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三十章 欺君

第四百三十章 欺君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805

皇上孝顺,顾及太后动怒伤身,不惜让太后干政。

太后就该顾及天下人是怎么看皇上的。

总不能为了护着娘家人,就让人说皇上软弱无能吧?

如果太后不说怎么处罚崇国公,那皇上怎么罚他,太后就不能再过问了。

虽然说顾及太后,但福公公觉得,太后已经被气个半死了。

太后扶着李嬷嬷的手都气的颤抖。

“崇国公冒领功劳,罚俸半年,官贬一级,”太后咬牙道。

嗯。

这处罚不轻了。

皇上很满意。

东乡侯倒没什么反应。

太后转身离开,公公把晕倒的崇国公一并扶走了。

太后走后,皇上见东乡侯看着他皱眉,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怎么这么看朕?”皇上道。

“过了这么多年,皇上还是那么好骗,”东乡侯道。

皇上,“……。”

福公公,“……。”

皇上脸一瞬间就绿了。

他告诉自己这是他的好兄弟。

他就是这样的性子。

刀子嘴,臭豆腐心。

但皇上还是控制不住怒气,“朕哪里好骗了?!”

“放火烧崇国公府的是臣的好女婿,”东乡侯道。

“他放火的时候,崇国公还在我东乡侯府,不知道那一脚是怎么从崇国公府踹到东乡侯府的?”

皇上,“……。”

福公公,“……。”

“皇上正为崇国公欺君一事生气,崇国公和太后就敢继续欺君了。”

“这么堂而皇之的不把皇上你当回事,不是因为你太好骗了吗?”东乡侯反问道。

论火上浇油,东乡侯称第二,还真没人敢称第一了。

皇上脸青的发黑。

然后——

崇国公的惩罚就加倍了。

罚俸一年,官贬两级。

另外禁足一个月,留在崇国公府反省。

还有殴打飞虎军家眷致死的小厮,要公然处决,并赔偿飞虎军家眷。

再说太后前脚回永宁宫,后脚皇上对崇国公的惩罚就传到她耳朵里了。

罚俸一年、两年,哪怕是十年,太后都不在乎。

可官贬一级,太后不甘心。

正气的头疼,结果皇上贬了崇国公两级。

太后怒不可抑,气冲冲的去御书房责问皇上为什么出尔反尔。

只是进了御书房,还没看到皇上,人就晕了过去。

太后身子骨不比崇国公。

飞虎军回来,崇国公都气的吐血了,太后岂能一点都不动怒?

炎炎烈日,最忌讳的就是上火了。

烈日当空,健壮男子都受不住,何况是上了年纪的太后。

来回奔波,太后出了一身汗。

御书房里摆了不少的冰盆,凉飕飕的。

太后带着一身的热气进来,被冷气一冲,登时头晕目眩,华丽丽的晕倒了。

太医诊断是中了暑气。

皇上强忍着内心的喜悦,一脸沉重的叫人把太后抬了回去。

正好惩罚崇国公的圣旨还没有宣出去。

皇上以崇国公欺瞒太后,让太后为他奔波说情累倒为由,再把崇国公的官贬了一级。

以前崇国公是正一品,这一贬就成从二品了。

看着明黄的圣旨,福公公默默的在心底替太后点了根蜡烛。

但愿太后不被气死。

太后有多生气不知道,反正太后这一病,半个月没能好。

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沉香轩,后院。

竹屋内。

苏锦歪在小榻上看书。

一旁摆着冰盆,杏儿正把冰好的银耳红枣羹倒出来,端给苏锦消暑。

一勺银耳下肚,浑身的毛孔都舒展开了。

杏儿坐在小杌子上,吃的津津有味。

吃完了后,见苏锦困乏,她道,“姑娘是要睡一会儿吗?”

“小憩会儿,”苏锦打哈欠道。

“那奴婢把银耳羹送点去清秋苑,”杏儿道。

喜鹊算是她在镇国公府的第一个朋友。

杏儿对待她很用心。

清秋苑里连冰盆都没有,更别提消暑的凉品了。

“去吧,”苏锦道。

杏儿把银耳羹装好,四周摆着冰,高高兴兴的去了清秋苑。

清秋苑。

杏儿拎着食盒进院子。

李妈妈见她过来,眸光闪了闪。

等杏儿进屋,她飞快的出了院子。

屋内。

喜鹊正在哭,池夫人在给她上药。

喜鹊的手心磨破了一层皮,看上去触目惊心。

杏儿快步走过去,问道,“怎么受伤了?”..

喜鹊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看起来可怜极了。

“是李妈妈推我的,”喜鹊诉苦道。

“今儿国公府封王,老夫人和大少奶奶都赏赐府里的丫鬟,我和夫人都有份。”

“李妈妈去领的赏钱,可给我和夫人的才一半,我找她理论,她不给我,还推了我一把。”

“你好笨啊,”杏儿道。

喜鹊,“……。”

还是不是好朋友了?!

她钱没了,还被人欺负,她不安慰她两句,还说她笨,哪有这样的?

喜鹊瞥过头不理她。

杏儿把食盒放下道,“别人就算了,你和李妈妈生什么气啊?”

“你都说了她舍不得花钱,她很快就要倒霉了,她的钱不都是替你攒着的吗?”

“我要是你,看到她我都高兴的合不拢嘴。”

喜鹊,“……。”

喜鹊呆呆的望着杏儿。

本来她一肚子气,气的她快要炸了。

现在居然一下子就不生气了。

不仅不生气了。

她还有点高兴?

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她怒气冲冲的去找李妈妈要钱,钱没要到,还摔伤了手。

池夫人望着喜鹊。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聪明的丫鬟。

她正愁不知道怎么劝喜鹊别生气。

李妈妈有南漳郡主做靠山,喜鹊碰上她只有吃亏的份,没想到她三言两语就把喜鹊的怒气化解了。

杏儿把银耳羹从食盒里端出来,“我做的银耳羹,可好吃了,你也尝尝。”

喜鹊高高兴兴的吃了一碗银耳羹。

杏儿拎着食盒离开。

出了院子没多久,她就看到了李妈妈。

先前看到她就跑了,肯定是怕她给喜鹊出气揍她。

以为躲着就没事了?

喜鹊把食盒放下,从跨包里拿出弹弓,特意挑了块大点的石头。

瞄准李妈妈的脑袋。

弹弓一松开,石头就朝李妈妈的脑袋射了过去。

一声凄厉惨叫传开。

杏儿拎着食盒高高兴兴的回了沉香轩。

杏儿不知道,李妈妈挨了一脑门,还另外挨了一巴掌。

谢锦绣从不远处路过,正吓台阶,李妈妈突然嚎了一嗓子,吓了她一跳,直接把脚给崴了。

谢锦绣气不过,扶着丫鬟的手过来。

谢锦绣的丫鬟赏了李妈妈一巴掌。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