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二十五章 心疼

第四百二十五章 心疼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640

镇国公咳嗽,文武百官和皇上不是第一次听见了。

在城门口的时候,镇国公就在咳。

还有接风宴,也咳嗽不止。

这会儿更是咳的撕心裂肺,叫人担心他会不会一口气没能提上来,驾鹤仙去。

本就咳的叫人担心,现在又把刚到手的王位让给谢大老爷——

虽然北漠王是谢大老爷亲手抓的,功劳他最大。

但镇国公这么做,实在难以叫人不怀疑他是不是命不久矣了。

皇上鼻子都泛酸,亲自将镇国公扶起来。

“老王爷保重身子,朕需要你,”皇上道。

东乡侯看着镇国公手里的圣旨,笑道,“看来皇上要重新下旨了。”

“既然镇国公把王位传给谢大将军,我看镇北王府不妨连世子之位一并定下了吧。”

“也省得皇上回头再下一道圣旨。”

百官,“……。”

这立世子是大事,哪是省一道圣旨的事?

东乡侯这明摆着是在替女婿争世子之位。

可惜镇国公府大少爷有毒在身,命不久矣,他肩负不起世子之责。

既然东乡侯提起立世子的事,谢大老爷便道,“请皇上立宸儿为世子。”

谢景宸是嫡长子,立他为世子合情合理。

但头一个不赞同的就是崇国公。

他望着皇上,“皇上,镇国公府大少爷体内的毒至今未解,不能动武,否则怎么会被东乡侯的女儿当街抢了。”

“镇北王府是将军王,一个上不了战场的世子将来如何统帅三军,肩负起保家卫国的重任?”

东乡侯望着崇国公道,“身为嫡长子,谢大少爷被立为世子有何不可?”

“可他体弱,若是他今日毒解了,他被立为世子,我无话可说!”崇国公气势滔滔。

看着崇国公脸上迸发的气势。

皇上嘴角抽了下。

他这是把脸送上来给东乡侯打啊。

东乡侯没说话。

朝堂上有一半的大臣都赞同崇国公的话。

等他们说完了,东乡侯才道,“谁告诉你们本侯的女婿体内的毒至今没解?”

百官懵了。

崇国公脸泛黑。

“东乡侯不要为了替自己的女婿争夺世子之位,就信口胡诌!”崇国公笃定东乡侯在撒谎。

东乡侯笑了一声。

给谢景宸找了个强有力的证人——

皇上。

“当日在大佛寺,若非谢大少爷及时赶到,朕恐怕凶多吉少了,”皇上道。

有皇上作证,百官还敢怀疑东乡侯是信口胡诌吗?

谢大少爷唯一值得诟病的就是他体内有毒。

现在他体内的毒解了,自然就顺理成章封为世子。

崇国公脸黑的泛光,他望着谢大老爷道,“谢大少爷的生母是谁,至今没人知道。”

“镇北王府手握重兵,立一个身世不清不楚的为世子,难以服众。”

谢大老爷望着崇国公,“宸儿是我儿子,在镇国公府长大,怎么在崇国公口中就成了不清不楚?”

“就算宸儿他娘是北漠乞丐,她也是我的结发妻子,她给我生的就是嫡长子!”

“我立自己的嫡长子为世子,何须你同意?!”

崇国公的脸色本就难看。

谢大老爷一句“何须你同意”差点没气的他再吐血。

崇国公已经掌握朝堂一半的兵力了。

要是镇国公府再由他的侄儿继承。

如虎添翼,整个大齐朝岂不都由他说了算?

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

皇上手一挥,立谢景宸为世子。

议政殿外,有侍卫,也有宫人。

但凡是朝堂上议论的事,就没有不能对外言明的。

皇上一下旨赐封镇国公为镇北王,就有宫人火速把消息传到镇国公府报喜。

这么好的消息,少说也能拿五十两的赏钱啊。

消息传来,镇国公府上下都高兴的合不拢嘴。

最高兴的莫过于老夫人。

南漳郡主挨了板子,躺在床上,疼痛削弱了她的喜悦。

镇国公府封王,肯定有不少人来道贺。

她这样子怎么迎来送往?

万一下人嘴碎,传出点不好的话,她名声还要不要了。

南漳郡主的不快,影响不了老夫人的心情。

老夫人一高兴,赏国公府上下三个月月钱。

这边老夫人刚发完话,丫鬟婆子们谢了赏,宫里报喜的又来了。

镇国公把王位传给了谢大老爷。

老夫人脸上笑容僵硬住。

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她的脸上就找不到丝毫的笑容了。

王妈妈以为老夫人是在担心镇国公,她道,“老夫人别担心,国公爷福大命大,他的伤一定会治好的。”

老夫人闭紧眸子,手中佛珠捏的紧紧的。

牡丹院内。

谢大老爷封王,南漳郡主就控制不住喜悦了。

赵妈妈道,“刚刚国公爷封王,老夫人下令阖府上下赏三个月月钱。”

南漳郡主冷笑一声,道,“传我的吩咐,王府上下赏半年月钱!”

什么都没做,就多了半年月钱,丫鬟婆子们高兴坏了。

还是南漳郡主出手阔绰。

同样是封王,老夫人才赏三个月,南漳郡主赏赐半年呢。

老夫人高兴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南漳郡主高兴的时间就长的多了。

足足两刻钟。

谢景宸被册封为世子。

对谢景宸和苏锦来说是好消息。

但对南漳郡主来说可就不是了啊。

南漳郡主是镇国公府当家主母,刚刚才报喜完,她这会儿正高兴呢,谁敢这时候来泼她的冷水?

没人敢来。

还是福公公想起来,差遣了心腹小公公来镇国公府报喜的。

李总管做主从公中拿了五十两赏给小公公。

消息传到苏锦耳朵里的时候,她正在喝茶。

闻言,一口茶喷老远。

杏儿没能躲过去,裙摆上湿了点。

她抖着裙摆,望着苏锦道,“姑爷被封世子是好事,姑娘怎么这反应?”

苏锦咳嗽道,“我这不是心疼老夫人和南漳郡主吗?”

杏儿,“……。”

这都不是兴头上泼冷水了,这是拿大砍刀捅心窝子啊。

她现在一点都不怀疑南漳郡主只剩半条命了。

嗯。

像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少得了补刀小能手。

杏儿望着苏锦,眸光闪亮道,“老夫人她们都喜过了,现在轮到姑娘了。“

“姑爷大喜,怎么也要赏国公府上下一年的月例吧?”杏儿欢快道。

苏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