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五十八章 鞭痕

第四百五十八章 鞭痕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昨日03:06更新  字数:2774

苏锦一句话,没差点把三太太噎死。

没办法。

池夫人的字是写的真漂亮。

要拿出来比的话,远在三太太和南漳郡主之上。

连一个妾室都比不过,算哪门子大家闺秀啊。

这一巴掌打的不响亮,但是够疼。

三太太眼神冰冷。

“既是南梁带来的,为何刚刚不承认?!”南漳郡主道。

“母亲这话就和我质问三婶,为什么之前荷包丢的时候不说一个道理,”苏锦回道。

嗯。

又是一棍子朝三太太敲过去。

没人能证明池夫人说的是真的。

但也没人能证明三太太说的是真的。

这就是一个死局。

说白了,南漳郡主就是看池夫人不顺眼了,想找她的茬。

鸡蛋里挑骨头。

偏偏还真有几根骨头在。

南漳郡主刨根究底,苏锦也不好护着池夫人。

但她要继续罚池夫人跪,那是不可能的。

双方僵持不下。

镇北王府。

王爷从军营回来。

刚下马背,李总管就迎上来道,“王爷,池夫人被南漳郡主罚跪在牡丹院,世子妃也去了,您去看看吧。”

李总管实在琢磨不透世子妃是怎么想的。

就因为池夫人救了世子妃的狗。

世子妃对池夫人就这么掏心掏肺。

世子妃与人相交,与身份无关。

王爷眉头打了个死结。

虽然他没宠幸过池夫人,但毕竟是他的妾室。

撒手不管,肯定不行。

然后——

王爷就去了牡丹院。

见一堆人围着,王爷不悦道,“出什么事了?”

赵妈妈忙把事情的经过说与王爷听。

南漳郡主根本不愿意和王爷说话。

三太太道,“王爷来的正好,世子妃护着池夫人,这事大嫂没法管。”

王爷看向苏锦。

他眉头微皱道,“那一万两银票呢?”

“我在屋里,”苏锦回道。

“去取来,”王爷道。

苏锦不懂王爷为什么要这么做。

杏儿道,“我去取。”

她飞似的跑出了牡丹院。

她一路小跑回沉香轩,然后再跑回来。

累的气喘吁吁,额头上全是汗珠。

两张五千两的银票递给王爷。

王爷看过后道,“这银票的确是南梁的。”

苏锦,“……。”

杏儿,“……。”

这银票是南梁的吗?

她们怎么没看出来?

不过没看出来的不止她一个。

“王爷不是偏袒世子妃吧?!”南漳郡主冷道。

王爷瞥了她一眼,“南梁银票和大齐朝银票看起来一般无二,但毕竟是两国,银票怎么可能会一模一样。”

“拿张五千两银票来对比下,”王爷吩咐道。

赵妈妈赶紧回屋取了张五千两银票来。

她仔细对比了下,面色难看的望着南漳郡主。

“银票真的不同,”赵妈妈道。

苏锦望向三太太,“现在银票证实是南梁的,三婶有什么证据证明这银票是您娘家兄嫂的?”

三太太脸青红紫轮换了变。

“证明不了的话,可是连累母亲没弄清楚事实就罚池夫人跪了半天,偏听偏信,处置有失公允,有损威信,”苏锦微笑道。

苏锦的话再一次证明南漳郡主做不了当家主母。

这是南漳郡主心底的恨。

苏锦就这么当着王爷的面戳破,南漳郡主的脸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王爷望向南漳郡主。

三太太就道,“我说的是真的!”

“池夫人一个妾室,她身上有一万两银票本就不正常。”

王爷看向苏锦道,“这事世子妃觉得该怎么处置合适?”

苏锦歪着脑袋想了会儿,道,“既然三婶的娘家兄嫂丢了一万两银票是真的,又确定是在王府里丢的,不如就让母亲帮三婶的娘家兄嫂把那一万两找到吧?”

“以前没人知道这事,不妨碍王府名声,如今传扬开,不帮人把银票找到的话,未免叫外人觉得王府捡了东西不还,德行有亏。”

三太太,“……!!!”

南漳郡主,“……!!!”

王爷嘴角勾了勾。

宸儿这媳妇是真聪明。

坑是她们自己挖的。

她们得自己跳。

“那就把那一万两银票找出来,十天之内找不出来的话,以后王府内宅之事就交给世子妃管了!”王爷一锤定音。

南漳郡主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

王爷还有事要忙,转身就走。

走的时候,眸光从池夫人脸上撇过。

池夫人不敢看他的眼睛。

似乎……

池夫人就没正眼看过他?

这个觉悟让王爷不爽。

他刚刚好歹也帮了他一把。

就算说不了话,行个礼也算是道谢了,她不道谢,竟然还躲着他。

王爷把这点还不足以影响心情的不愉快抛开,大步流星的离开。

苏锦扶池夫人道,“我扶你回去。”

杏儿扶喜鹊。

虽然跪的时间不算久,但青石地面烫的厉害。

两人膝盖烫伤了。

杏儿不止拿了银票,她还带了药膏来。

不得不说,这丫鬟就是聪明心细。

“屋子好闷,”杏儿道。

“待会儿去冰窖揍人,以后该清秋苑的冰块,连着以前的一并送来,”苏锦道。

“嗯嗯,奴婢待会儿就去,”杏儿欢快道。

苏锦让池夫人把裙子撩起来,她帮忙上药。

池夫人不愿意。

喜鹊道,“夫人身上有伤疤,不愿意被世子妃你看到。”

“有伤疤?”苏锦一愣。

“夫人身上许多鞭痕。”

苏锦脸色一冷。

池夫人愣神之际,苏锦将她裙摆撩到膝盖处。

小腿上有不少鞭痕。

杏儿倒吸了一口气。

“怎么……。”

“怎么这么多鞭痕啊?!”

“是谁打的这么狠?!”

池夫人摇头。

喜鹊哽咽道,“夫人说不疼了。”

这能是不疼的事吗?

现在是不疼了,可是挨打的时候呢。

杏儿是挨过鞭子的人。

虽然挨的是自己和姑娘的鞭子,还是不小心抽到的,都疼半天。

她还没有留疤,没有见血。

这些伤痕至今未消,当时肯定被打的遍体鳞伤。

她们一直以为池夫人只是脸上有伤,却没想到身上也有。

连小腿上都这么多,何况是其他部位。

杏儿鼻子酸酸的。

苏锦对池夫人同情之余,越发好奇了。

一个身上有这么多鞭痕的人,还有一万两银票。

这种不和谐的反差——

让苏锦抑制不住的对池夫人的身份好奇。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