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百六十四章 账册

第四百六十四章 账册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581

刑部的人去请勇诚伯。

勇诚伯没有推辞就去了。

只是刑部尚书问粮草的事,他是一口咬定被东乡侯抢了不少。

绝非东乡侯记载账册上的数目。

他怀疑东乡侯作假了。

要么就是刑部尚书看错了数。

刑部尚书将账册给他看。

勇诚伯翻了几页,就把账册还给了刑部尚书。

至于粮草的事,勇诚伯是怎么问都不改口。

虽然有账册,但要先证实上面的粮草数目是对的,才能定运粮官的罪。

勇诚伯有恃无恐。

问不出什么,勇诚伯要走,刑部尚书也不能拦着。

只是勇诚伯走后,过了约莫大半个时辰,好好的账册就自己冒烟了。

就算刑部极力挽救,账册也被烧的面目全非。

看着被烧毁的账册,刑部尚书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仵作嗅了嗅账册后,道,“账册上被人抹了磷粉。”

磷粉容易燃烧的事,刑部尚书知道。

这明显就是勇诚伯干的。

只是勇诚伯已经走了大半天了。

没有当场逮住他,账册被毁只是刑部之过。

而且!

最重要的是他没法和东乡侯交待。

刑部尚书看着账册,脸寒如霜。

刑部左侍郎小心翼翼道,“不知道东乡侯府还有没有备用的账册?”

刑部尚书斜了刑部左侍郎一眼。

“刑部办案这么多年,像账册这样的东西,你见过有备用的吗?”刑部尚书没好气道。

刑部左侍郎讨了个没趣,不敢多言。

刑部尚书拿着被烧掉的账册去了镇北王府。

他是老王爷的女婿,现在出了摆不平的事,想看看老王爷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账册被毁,还是因勇诚伯被毁,老王爷脸色难看。

尤其前几日才出现老夫人偷药膏给勇诚伯女儿用的事。

勇诚伯若是朝廷栋梁,老夫人护着他倒也罢了。

可勇诚伯明显就是和崇国公是一丘之貉。

“岳父?”刑部尚书一脸祈求。

老王爷也没有好的补救办法,他道,“你就如实和东乡侯说吧。”

东乡侯的脾气——

刑部尚书要是敢,就不会在老王爷养伤的时候来求助了。

只是老王爷帮不了他,纸又保不住火。

他身为刑部尚书,懂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

他带着烧毁的账册去了东乡侯府。

东乡侯不在。

小厮道,“这时辰,侯爷差不多也该回府了,刑部尚书若是急着见侯爷,不妨等会儿吧。”

刑部尚书就坐在正堂里等东乡侯。

林总管亲自给刑部尚书奉茶,见他坐立不安,他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刑部尚书尴尬道,“侯爷交给皇上的账册被毁了。”

“就这事?”林总管笑道。

“……。”

就、这、事?

他都急的背后发凉了,他语气怎么这么的轻松?

林总管道,“那账册府里还有七八本,我去取来。”

刑部尚书,“……。”

等林总管把装账册的箱子抱来,刑部尚书还懵着。

等真见到了账册,他才相信这账册有不少本。

“怎么准备了这么多?”刑部尚书激动道。

“侯爷是猜到账册会被毁吗?”

林总管嘴角抽抽。

侯爷哪有那么神机妙算。

“这些都是侯爷亲笔抄的,”林总管笑道。

“这么多年在青云山,侯爷的字越来越粗狂,抄了几遍,夫人都不满意,让侯爷重抄。”

“这些账册有些地方涂鸦,有些地方字写错了,但数目都是对的。”

“因为是侯爷亲笔抄的,便没有当成柴火烧了,都装在了匣子里。”

“……。”

刑部尚书把账册打开,果然字不是一般的粗狂。

林总管笑道,“就算账册全部毁了也无妨,这些年青云山打劫了朝廷多少粮草和银子,哪一天打劫的,侯爷都记得清清楚楚。”

“不行默写下来便是。”

毁账册,这么低劣的手段对东乡侯府没用。

刑部尚书拿着账册,起身道,“这次是我疏忽了,绝不会有下回。”

“等侯爷回来帮我告罪,我就先回刑部了。”

林总管送刑部尚书出府。

虽然林总管是东乡侯府总管。

但他是飞虎军旧人,论功行赏,他们这些旧人都是头功,身上是有官阶的。

只是现在飞虎军不打仗,崇老国公又待在府里,林总管便没有去军营。

刑部尚书坐在软轿内,看着手里的账册。

想到什么,他道,“不回刑部了,回府。”

小厮有点懵。

但刑部尚书说什么,小厮照办。

回了府后,刑部尚书把自己的儿子叫到书房,让他去查勇诚伯护送粮草一案。

既然账册是勇诚伯动的手脚,那他应该比谁都清楚这会儿账册毁了。

他不妨将计就计,派人去查粮草一案。

交给别人刑部尚书不放心,他想到了自己的儿子。

先崇国公世子的儿子惊才逸逸,是人中龙凤。

他儿子自是比不过的。

但他都能独当一面了,自己的儿子还没有历练过,一直在他羽翼之下。

刑部尚书反省,觉得在教育儿子方面,他远不如东乡侯。

他也要学会放儿子飞。

南安王只有南安郡王一个儿子,都舍不得送去东乡侯府挨了两个多月的揍。

被自己爹委以重任,刑部尚书府大少爷高兴不已,看了那么多卷宗和有关查案的书,但一直是纸上谈兵,从来没有机会历练,他早就想试试了。

只是刑部尚书夫人不放心,“真的要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铭儿去办吗?”

“他都没有离开过京都,更没办过什么案子,”刑部尚书夫人劝道。

刑部尚书望着她道,“宸儿进刑部之前,又查过什么案子,东乡侯连女婿都信任,我连自己的儿子都信不过吗?”

“越是把儿子护的好,他越难成气候。”

刑部尚书夫人无法反驳,退让一步道,“要不让铭儿去查别人吧,勇诚伯救过老夫人,老夫人待他……。”

“不必再劝,”刑部尚书抬手打断她。

“他毁账册,足以证明他心虚,勇诚伯夫人是崇国公胞妹,查他更能牵扯出崇国公。”

“我意已决,你帮铭儿收拾包袱,明日启程。”15