怀疑刺客偷摸了进来。

大少爷不是身中剧毒,不能动武吗?

打的这么激烈,就不怕毒发吗?

暗卫是怀疑,谢大老爷则是震惊了。

他和谢景宸过招,要是以往,他体内的毒都发作十七八回了。

可现在并没有。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武功有这么高了。

他怕伤了谢景宸,不敢动真格的,几次险些让谢景宸把画抢了过去。

不用谢景宸直言,此番交手,就和谢大老爷说明一切了。

谢景宸武功不错,但想从谢大老爷手里抢东西还是太嫩了些。

确定自己抢不到,谢景宸便罢手了。

他望着画像道,“我一定不能看吗?”

谢大老爷也用行动给了回答。

他直接把画扔给了谢景宸。

抢了半天没抢到,这会儿直接扔过来,谢景宸有点懵了。

他伸手接了画像。

谢大老爷转身坐下。

谢景宸把画打开。

嗯。

画像上是几个男子在竹林饮酒。

谢景宸眉头拧成麻花。

他望着谢大老爷,他道,“这是先崇国公世子的画作,上面不止有我,还有皇上和你岳父。”

“见惯了你岳父易形改貌后的模样,倒有些记不清他年轻时候长什么样子了。”

当年,最叫人敬佩的是先崇国公世子。

如今,最叫人敬佩的是东乡侯。

画像人物朦胧,只能看到脸部轮廓,但能从人物形态猜出哪个是他岳父。

很明显在石块上无形无状躺着喝酒的是他。

洒脱不羁跃然纸上。

谢景宸默默把画像卷好。

谢大老爷望着他,道,“你体内的毒是谁解的?”

“苏锦,”谢景宸道。

谢大老爷眉心一皱,几个字脱口而出,“这怎么可能?”

不止镇国公上过青云山,他也去过几次。

第一次去的时候,苏锦十岁。

天真烂漫的带着丫鬟放纸鸢。

欢笑声传遍整个青云山。

东乡侯一脸宠溺的看着女儿,向他叹气,“我这女儿哪哪都好,唯独不爱读书,谢兄平时都是怎么管教女儿的?”

东乡侯虚心向他讨教育儿经。

谢大老爷哪会管教女儿,一向都是南漳郡主在管。

他正尴尬不知如何回答,苏锦替他解了围。

纸鸢掉在了树上,苏锦爬树上下不来了。

一个不爱读书的姑娘,会习得一手高超医术,还胜过太医,这可能吗?

谢大老爷不信。

但他也知道谢景宸不会骗他。

谢大老爷望着谢景宸道,“那这么说,赵太医去了沉香轩,又回来要替国公爷重新包扎伤口,也是她教的?”

谢景宸点头,“父亲不必怀疑,她医术高超,远非赵太医可比。”

“她不仅替我解了毒,如今的我,一般的毒要不了我的命。”

谢景宸为装病向谢大老爷认错,他将计就计没错,错的是不知道镇国公有伤在身,让他担心。

谢大老爷没有怪谢景宸。

谢景宸把画像递给谢大老爷,便告退了。

他走后,谢大老爷把画放在画架上,又拿起一旁的一幅,放锦盒内装好。

等谢景宸回屋,苏锦已经睡着了。

忙了一整天,苏锦实在乏了,等不到谢景宸回来,便睡下了。

苏锦睡的香甜,佛堂内,谢锦瑜哭的两眼胀疼,丫鬟拿热毛巾给她敷眼睛。

南漳郡主挨了板子,下不了床,赵妈妈过来道,“大姑娘可好些了?”

“姑娘哭久了,眼睛疼的厉害,”丫鬟道。

赵妈妈知道谢锦瑜为什么哭,她道,“姑娘误会郡主了。”

“郡主哪舍得让姑娘背黑锅,是奴婢擅作主张,”赵妈妈赔罪道。

“今儿要是郡主被关进佛堂,颜面尽失,您和二少爷救不了她,”赵妈妈道。

“可如果是大姑娘你,郡主一定能想办法接你出去。”

赵妈妈虽然说得煞有其事,但谢锦瑜并不信。

没有她娘点头,赵妈妈哪敢叫她背黑锅。

“暂时先委屈大姑娘在佛堂待两天,过几日,郡主就想办法接您出去,”赵妈妈道。

“您最想要的金玉阁的那套紫玉头饰,郡主差人明天送来。”

谢锦瑜看中的那套首饰,价值五千两。

她求了南漳郡主许久,南漳郡主都没点头。

现在能拥有了,谢锦瑜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眼睛热敷后,没那么疼了,可屁股上的伤却是疼了她一夜未睡。

疼到天放亮,她实在熬不住,方才昏睡过去。

在她睡的不安之际——

镇国公府封王了。

镇国公和谢大将军父子守卫边关大半年,抵御北漠进攻,为朝堂守住北方的大门,为朝堂立下汉马功劳。

得知谢大将军活捉了北漠王,皇上就在琢磨该怎么封赏镇国公府好。

皇上倒是想过直接封王。

但因为谢大将军是在飞虎军的配合下活捉的北漠王。

功劳只能算一半。

封王略差了几分火候。

历朝历代以战功封王的多在建朝之初,凭的是从龙之功,一起打江山的情分,之后封王也有,但寥寥无几。

现在封王了,以后镇国公和谢大将军再为朝廷立功,皇上就不知道该怎么赏了。

所以这念头被皇上压了下来。

但昨天镇国公把活捉北漠王的风光让给了飞虎军。

皇上心中动容。

镇国公对朝堂忠心耿耿,也正因为他的相让,皇上才能提前看到自己的兄弟,知道他早就回到他身边了。

镇国公让出来的风光,皇上用封王来弥补。

因为镇国公府大太太是南漳郡主,是当今太后的侄女,是崇国公的表妹。

所以没有人站出来反对皇上封镇国公为镇北王。

镇国公跪下接旨。

圣旨刚接到手。

镇国公因为激动,半晌没能站起来。

他一阵剧烈咳嗽。

咳完后。

他便把王位传给了谢大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