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五十章 厌恶

第四百五十章 厌恶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782

要说都是命啊。

别人给世子妃挖坑,大坑小坑她都能绕过去。

世子妃给别人挖坑,那是想逮谁逮谁,坑得你爬都爬不起来。

想起来,老夫人就生气,咳嗽不止。

王妈妈连忙帮老夫人抚后背顺气。

外面,一清秀小丫鬟走进来道,“老夫人,勇诚伯夫人来了。”

“让她进来,”老夫人冷淡道。

苏锦正望着老夫人,没有错过她眸底一抹厌恶。

苏锦,“……。”

真的。

她有点懵了。

老夫人对勇诚伯府好的不惜放下身段指使李妈妈偷药膏给勇诚伯府大姑娘用。

她应该是极其喜欢勇诚伯府的才是。

可刚刚那一记眼神——

和喜欢两个字就不沾边。

勇诚伯夫人不是老夫人出面保的媒吗?

勇诚伯夫人出身崇国公府,是崇国公的庶妹。

若说老夫人是看在崇国公府的面子上,才偷药膏救勇诚伯府大姑娘的。

可那药膏又是从南漳郡主手里抢的。

十个勇诚伯夫人也不够南漳郡主的分量啊。

越想,苏锦就越糊涂。

可人下意识的反应往往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情感。

老夫人就是嫌弃勇诚伯夫人。

可真等勇诚伯夫人进来,老夫人待她又和颜悦色,仿佛先前只是苏锦的错觉。

勇诚伯夫人走进来,给老夫人福身见礼。

老夫人望着她,问道,“娇儿服下解药,可好转了?”

“已经好多了,”勇诚伯夫人道。

“那你来是?”老夫人问道。

勇诚伯夫人道,“娇儿的手在毒发之前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结果一毒发,比受伤之前还要严重。”

“我问过太医,太医说没有什么药能让娇儿的手复原。”

勇诚伯夫人眼神黯淡。

“唯一可能的是老夫人您给娇儿送去的药膏。”

“除去有毒外,那药膏是真不错。”

虽然对那药膏,勇诚伯夫人是恨的咬牙切齿。

但她女儿的手伤成那样,如果去不掉伤疤,她女儿这辈子就毁了。

她这辈子只有一双儿女,决不能让他们出事。

所以她就来找老夫人了。

害她女儿烫伤手的是老夫人的外孙女南宁伯府大姑娘廖雪,又因为老夫人的药膏,让她女儿的手雪上添霜。

她们不能坐视不管。

老夫人眸底寒芒闪烁。

她紧紧的捏着手中的佛珠。

一盒药膏已经害的她名声扫地了,还敢找她要!

想到勇诚伯府大姑娘的手……

老夫人望向苏锦。

苏锦什么话都没说。

想从她这里拿药,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

老夫人捏紧手中佛珠。

“来人,带勇诚伯夫人去找老王爷,”老夫人摆手道。

“……。”

够狠!

她惹出来的烂摊子。

居然扔给老王爷收拾。

镇北王府送药,连累人家姑娘的手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严重了。

为了镇北王府的声誉,老王爷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老夫人不想开口求人。

何况一旦开口,她肯定会狮子大开口。

可老王爷要求她,她能不当回事吗?

老夫人捏不动她这颗硬柿子,就找一个捏的动的来。

好。

很好。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br--

/

二太太望着苏锦,想知道这一关她要怎么过去。

老夫人以急着去大佛寺给老王爷祈福为由,让王妈妈扶她起身。

老夫人去大佛寺,苏锦不送到,至少要送到王府门口的。

但苏锦从来没那么好欺负。

她向来有仇必报。

老夫人摆她一道,她肯定要还一道的。

这不,老夫人坐软轿去了大佛寺。

刚进大雄宝殿,准备上香,肚子一阵叫唤,疼的她脸色苍白,额头一阵阵颤抖。

她慌乱的把香插进香炉里。

只是用力过猛,香断了。

老夫人是信佛之人,香断是最不吉利的兆头。

她面色阴沉的被丫鬟扶着走了。

留下几个小沙弥屏住呼吸,憋红了脸,最后没忍住抬手捂住了鼻子。

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送走老夫人后,苏锦就准备回沉香轩了。

只是刚转身没走几步,就被小厮请去梧桐苑。

屋内,勇诚伯夫人没走,太医也在。

苏锦上前,福身给老王爷请安。

“老王爷找苏锦来可是有什么吩咐?”苏锦问道。

老王爷望着苏锦,问道,“那药膏多少钱一盒?”

苏锦眉头微挑。

她望向陈太医,“陈太医可见过那药膏?”

陈太医愣了下。

他不懂苏锦怎么问他,他点头道,“见过。”

“比之碧痕膏如何?”苏锦问道。

“绝非碧痕膏能比。”

“效果大概是碧痕膏的几倍?”苏锦问道。

“至少五倍,”陈太医道。

苏锦再问,“碧痕膏价格如何?”

陈太医,“……。”

他大概懂世子妃是什么意思了。

只是碧痕膏是贡品,有市无价。

“至少一千两一盒,”陈太医回道。

“那我的药膏卖五千两就不算贵了,”苏锦道。

陈太医,“……。”

老王爷,“……。”

这价格定的也太随意了点。

可偏偏无法反驳。

一分钱一分货。

“拿一万两给世子妃,”老王爷吩咐李总管道。

苏锦眨眨眼道,“老夫人去大佛寺替老王爷祈福,这才刚出门,就去找她拿钱不好吧?”

李总管,“……。”

老王爷是让他从公中拿一万两啊。

世子妃的意思是让老夫人掏钱?

老王爷抬手扶额。

“没什么不好的。”

“找老夫人拿五千两,另外五千两去找南宁伯夫人拿,”老王爷一锤定音。

勇诚伯夫人见为她女儿买了两盒药膏,花了一万两也够了。

她福身告退。

勇诚伯夫人前脚走,后脚杏儿拽苏锦云袖道,“池夫人给了一万两银票给姑娘你买药膏,她的药膏却被偷了,她的损失怎么算?”

杏儿是最护短的。

她喜欢池夫人和喜鹊。

所以她们也是她要保护的人。

损失谁都不能损失她们。

只是杏儿说的大实话,却是叫老王爷和李总管一脸震惊。

池夫人居然给了一万两给世子妃?

她一个妾室,还毁容哑巴了,身上哪来那么多钱?

老夫人被罚去大佛寺反省,南漳郡主却连面都不曾露一个,更别提悔改和认错了。

连老夫人,老王爷都罚了,何况是南漳郡主。

“去找南漳郡主拿五千两,”老王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