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六十一章 尴尬

第四百六十一章 尴尬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4:10更新  字数:3081

可惜这个别人不是东乡侯和唐氏。

是苏崇。

崇老国公嫡亲的长孙。

做孙儿的不让人随便打扰自己病重的祖父,是他对祖父的孝顺和慎重。

崇国公老夫人冷着脸坐在那里,等苏崇来见她。

等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

唐氏才姗姗来迟。

“老夫人道驾光临,有失远迎,”唐氏笑道。

崇国公老夫人上下打量唐氏。

崇国公夫人也一样,她道,“东乡侯夫人面生的很,莫非也易容改貌了?”

唐氏笑了一声,“不论我以前是谁,长什么模样,我现在都是东乡侯夫人。”

崇国公老夫人望着唐氏道,“霆儿从小就离了崇国公府,是东乡侯和你管教他。”

“他既然认祖归宗了,我身为她的祖母,他都不用去给我见礼,敬杯茶吗?!”

“东乡侯夫人就是这么教他的?!”

唐氏望着崇国公老夫人,淡淡一笑道,“大嫂还在病中,身子未愈,等她痊愈了,自会带崇儿去给您老敬茶。”

“崇儿虽然也叫我一声娘,但这件事我没法代劳,还望老夫人见谅。”

崇国公老夫人眼神冰冷如霜。

崇国公夫人则发难道,“那霆儿失踪十五年这件事,东乡侯夫人也不打算解释一番了?!”

“这么多年,老国公和老夫人思念大少爷以至夜不能寐,身子每况愈下!”

唐氏斜了崇国公夫人一眼,“崇国公夫人若是来兴师问罪的,那便请回吧。”

“做了这么多年的土匪,脾气不好,你是崇儿的婶娘,我不希望到时候让崇儿夹在中间为难。”

崇国公夫人气道,“你这是什么态度?!”

“态度?”唐氏笑了。

“崇国公夫人的态度就是登门对我颐指气使吗?”

唐氏话音一落,小厮望着崇国公夫人道,“崇国公夫人最好对我家夫人尊敬些,否则休怪我们这些莽汉不客气了。”

赤果果的威胁。

崇国公夫人气的唇瓣发紫。

本以为她做回了冀北侯府二太太,脾气会收敛些,没想到一点没变。

京都里的贵夫人,便是王妃和皇后都不敢这么和她说话!

然而唐氏是真的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要不是看在崇老国公的面子上,她们连东乡侯府的大门都进不了。

唐氏也懒得和她们多废唇舌,左右也阻拦不了崇国公老夫人探望崇老国公,唐氏领她们去了崇老国公的住处。

训练场。

苏崇刚和几个小厮交手完。

大汗淋漓。

等他罢手后,小厮过来禀告崇国公老夫人和崇国公夫人来探望崇老国公的事。

她们会来,苏崇一点都不奇怪。

但小厮禀告的另外一件事,让他上了心。

“侯府外多了几个人,是御史台的人,”小厮道。

苏崇嘴角勾起一抹冷弧。

这是有备而来啊。

他抬脚往前走。

几步之后,他又停下。

“把那几个小厮请进来。”

东乡侯府门前。

一驾马车徐徐停下。

杏儿先从马车上跳下来,然后将苏锦扶下来。

东乡侯府门前没有小厮看门,她们早习惯了,直接迈步进府。

走了十几步,才有小厮过来道,“天这么热,姑娘和姑爷怎么回来了?”

“这还用问,当然是因为想侯爷和夫人才回来的啊,”杏儿欢快道。

“小少爷挨打了吗?”

“……。”

两句话的氛围有着天渊之别。

然而上一句的欢快没能收敛干净,就问下一句,以至于后面一句话听上去带了几分期待。

“打了,这会儿还在床上趴着呢,”小厮道。

“姑娘,咱们去探望小少爷吧,”杏儿道。

苏锦没说话。

小厮道,“崇国公府老夫人和崇国公夫人来了,夫人陪着。”

苏锦朝天翻白眼,怎么回来的这么不赶巧啊。

“姑娘,你不用担心夫人,”杏儿道。

“……。”

“我没担心。”

“……。”

这里可是东乡侯府。

苏锦不担心崇国公老夫人和崇国公夫人就不错了。

她们对上她娘能有胜算,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苏锦抬脚朝崇老国公住的院子走去。

屋内。

崇老国公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被子。

屋子里摆了不少的冰盆,盖上被子睡的更舒适些。

从太阳下走进来,崇国公老夫人觉得身上有点冷。

她走到床前,坐在床边,握着崇老国公的手说话。

崇国公老夫人眼眶通红,道,“你我夫妻多年,临老了还分开,我这就接你回府……。”

话音淹没在苏崇推门的吱嘎声中。

苏崇来了。

带着一身的汗臭味走进来。

那味儿大的——

崇国公夫人熏的慌,还不好抬手捂鼻子。

她望向唐氏,唐氏望着苏崇道,“怎么没沐浴就来了?”

“屋子里冷,小心冻着。”

“娘,我没事,”苏崇道。

“老夫人和二婶来了,我赶着来请安,待会儿就回去沐浴。”

说着,他望向崇国公老夫人。

他眉头扭了扭。

欲言又止。

崇国公老夫人蹙眉,“有话就直说。”

“您先把祖父的手放下吧,”苏崇恭敬道。

“怎么?!”

“我连老国公的手都不能握了?!”崇国公老夫人一脸不虞。

苏崇挠了下额头道,“您要喜欢握着,我肯定是不能反对的。”

“只是大夫刚刚才给祖父逼毒,指尖还有毒血,碰到的话可能会和祖父一样中毒。”

崇国公老夫人脸一白。

刚刚还夫妻情深。

一听有毒,瞬间就把崇老国公的手松开了。

崇国公老夫人迅速的从床边站起来。

崇老国公的手从半空中摔下来,重重的砸在床沿上。

唐氏的脸冷了下来。

苏崇望着老夫人,语带讥笑,“天这么热,老夫人还来探望祖父,令人感动。”

“我也不忍心您和祖父分离,打算送祖父回崇国公府,省的老夫人您来回跑。”

“没想到老夫人身子骨这么健朗,从床上站起来的速度便是我这个常年习武之人都比不过。”

“就在您起身的时候,我把这念头打消了。”

这很符合东乡侯府的行事风格。

你掉了脸。

我再扒你一层脸。

崇国公老夫人正尴尬,苏崇的话直接让她无地自容了。

她刚刚才说和崇老国公夫妻情深,不忍分别。

结果怕中毒,摔了崇老国公的手,无疑是当场打脸。

崇国公老夫人暗暗咬牙。

结果本就不稳固的牙传来一阵刺疼,吓的她赶紧松开。

然而——

这还没完呢。

唐氏见几个陌生小厮,问道,“这些人是?”

苏崇擦汗道,“他们都是御史台府上的。”

“崇国公一直想接祖父回去,御史台没少弹劾父亲,我让他们来见祖父,省的那些御史总觉得是父亲和我扣下祖父,不让祖父回去。”

“刚刚老夫人摔伤祖父手的事,这几个小厮都看见了。”

“以前御史大人不知情,弹劾父亲便罢了,往后还弹劾,揪着这事不放,那我可要找御史台要一个公道了。”

御史台府上的小厮们,“……。”

小厮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一脸懵逼。

他们到底是谁请来的?

他们不是来目睹崇国公老夫人中暑晕倒的吗?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