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三十四章 误会

第四百三十四章 误会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昨日00:16更新  字数:2933

手废掉都是轻的,只怕连小命都保不住。

太医见陈娇哭的撕心裂肺,这话没敢说。

要是手保不住,她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扛不到五脏六腑被毒药蚕食的那一天就香消玉殒了。

从小疼到大的女儿疼的在床上打滚,勇诚伯一想毒药出自镇北王府,就迫不及待找来了。

他只想要解药,却从未想过这药膏是怎么来的。

老夫人看着手里的药膏,脸青的发黑。

她握着佛珠的手攒的紧紧的,气的浑身颤抖不止。

老夫人就算再傻,也该知道——

她这回是在阴沟里翻船了。

池夫人用过药膏,也正因为用过,李妈妈得知药膏好,禀告南漳郡主。

南漳郡主这才动了觊觎之心。

两盒药膏被换,池夫人的脸这么多天没有好转,难道她会一点察觉没有吗?!

药膏是那女土匪给的,被人偷了,只要告诉她,她绝不会袖手旁观。

这么多天,没听说清秋苑有动静,她都快把这事给忘记了。

现在看来!

人家不是没动静。

人家是一早就知道有人偷药膏,量身挖了一个坑等人跳进去。

本来要栽坑里的是南漳郡主,结果被她劫了道。

越想,老夫人越生气。

她唇瓣都泛青。

把老夫人气成这样,勇诚伯也吓了一跳。

“我知道老夫人疼娇儿,但您也别气坏了身子,”勇诚伯劝道。

没人回答他。

王妈妈眼神黯淡。

她既然猜到药膏的来历,自然懂老夫人的愤怒。

大少奶奶挖的坑,想爬出来谈何容易?

身为老夫人,偷儿子妾室的药膏,传出去,颜面尽失。

这要老王爷没回京也就罢了,老夫人是王府最大的长辈,谁也不能罚她。

可现在老王爷回来了,做出这么丢人的事,老王爷绝不会姑息。

可要不把事情抖出来,她就休想从大少奶奶手里拿到解药救勇诚伯府大姑娘。

而且这事一旦抖出来,势必把南漳郡主也牵出来……

南漳郡主用药膏的时间更长,却没有中毒症状,她偷的药膏应该没有问题。

篓子捅的这么大,不知老夫人要如何收场。

王妈妈在心中叹息。

勇诚伯心急的很,又不好催老夫人快些查出下毒之人,给他女儿讨一个公道。

外面,王爷走进来。

“出什么事了?”他问道。

勇诚伯起身,刚要说话,老夫人先一步道,“你先回去吧。”

勇诚伯错愕了一瞬,然后同老夫人告辞。

他转身走,王爷道,“正好我有事找你。”

这回不止勇诚伯愣住了,连老夫人眉头都皱了起来。

“出什么事了?”老夫人问道。

“只是一点小事向勇诚伯打听下,”王爷道。

王爷请勇诚伯出去说话。

显然是不想老夫人知道。

老夫人心口堵着一团气,为药膏生气,也为王爷的疏离动怒。

出了栖鹤堂,四下没人,勇诚伯望着王爷道,“王爷要问我何事?”

王爷看向他,道,“勇诚伯府送去装裱的画在我手中。”

勇诚伯怔了下。

“什么画?”他问道。

隔了一个月,他已经不记得那幅画了。

王爷眉头微皱,道,“画上画的是一位女子。“

“王爷说的是那幅啊,”勇诚伯声音拔高了两分。

“那画是内子送去装裱的,怎么会在王爷手中?”

勇诚伯有点诧异。

那话是他让下人买的。

那天从闹街路过,一堆人抢画。

小厮觉得是好东西,就去抢了一幅。

那画画技精湛,值一百两,更重要的是画中女人,绝色佳人,倾国倾城。

回去后,他在书房中欣赏,被勇诚伯夫人逮了个正着。

勇诚伯夫人当时就醋意大发。

为了保住那幅画,他谎称是送给崇国公的。

结果一撒谎,撞在了勇诚伯夫人手里,她道,“送这样的画给我兄长,你不怕我大嫂活剥了你?!”

然后,勇诚伯夫人就把那画拿走了。

他怕勇诚伯夫人毁了那画,就说花了重金买的。

勇诚伯夫人想撕了那画,又舍不得钱打了水漂,便送去安盛斋装裱了。

见王爷询问起来,勇诚伯当他也看上了画中人。

那么美的女子,岂能叫人不动心?

勇诚伯望着王爷道,“内子把画送去,却没有取,应该是不要了。”

“前些天,她还告诉我说,南安王府的人正在寻找画中女子,南安王看上的人,让我别打主意,”勇诚伯道。

“只是街头买的一幅画,竟叫内子误会了。”

勇诚伯后面的话,王爷没听见去,他满心都是前面一句。

南安王看上的人?

王爷眉头打了个死结。

“王爷还有别的事吗?”勇诚伯问道。

“没了。”

勇诚伯告辞。

勇诚伯走后,王爷回了书房。

盯着画像看了半天,最后把画像卷起来,带着画像出了府。

栖鹤堂内。

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静谧半晌。

手里佛珠拨弄的飞快。

半晌后,老夫人手停了下来,她望向王妈妈道,“你去牡丹院看看南漳郡主如何了。”

王妈妈福身应下。

走到屏风处的时候,王妈妈回头看了一眼。

如果她预料的没错的话,李妈妈的命怕是保不住了。

那吃里扒外的婆子该死,但老夫人的做法她越来越捉摸不透了。

就算老夫人疼勇诚伯府大姑娘,也没有疼到不惜放下身段去偷一小妾的药膏吧?

这样的老夫人让她感觉很陌生。

王妈妈抬脚朝院门走去。

走了几步之后,她转身去了小厨房。

吩咐丫鬟给老夫人熬粥,出来时,正好瞧见绿袖出去。

红袖走过来。

她什么话都没说。

王妈妈便道,“你也别心底不痛快,绿袖去办的不是什么好事。”

红袖有点懵。

她没有不痛快啊。

王妈妈说了一句,便抬脚走了。

出门的时候,还叫了一个小丫鬟与她一起。

红袖一头雾水。

一旁一丫鬟眼睛眨了眨,装作不经意的跟了上去。

清秋苑。

池夫人坐在背阴的窗户旁做针线。

喜鹊在一旁帮着打扇。

李妈妈待的无趣,就迈步出去了。

这天气热的人坐立不安,心还噗通乱跳。

跟着个不受宠的主子,总是要多遭些罪。

她出门,就看到一丫鬟走过来,她一眼就认出了是栖鹤堂的丫鬟。

她快步迎上去,道,“绿袖姑娘怎么来了?”

“可是老夫人有什么吩咐?”

“嘘!”

“说这么大声做什么?随我来!”绿袖道。

李妈妈连忙跟上。

绿袖带着李妈妈从小道走,越走越阴凉,那边不远处有一口井。

也不知道那井存在多少年了。

“有些渴了,”绿袖道。

“前面有井水,我去打给你喝,”李妈妈殷勤道。

绿袖跟着她走过去,李妈妈打水的时候,绿袖手一推,就把李妈妈推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