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上心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上心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3072

池夫人从不让丫鬟伺候她沐浴,就是怕丫鬟看到她身上的伤痕。

可是一个屋檐下住几年,丫鬟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只是池夫人不争宠,甚至连院门都不出,没人关心她身上的伤痕罢了。

在看到池夫人身上的伤痕后,喜鹊就知道她家夫人这辈子都不会受宠了。

王爷连南漳郡主都不喜欢,何况是毁容的池夫人?

她们也不是有什么雄心壮志的人,偏安一隅,不愁吃喝,不日晒雨淋便心满意足了。

只是没想到还是招惹上了南漳郡主,要不是世子妃救她们,喜鹊觉得自己会被活活晒死。

两人膝盖都伤的不轻,行动不便,偏偏清秋苑内只有喜鹊一个使唤丫鬟。

苏锦道,“我挑两个丫鬟送来。”

池夫人望着她,连连摇头。

没有做世子妃的,往妾室院子里送丫鬟的道理。

苏锦对她的心意,池夫人感激,但她不能让苏锦落人话柄,遭人诟病。

苏锦觉得池夫人想太多了。

以她和南漳郡主还有老夫人她们的恩怨,往清秋苑送两个丫鬟不过是往海里塞了两滴水,不值一提。

不过池夫人既然表了态,她送人来,她也不会安心。

所以这人要送,但不能是她送。

“我不送沉香轩的丫鬟来,”苏锦道。

“你们歇着,我先回去了。”

出了清秋苑,杏儿望着苏锦道,“真的不送丫鬟来吗?”

“找李总管挑两个忠厚老实的丫鬟来,”苏锦道。

“姑娘真聪明,”杏儿欢快道。

“那我去前院揍人了。”

苏锦,“……。”

看着杏儿如一只欢乐的小鸟般往前院跑,苏锦嘴角不自主的抽了抽。

这丫鬟的快乐也太简单了。

让她打劫,让她揍人,她就高兴了。

只是杏儿高兴了,那就注定有人要哭。

冰窖就在大厨房边上,毕竟府里最需要冰窖的地方就是厨房。

问清楚谁是冰窖管事的。

杏儿掏出鞭子,一鞭子抽了上去。

可怜冰窖管事的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一鞭子抽懵了,疼的是嗷嗷直叫。

抽了三鞭子后,冰窖管事的跪地求饶,“姑奶奶,我是哪里得罪你了吗?”

“你没有得罪我,你得罪池夫人了,”杏儿道。

“这鞭子是我替她抽的。”

池夫人?

冰窖管事的更懵了。

他都没见过池夫人的面,怎么得罪她?!

冰窖管事的理直气壮的质问。

回应她的是杏儿的鞭子。

做错了事,居然还不知道错在哪里,不抽你抽谁啊?

“我问你,池夫人是王爷的妾室,她能不能用冰块消暑?”杏儿问道。

“……。”

冰窖管事脸色一变。

怎么是为了这事抽他的?

“问你话呢,是不是鞭子还没挨够?”杏儿小暴脾气道。

“能,能。”

“每天多少冰块?”杏儿再问。

“府里的姨娘,每天的份例是一块冰,每年提供一个月。”

“那池夫人的份呢?!”杏儿眯起眼睛问。

冰窖管事的想哭。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扣下来了啊。

池夫人又不受宠,冰块二两银子一块。

当然,现在一块只要一两银子。

钱再少,那也是钱啊。

不扣着点,怎么一层层的往上孝敬?

何况不给池夫人用冰,这事南漳郡主知道的,她没说不行啊。

谁想到居然会有人给池夫人出头。

而且出头的还是镇北王府里最最最不能招惹的人。

冰窖管事的想死。

“我,我这就差人往清秋苑送冰块,”冰窖管事的道。

“送多少?”杏儿问道。

“一……一块啊。”

杏儿瞅着他,道,“你再说一遍,是几块?”

“是,是几块?”冰窖管事的心肝儿颤抖。

杏儿瞪着他,“这么多年,冰窖就没往清秋苑送过冰块,池夫人攒了不少的冰块,以后每天往清秋苑送五块冰,少一块,我来抽你一鞭子。”

冰窖管事的脸色难看。

毕竟南漳郡主身为当家主母,她一天的用冰也不过六块。

白天四块,晚上两块。

池夫人一个不受宠的妾室居然用五块,说不过去啊。

冰窖管事的可不敢得罪南漳郡主。

杏儿望着他道,“真的不行?”

“是真的不行,”冰窖管事的道。

正好李总管过来,冰窖管事的就向李总管求救。

李总管也为难的看着杏儿,“府里还没有妾室用五块冰的先例。”

李总管是好人。

杏儿不怼他。

“那看在李总管的面子上,不要五块冰了,”杏儿道。

李总管有点感动。

没想到他在世子妃的丫鬟面前面子还挺大。

刚这样想——

就听杏儿的声音传来:

“冰窖把过去十五年欠池夫人的冰块钱交出来,我让人去买冰块进府。”

李总管,“……。”

冰窖管事,“……。”

这是退让吗?

这分明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啊!

李总管嘴角抽搐不止。

杏儿望着他,懵懂道,“我说的没有道理吗?”

李总管,“……。”

有道理。

就是这道理能把人活活气死。

在杏儿眼里,该她的东西,那是一分都不能少。

欠冰块还冰块,天经地义。

不还冰块,那就还钱。

以前冰块二两银子一块,现在就按照二两一块赔给池夫人就行了。

这样想,那池夫人每天能用十块冰了。

“还是赔钱吧,”杏儿道。

“赔钱划算。”

“……。”

李总管默默的看向冰窖管事的,道,“虽然依照家规不该怎么做,但冰窖克扣池夫人十几年的冰块,理应赔偿。”

“我看不妨就依照杏儿姑娘的意思,每天往清秋苑送五块冰。”

冰窖管事的能怎么办,送冰块总比赔钱好。

看冰窖管事一脸不甘不愿的模样,杏儿觉得刚刚鞭子抽少了。

要不是怕惹人怀疑,她家世子妃送池夫人多少冰块都行,用得着来争么?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快送冰块去啊!”杏儿催道。

冰窖管事的连忙爬起来,找人送冰块。

杏儿望向李总管道,“清秋苑的李妈妈被杖毙了,喜鹊和池夫人罚跪伤了膝盖,没人使唤了,我家姑娘让李总管您挑两个忠厚可靠的丫鬟去。”

李总管,“……。”

这事不归他管啊。

然而杏儿怕晒,传完话就跑了。

李总管一个头两个大。

牡丹院发生的事,李总管知道的一清二楚。

南漳郡主和三太太联手给池夫人挖坑,结果被世子妃推坑里去了,这会儿正愁着怎么找三太太娘家兄嫂丢的那子虚乌有的一万两银票,他这会儿去找南漳郡主,这不是送去给她骂吗?

李总管没那么傻,想着王爷在书房,便去问王爷的意思。

王爷眉头拧成一团。

银票的事,世子妃管管也就罢了,毕竟与她有关。

这往清秋苑送丫鬟的事,她怎么也上心?

想到池夫人躲闪的眸光还有那一万两银票。

王爷眉头又皱紧了几分。

“王爷?”李总管唤道。

王爷回过神来,“罢了,就依照世子妃的意思办吧。”

李总管退下。

然而,李总管还没有出门。

王爷又补了一句,“挑两个心腹丫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