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六十三章 反省

第四百六十三章 反省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13更新  字数:2698

“怎么跑这么急?”苏锦道。

“我怕崇老国公回屋子了,”九皇子回道。

他只说了一句就跑了。

东乡侯不许他们去打扰崇老国公静养。

要是崇老国公回屋了,就看不到轮椅了。

苏锦忍俊不禁。

她走到床边,苏小少爷道,“不许笑我啊。”

苏锦坐到凳子上,道,“伤还没好啊?”

“还有点疼,”苏小少爷道。

“我给你看看,”苏锦道。

她伸手去扯被子。

苏小少爷脸涨的通红。

他死死的压着被子道,“虽然你是我姐姐,但你也不能看我的屁股啊。”

苏锦,“……。”

她怎么那么想揍他。

她看的是伤口好不好。

沈小姑娘走进来,正好听到这一句。

她飞快的躲到屏风后。

捂着眼睛探出小脑袋来。

两根手指缝隙越来越大。

苏小少爷抓着被子往床里面挪。

大概是这回揍的真狠了些,养了几天也没好。

挪动间,扯动屁股上的伤口,疼的苏小少爷龇牙咧嘴。

苏锦扶额道,“好了,好了,我不看了。”

“早该这样啊,屁股人人都有,有什么好看的,”苏小少爷乖乖躺好。

“不一样啊,你屁股上有伤,”杏儿道。

苏锦,“……。”

苏小少爷,“……。”

他怎么那么想死。

苏小少爷趴在枕头上装死。

他一点都不想和别人聊他的屁股。

杏儿道,“小少爷别害羞啊,不就是屁股有伤吗,之前皇上的屁股还被马蜂蜇了呢。”

“不过皇上的屁股不叫屁股,叫龙臀。”

苏小少爷,“……。”

他侧了脸。

自己的屁股不能聊。

皇上的龙臀还是能聊聊的。

“上回我带了几只虱子进宫,也咬了皇上的龙臀,”苏小少爷得意道。

虽然虱子的威力不及马蜂。

但他比姐姐还小很多呢。

也不算辱没了东乡侯府的威名。

杏儿笑的花枝乱颤。

苏锦手扶着额头。

内心十万分的同情皇上。

可怜皇上碰到他们姐弟,顺风顺水的人生多了不少难以启齿的体验。

花园内。

崇国公老夫人被太阳晒的两眼发黑。

崇国公夫人帕子湿透又被晒干。

实在扛不住了。

丫鬟道,“夫人,府里还有事,咱们该回府了。”

崇国公夫人顺着台阶下了,扶着崇国公老夫人道,“老夫人,咱们先回去吧,改日我再陪您来探望老国公。”

连崇国公夫人都坚持不住了,何况是崇国公老夫人。

“回去吧,”她道。

苏崇推着崇老国公送她们出府。

这边崇国公老夫人坐进软轿内,打道回府。

那边御史府上的小厮各回各府。

回去之后,当即把在东乡侯府的所见所闻说与御史大人听。

御史大人脑壳一阵阵抽疼。

他看着书桌上自己刚刚写好,墨迹未干的弹劾崇国公府大少爷不孝的奏折,眼角不自主的抽搐着。

为了不惹怒东乡侯和冀北侯。

这份弹劾的奏折写的极尽委婉。

现在却告诉他,要写奏折夸崇国公府大少爷孝心可嘉?!

御史大人气了半晌,把奏折撕碎,认命的重写一份。

只是笔提起来,迟迟难落下。

最后出了门,找其他御史商量这奏折该怎么写,毕竟是得罪崇国公的事。

其他几位御史也犯难。

但真算起来,这事不怪他们,是崇国公老夫人事情办得不够圆滑,被东乡侯府逮住了把柄。

而且小厮被威胁,也是当着她的面的。

想来崇国公会谅解的。

几位御史大人不好明着褒奖苏崇,所以写了道反省的奏折。

之前是他们没有弄清楚东乡侯和苏大少爷的身份,误会他们对崇老国公另有所图,没少弹劾他们。

认错之后,再是夸赞苏崇对崇老国公的孝心,有他照顾崇老国公,崇国公尽可放心。

虽然知道他们是被逼无奈,但崇国公还是被气的不轻。

尤其崇国公老夫人晒了半天后,回去头昏昏沉沉的,中了暑气。

假中暑变成了真中暑!

没能把崇老国公接回去,皇上还当着百官的面夸赞东乡侯教子有方,让百官多向东乡侯学习。

幸好崇国公被禁足在家,否则也得被气的中暑不可。

崇国公府,书房内。

崇国公坐在椅子上,眸光冰冷道,“朝堂上还商议了些什么事?”

朝堂上商议的事情就多了。

李忠捡几件重要的事说。

他望着崇国公道,“镇北王和东乡侯赞同放了北漠王。”

“放了?”崇国公冷冷一笑。

“辛辛苦苦把人活捉了,千里迢迢送回来,却要把人放了?”

“他们就不怕别人说他们活捉北漠王是假的?!”

李忠没有接话。

因为不会有人怀疑是假的。

被活捉,对北漠王来说是奇耻大辱。

就算最后被放回去,他的威望也远不如从前。

什么样的交情,能让北漠王为了镇北王和飞虎军牺牲如此?

这么为飞虎军考虑,就不会起兵戈,而是直接投降归臣了。

“不过赞同放了北漠王的大臣不多,皇上不会草率做决定的,”李忠道。

“倒是钦天监夜观星象,接下来半个月恐怕都不会下雨,大齐朝怕是要闹旱灾。”

这事崇国公没什么反应。

天气热的这么异常,连云都看不到几朵。

干旱是板上钉钉的事。

不过这干旱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把。

崇国公的心思还在北漠王身上。

虽然赞同放了北漠王的大臣不多,但飞虎军和东乡侯在皇上心中的分量举足轻重。

是以这事最后皇上会不会听东乡侯和镇北王的,崇国公不敢把握。

他不能顺了东乡侯的意!

崇国公眼底闪过一抹杀气。

外面,一小厮走进来道,“国公爷,刑部尚书派人请勇诚伯去了刑部问话,好像是为了账册的事。”

小厮盯着崇国公的脸。

他以为崇国公会勃然大怒。

谁想到崇国公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他似乎在等这事的发生,这会儿如愿以偿了。

东乡侯呈给皇上的两本账册,皇上交给了刑部尚书。

只是这账册是最近十几年的,查起来不容易。

刑部尚书仔细研究了账册,发现其中一批粮草是勇诚伯护送的,故而差人把勇诚伯请去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